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昨晚睡不著,直到天亮,哇啦啦地哭了幾個小時,眼睛腫得像核桃。早上不甘願地被鬧鐘叫醒,終究還是得出門上班。沖了熱燙燙的澡,走出大門才發現忘了喝中藥,陰陰的天細細的雨,飄啊飄,動作也就慢了起來。


不喜歡雨天,傾盆大雨還好,有時候豆大的雨打在身上雖痛卻有趣,這種綿綿細雨絲毫無法讓我感到浪漫,只會猶豫到底該不該穿雨衣好。到了廣電基金聽了一場過於偏頗的座談會,座談結束稿子也差不多打完,準備走人時把電腦放在椅子上要去收線,結果趴地很大一聲,我的潔白小佛剛做完臉的小佛就這樣隨著椅子掉、到、地、上。瞬時間腦袋是空白的,連檢查螢幕有沒有問題都不敢,蹲在地上居然先收起線,然後想著:我真的跟高科技產品無緣…


下午到議會,議場像遊戲場,不知道那些議員在幹嘛,本來應該兩點開始施政報告,結果議員一直在抨擊勞工局長蘇盈貴,只因他向文化局長李永萍說了一句「同是天涯淪落人」,然後就可以花一個小時多罵「你認為來這裡任職是委屈嗎」…我和光頭郭兩人都快睡著了,還沒罵完。然後市長郝龍斌做了無聊報告又一小時多,真是好效率…


小草知道我摔了電腦,推薦我用坦克機噢。正當我興致高昂點了頁面去看照片,結果他居然說「妳真的在考慮噢」?真的,我很認真啊!我跟3C產品情深緣淺,它們怎麼壞的我都不知道…但是頁面一打開就知道他為什麼這樣講,好厚噢…應該是兩隻小佛疊在一起那樣壯,而且像穿了盔甲…董爺說這個可以擋子彈可是它要4.5公斤那麼重…所以還是算了!我要當個膚淺的人專心愛我的美麗小佛!

想聽的質詢沒出現,頓時間光頭郭跟我都焦慮了起來,所以直接去堵人,這下好,找到人了然後資料多如山,兩個人在影印機前印了老半天,光頭罵髒話,我則趴在影印機上,累死了。


騎著車回家,眼睛都要瞇上了,沒吃晚餐胃痛,喉嚨也在痛。以為這就是我悲慘的一天,結果帥哥J很義氣地幫我把星戰系列讀完,而且非常中肯地給了建議,順便說了「這是一本好讀的書」以及一些稱讚的話。


這代表我要脫離外太空了,哈哈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