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二


˙對「感覺」有疑惑,無法判斷哪一個情緒才是正確的、未來的出口。偵測的雷達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敗壞,「不要任性!」、「站起來!」、「妳太固執!」邁開腳步卻像搬起百斤石塊。


戒慎恐懼。也許太過。也許還不夠


˙因此什麼事都變成了試探,精確地說,是如動物那樣直覺式地動作。餓了吃、渴了睡、驚懼的時候做夢流淚、想念的時候微笑以對,剩下的就以忙碌填充,柳樹婆婆唱的歌實做並不容易,因為他們說我生病了。


聽心的話,還對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