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傳青抗議三立抹黑


【記者胡慕情台北報導】樂生傳播青年昨天前往三立電視台抗議416對於樂生遊行的偏頗報導,演出行動劇,要求三立新聞台相關單位回應並道歉,三立電視台希望學生入內商談,溝通未成,學生在三立電視台外演出行動劇,遭警方以未申請集會遊行法警告趨散。


樂生傳播青年李佳欣表示,學生確實未申請集會遊行法,三立雖在日前晚間11點進行更正說明,但僅1分40秒,與學生被污名報導的時間相差甚多。「我們認為 電視台應出面在媒體面前公開道歉。」李佳欣說明,不是學生不願意派「代表」與三立主管會談,而是前往抗議學生全是被污名的人,「沒有誰可以代表誰。」


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常委周富美表示,在學生前往抗議之前,約早上9點30分,即看到三立新聞重新製作一條新聞,標題改為「記者查證,部分學生被動員參加。」


周富美發現這則所謂的「平衡報導」,僅只主播唸乾稿,從頭到尾沒有受訪者出現,「顯然她們做平衡報導僅是因為學生要求。」她質疑,若三立要談學生被動員的問題,為何受訪者是變聲處理、也沒有拍到人,都是記者單面的說法。


樂生傳播青年指出,當天參與遊行的學生主要透過網路部落格及人際傳播進行,「但三立卻以凸顯個案方式,污名學生串連的主動性與自發性。」明顯以偏概全。樂生傳播青年表示,新聞教育要求學生前往新聞現場觀察並無不妥,「老師也未要求學生偽裝支持者。」


一名學生說,看到三立在報導中寫著「清一色」為傳播科系學生,相當詫異,「要我們教他『清一色』怎麼用嗎?」樂生傳播青年指出,當天參與遊行的包括醫學 系、社工系、城鄉所、社會發展研究所等,三立電視台將「教授指定學生紀錄遊行」的事件與所有傳播學生綁在一起,建立老師強迫學生參與的新聞論述明顯斷章取 義。


樂生青年傳播認為,331當天由民意發起的新莊遊行,經查證、紀錄,發現背後是透過民代簡訊動員樁腳,但媒體卻不聞不問;415遊行卻刻意抹黑學生的自發 性行為,讓她們覺得新聞台專業已淪喪。媒體觀察基金會董事長管中祥也認為,三立處理這則新聞的方式,把學生當豬頭,一直說學生被控制,這說法根本是瞧不起 年輕人的主動性與能動性。


樂生傳播青年要求,三立新聞台與相關主管必須為錯誤報導公開向多數自發性參與的傳播學生,以及被誤導的大眾道歉。此外,也要求三立電視台以同時段、同長度的新聞報導,說明樂生與捷運的爭議點及事實,更正錯誤報導,以完整公正的原則訪問參與的學生代表。


三立以偏概全報導樂生遊行新聞側錄紀錄表
聲部說明
陳雅玲:我們繼續要來看的,是昨天上街頭的這群大學生,他們反對樂生拆遷,主辦單 位號稱有上百個民間團體來力挺,但今天卻有學生出來說他們不是自願的,而是被老師動員去的。同學甚至說要點名,如果不到就記缺課,那麼同學就氣憤地說,為 了成績才不得不去,雖然說大部分的學生都是自動去的,但是裡頭是不是真有這樣的情況呢?帶您來了解。據樂傳青統計,當天傳播學生只有約2百多名
記者:415搶救樂生大遊行,上千名學生舉標語、喊口號,活動辦得有模有樣,不過現在竟然傳出有同學根本不是出自自願的,而是被老師帶隊去的此處開始進行不當連結,學生被要求去做作業,跟動員參與遊行是兩回事
變音學生:老師說要在那邊集合然後會點名,老師說那是一個攝影課的作業,點名的話那節課就可以不用上,就停課一次,可是我的立場是跟活動相違背,可是為了成績還是必須要過去到現場不等於同學要支持,立場跟活動違背也不代表就不能夠前往攝影,那麼難道所有的新聞工作者到場採訪,都要抗議自己被迫嗎?
記者:什麼?參加遊行有算一堂課,害怕被缺課影響學期成績,同學只好硬著頭皮參加但是同學已經表明是去做作業的,並非參與遊行,這是記者自己的任意詮釋
記者:請問你有硬性規定學生一定要過去,就是去拍嗎?老師:有啊有啊。新聞攝影啊,就好像你要去採訪新聞一樣,你要跑現場,你要去面對新聞人物不是嗎?記者:打著民間團體力挺,背後卻暗藏動員內幕,這場遊行的真正意義和訴求,連學生都說不清楚為什麼老師都清楚做出回應了,記者還要自行下註解?
資料來源/樂生傳播青年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