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

昨天是一座廢棄酒館
塵埃埋葬發酵
破落的地板殘碎的燈
有些影子寂寂地晃
那首木吉他演奏的歌
掉落了幾個音符
雨滴和光來不及變成彩虹
慌張地消失在太激燥的午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