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充

R說N想到故宮看展。欣然應允,太久沒有好好相聚,就算吃飯,也只是匆匆來去。雖然嘴上埋怨著「為什麼放假還是得早起」,前一晚卻像小學生遠足一樣睡也睡不著。


七點半醒來,傳短訊給R,要他出門前打給我。八點多上了他的車去接N,接著到三重找T。一路上在車子聊啊聊,很快到了故宮,出乎意料的,像是全台北的人都跑到故宮來了那樣,我們找不到停車位。踟躕了一會,心一橫往山上開,到睽違已久的陽明山。

↑開車的R+演員T+可愛N


不喜歡和人擠的我們選擇往擎天崗。雖然如此,這裡的遊客依然不少。由於沒有料到要到山上玩,我和N的穿著顯得不合時宜:牛仔短裙+靴子,另一個則穿著高跟鞋。雖然很久沒爬山,但我的功力顯然沒有退步,穿著靴子依然快速前進。擎天崗像是終年不變,雲霧裊裊,站在霧裡像被雲團團圍住,整個山頭全是清一色的灰白,樹啊、草啊,都像蓋著面紗一樣,叫人親身接近才能一窺究竟,倒有點謙虛意味,不再是站在山頭睥睨萬物的姿態。

←雲霧瀰漫的遊客服務中心


←走吧!


天氣有點涼,但我們一行四人依舊走得不亦樂乎,遠方有孩童不知大聲吼些什麼,T居然想模仿小七的廣告大喊「元氣乎」;愈往山上走,濕氣愈重,T的長睫毛沾滿了雨露,頭髮也全濕了,但是我們依舊勇往直前。終於到達步道的頂端,已經氣喘如牛。

 


和高中這些朋友出去,有些戲碼一定會上演,比如做出不可思議的白癡事情,或是演一些自己事後看了會很害羞的動作。總之在步道終點休息一會之後,天空開始飄起雨,我們決定往下走。因為指標寫著環形步道,理所當然地我們沒有走原路,朝著另一個方向邁進。


隨著雨滴飄下,石階上的青苔也滑溜了起來,我依舊一馬當先步步為營,身後不時傳來N的驚叫聲,因為她穿著高跟鞋本就比比我的靴子難走,踩石梯會滑、走草地鞋跟會陷入泥土,R和T於是陪著她慢慢走。


正當我走得起勁的時候,R忽然說:「確定這樣走對嗎?」因為我們走的這段路顯然比剛上坡的步道陡峭許多。深怕走下山又得走回來,我們只好按兵不動等別人經過好發問。果然被R料中,錯了。沒辦法,只好往回爬。正當我走在前面時,聽見N說「好,我恢復力氣要往前了」之類的話,語畢立刻傳來尖叫聲,原來她打滑!


R跟T眼明手快地揪住N的衣服,不忘一面消遣N:「幸好我抓住妳的馬鞍,妳想衝去哪!」不知道為什麼吶,R總會有很多奇怪的話,在每次我們相聚時讓過程笑聲不斷。好不容易走回原本的步道頂端,決定拍照留念我們的蠢動。包括裝可憐的表情、雀躍的跳動、甩髮、以人為背景…直到雨嘩啦啦地下,才快步地往山下走。

↑裝可憐


↑我和T是R的背景

↑甩啦甩啦


↑瑪莉T


和她們在一起,永遠可以毫無保留地大笑出聲。即使笑倒在異性的身上,也絕不會有奇怪的聯想。升學、工作、感情、八卦、家務事,沒有性別的差異,只有願不願意傾聽而已。


就像後來到東區吃飯,各自點了不同的菜逐一分食,保留原有的需要份量,卻一面毫不吝嗇的交換、割捨,填滿胃裡的空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