禿頭生病了


禿頭生病了。


大前天餵牠吃飯時就不太有精神,但和妹觀察了一下又覺得牠還挺精神,東西也吃了,就沒多想;誰知道昨天妹說牠居然拉水便,顏色又很怪,於是下班就立刻趕回家帶禿頭去看醫生。


台灣的賽鴿比賽雖然很風行,可是鳥醫院還真夠少,找來找去只有台北跟高雄各兩家,其中一家還是連鎖店。到了板橋的迪威德寵物鳥專科醫院,就在老陣容的尋夢園對面,醫師叫簡福記,還算年輕,大概三十出頭吧,不知道為什麼,很想也叫他阿簡(A的牙醫師),他們有一樣的親切感。


醫師人很好,一開口就喜歡他。因為他叫禿頭小朋友,覺得只有喜歡動物的人才會把牠們那麼擬人化。阿簡幫禿頭做了檢查,原來是真珠菌感染,雖是鳥類常見疾病,可是因為妹第一次手養幼鳥,經驗不足,所以禿頭之前已經感染過一次,這次回台北又復發,然後牠又吃很少,所以很虛弱。


阿簡輕輕捧著禿頭說牠太瘦弱,可是牠的腸道跟喉嚨那裡都有巨大菌跟真珠菌,所以牠現在只能可憐地吃少許奶粉加葡萄糖加藥一共2c.c。好可憐噢…醫生說牠這兩天是關鍵期,真緊張T___T


不過昨天去鳥醫院遇到好多可愛的鳥和鳥主人。有一隻叫Mendy的鸚鵡非常酷,聽說她是自己飛去她的主人家的,非常愛模仿,學男主人手機鈴聲簡直一模一樣,還會學打噴涕啦之類的聲音。因為她在家都不關籠子,可是又太小隻,有一次腳被女主人踩斷了,幸好阿簡很厲害地幫她修好腳,所以她又可以健康快樂地走路。不過從此以後她學乖,只要家裡一有人移動腳步,她就會啾啾叫,告訴家人:「我在這邊不要踩我!」


另一隻是跟禿頭一樣品種的「香蕉」,全身黃亮亮的,他的眼睛腫了一邊,聽說莫名奇妙就變這樣。香蕉也是被揀到的,他還有一隻同伴叫香菇,因為毛是黑的。香蕉一副很神氣的樣子,跟禿頭差超多,禿頭連站都站不穩,讓牠在手上也沒什麼重量,可是香蕉好重噢!食指讓他站上十五秒就覺得好累,果然有健康有差。


今天早上妹五點起來看禿頭牠還是食慾不振,問阿簡,他說再觀察看看,希望禿頭可以安全地渡過這三天關鍵期,阿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