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還能怎麼回答


昨天到座談會有點戰戰兢兢,因為我忘了帶筆電的電源線、同時也忘了帶滑鼠(對我來說就像沒有手一樣),更糟的是,我得交稿。於是必須一面專心地聽大家在說什麼,然後啪啪啪地打字,邊想著要怎麼聚焦寫成一則新聞。在第一輪發言後,八點左右,筆電已經哇哇叫了,我決定截稿。


截稿後的討論其實是比較有趣的,昨天一名輔大的學生在現場叫大家「說服」他支持樂生,否則他沒有理由支持。這位同學語畢,立刻引起或硬或軟的撻伐(他心裡說不定在喃喃:你們就是這樣惹毛人的…),首先是董福興暴走,暴走到我覺得有點語無倫次的地步,我跟HOW有點啞然失笑,不曉得誰來拉住董爺一下;然後是小草讓我覺得很棒的一番話,接著是樂青學生…一個接一個,但顯然輔大的同學還是不懂。


雖然大家都不懂他為什麼不懂,但我想和他一樣的人大概很多很多。


騎車回家的時候我一直在喃喃自語,回家吃晚飯(或說宵夜)時也在想,洗澡時也在想,邊蒐集資料的時候也在想…。批踢踢上很多人罵樂青,因為他們覺得樂青告訴她們不挺樂生就是無情無義、沒血沒淚。印象中沒看過樂青寫這樣的字眼,她們只是訴求「可憐」一下這些長者。如果樂青沒寫過這樣針對性的字眼,而有這麼多人覺得自己被污辱了,這之間的轉化是怎麼來的?應該是認知失諧吧,我好奇的是,既然認知失諧,為什麼不讓它平衡?


而或許他們正在做平衡的動作,只是過去的教育讓我們習於以既定且單一的模式驟下判斷,不發問、不探索。不是樂青的訴求悲情,而是鮮少有人願意踏出腳步,進入樂生。


這些希望保護樂生的人還能怎麼回答四面八方湧來的疑問呢?

修辭學運用在說服裡的一個重要概念,就合觀眾。輔大同學的疑問沒有錯,但說服並不是一個單向傳播,而是雙向的溝通。走進樂生,不僅是開啟溝通之門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所以,我們還能怎麼回答,當你們不願走進樂生?



6 則留言:

董 福興 提到...

其實這是一個意外。

我本來是打算只想聽,不打算說,畢竟之前該說的已經說完了。但是小草和小管都說:不知道4/16號會怎麼樣。這句話讓我胸悶了很久,還到一旁去抽煙。想想還是不對。

我也不知道4/16會怎麼樣,但是總是該繼續下去。我們這邊做完了,這棒子得繼續交下去。放火的人要是不跑,那就是活活燒死。

如果樂青需要部落格的聲援做麻藥,那我們就盡量提供。當場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的可能成為後續的種子,能引向一個未知的可能。

那位學生其實很可憐,因為這些話我之前就想講。那料黑狗先提出這問題讓這學生不得不表態,就剛好被我的情緒燒到,這是我必須道歉的。

至於語無倫次啊,當我開始說以後才赫然發現這場域裡的人我不見得熟悉,而且這樣的話語根本與這場座談無關,所以才這樣。

Gaea 提到...

不知道耶,雖然說那天不曉得會是什麼狀況,但我卻沒有洩氣的感覺。因為大家都在動啊,別那麼焦慮,因為大家真的都在動了噢。他是蠻可憐的,可是我覺得不是被你情緒燒到,而是他在那樣的狀況下發現「原來過去我是這樣」,最後一次發言,小海和我都覺得捍衛自尊居多,更可憐是這裡啊。

豬小草 提到...

我並不覺得那個同學的發言會讓我感到意外,因為會問這問題的人很多,他只是直爽的問出來罷了。說實話也感謝他這樣問出來,所以才引出樂青那位女同學的回應。

又,老實講我並不覺得大家的回應是「撻伐」啊,不過是被觸碰到一些情緒罷了。

Gaea 提到...

對我們來說確實不是
但對他來說應該很像 XD

benla 提到...

我不曉得輔大的同學感覺如何
但這種「撻伐」,我的學生卻「感覺」到了
她支持樂生,但卻讓她有點不舒服

這沒什麼,
氣氛到了,情緒到了
自然就發生了

gaea談的雙向溝通很重要
但未必是期待別人走進來
說實在的,包括輔大同學在內的任何人沒必要走進來
大家也很努力的走出去
但焦慮了,急了,自然也就變這樣了

其實,就如同那天我講的
這位同學問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是支持樂生,也希望召喚更多人的行動者都需要面對的問題

只是,大家都急了,累了

一起加油!

benla 提到...

昨天有被永光感動到
就是小草說的女樂青

董爺
昨天當你暴走時,我開了小玩笑(購物頻道...),別介意呀,我只想緩一下氣氛。
不過,你的真情流露,很感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