絮叨


˙本來想送糖給任姊以表謝意,當然另方面是要繼續看病,不過現下恐怕沒辦法,聽阿姨說她到大陸去生了病,好可惜,有好吃的牛軋糖說。


˙發現生理期來的時候在廁所哭了出來。手立刻降溫冷吱吱,精神也開始恍惚,主管跟我講話時有點心不在焉,因為注意力都在很痛的下腹。開完會弄完稿就離開報社,好痛。


˙昨天小不點到家裡住,晚上下班回家後,約莫八點多和三個妹妹加小不點一起吃了火鍋,大概熱呼呼,肚子沒那麼痛,吃完後妹到夜市買糖葫蘆,又晃了一會,居然已經十二點。於是一行人從夜市走回家,穿過兩座公園,涼風味,讓心情沒那麼起伏不定。我沒有哭,不算好,可是我不要哭。


˙太、痛、了。早上迷糊醒來,連打短訊的力氣都不太有,決定今天不去寫書,對不起了。


˙下午醒來,好像比較有精神,決定趁有些力氣又放假去把頭髮剪掉。喀擦喀擦,及肩的髮現在幾乎與耳齊高。


˙親愛的A託A妹拿東西給我,下樓看見優米,依舊像頭牛那樣撲向我。為什麼每次我和優米見面時總在生理痛,抵擋不住他的蠻力,差點跌倒在地。A很應景,送了我一根愛心棒棒糖祝我情人節快樂。轉眼間她到美國也一個月了,期待五月她的回國。很想念。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