下不來

她沉默不說話
端著紅酒爬上水塔
這裡很久不見星芒
卻撼動不了固執的她


白色的明信片從東京飛來
黑色的筆跡寫著「雨過就會天晴」
或許她也這樣默默揣想
但仍然笑而不答


(笑嗎)



那首歌靜靜放送
時光跑回緊握的雙手
還有互相擁抱還有
窩在心上的模樣



只是
她忘了回家的路
像童謠裡偷油吃的老鼠
下不來啊下不來
孩童重覆傳唱多年
她狼狽地哭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