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


有些事我做不來。理性的述說,感性的想望,以為能夠快速疊合,後來發現可能只是過多的想像。那一刻,有什麼溜離了軀殼,積極和勇敢,只是醫生施予的抗生素。像尚
˙布希亞形容的恐怖主義,我將如美國死於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


馬蒂像我,海安像我,那個精靈也像我,層層密密的寂寞一網一網地包裹著,脫序的太多,鎮定的太少,也許已在偏極的那端,瞧,鏡子裡的長得和我不同。那不是想像。


真實世界是瘋狂世界


矛盾、弔詭、慌亂、錯置,再真實不過的不是喜樂。


有些累,承受不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