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集之死


那天我們
毀壞了一本詩集
紙張皺亂不堪
上頭的字
終於
不勝負荷地溜走


海潮捲走了問號
刪節號隱身於沙粒
一頭豺狼叼去了句點
只剩下


滴答 滴答
不停


一場大雨
淋濕了
抓著頁角的
最後一個
驚嘆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