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


選擇走向風雨的兩頭,我們終究都踏上了不能反悔的道路,自此追逐、需索心中想像的那個圖樣。


我問:「你們怎麼確定?」你們無法答覆,恰恰忘了青春的那個我如何邁開腳步,所以選擇站在原地動也不動。


漸漸忘了怎麼記住。以前多麼渴求這項修鍊,學會了,卻在記不住的那些時刻懊惱。有些事總來得太遲,除了佯裝灑脫地笑一笑,還能做些什麼?忽然想起那句「記憶是為了遺忘」,那麼,當再也記不住,是否也就不必經歷遺忘的過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