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不會


我真的
還沒有辦法
接受
薄弱呼吸
闔上的眼
微張的嘴


生離死別


「救我!」
我與你們
唯一一句的共同語言
可是
總只能做著
不著邊際的安慰
看你們掙扎
問自己:
「就只能看著你這樣死去?」


每當你們剩下僵直的身
除了自我欺騙「我已盡力」
至多
就是尋覓
看得見天空的去處
為你們親手蓋上
一層層的泥土


我想學
當她們說
要擁有你們
就要學會不掉眼淚


我想學
真的
只是永遠學不會


還能聽你們歌唱嗎
還能感受你們撒嬌嗎
有資格擁抱嗎


當我學不會
微笑說再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