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特族部落客


【記者胡慕情專題報導】隨著樂生療養院的拆遷衝突日益升高,透過媒體,民眾看見年邁的樂生院民與青年樂生聯盟攜手,對抗警察與抗議民眾。他們做網頁、搞串連,出現的頻率高了,不少人都在問,這群「樂青」到底是誰?


不去上班、上課,一天到晚上街頭搞運動,做些「不務正業」的社會運動,甚至被貼上「宅男」與「尼特族」標籤。


尼特族是「NEET」在台灣的譯音,全稱是(Not currently engaged in Education, Employment or Training),指一些不升學、不就業、不進修或參加就業輔導,終日無所事事的「族群」。但這些發起串連、捐款買廣告、製作T恤、手繪方案的部落客, 雖然戲稱自己是「廢業青年」,真實身分是忙碌的研究生、補習班老師、SOHO工作者。


自稱廢業青年 專業搞運動


發起「讓樂生人權決定我們的總統」部落客瓦礫今年28歲,就讀社會學研究所。他笑說:「延六了,今年非畢業不可,可能到時候比較符合尼特族的稱呼。」瓦礫 並非第一次參與社會運動,大學時期就在運動團體與學生會中活躍,只是當時並非關照文資議題,而是環保、勞工、人權與性別。


開始注意樂生,是由學生團體的學姊得知樂青消息,在發起串連前已默默觀察5年。他指出,知道樂青時,就知道樂生的問題非常複雜。透過幾年媒體跟私下消息的流通,發現樂青雖已是非常有組織與行動力的團體,但碰到的困難還是那麼多,對議題的複雜度更有興趣。


瓦礫靦腆地說,當初發起串連,是在「黑米」上看見台北縣長周錫瑋將貼公告的消息,「越想越覺得慘,就發一篇文發洩,把自己所知的串連方式全部擠在一起的情 緒性作品。」沒料到,竟使許多潛在支持樂生的網路使用者得以發揮力量,短短幾天,湧入數百個部落格串連,甚至引發後續購買廣告運動及專業討論平台。


社會學研究生 瓦礫蹲點樂生


瓦礫選擇社會學研讀,全為了「興趣」。他在研究所期間參與不少社會運動,「才會到現在都沒畢業。」他認為,樂青是個相當特殊的組織。「基本上,她們是能蹲點的。」


所謂「蹲點」,指的是不但進入田野,願意有毅力地與住民溝通、取得信任,以及具備基本培力成果及持續力的組織。瓦礫表示,儘管外界抨擊樂生與新莊在地人並沒有營造出好的關係,但這並非樂青的問題。


「樂青將時間花在院民身上,難道會比花在新莊市民身上更不正當嗎?」瓦礫說,對樂生院民而言,樂青也是外來團體,樂青把時間花在跟院民的溝通、培力及互動,「百分之百正當,沒什麼好責怪的。」


瓦礫指出,相對以往的運動團體,樂青面對的不只是統治者與資本家,「台灣並沒有已經鞏固的論述,指明政府的問題製造者地位。」要在這一點殺出一條生路,變 成樂青沈重的負擔。除了樂青之外,樂生保留運動出現許多團體支持,投入的人力與資源規模,除了受政府供養的NGO之外,都是少見的龐大,也是吸引瓦礫的原 因。


豬小草:我不宅、有小孩

不同於瓦礫關注樂生是因為對議題的興趣,部落客豬小草淡淡地說:「我發現我所能說的實在太少。只需安靜地聽樂生的阿公阿嬤說話,就知道我該做的還有很多。」


當聽到有人指稱他是「尼特族」時,他幽默地說:「我不宅,有小孩。」豬小草回憶,去年6月11日的傍晚,他和家人從外頭回來,在電梯遇到手拿海報的鄰居, 離開電梯前他一時好奇,瞄了一眼。「樂生?」豬小草問。「對啊,下午去抗議,剛回來」。鄰居說得平淡,彷彿只是做了件「該做的事」。


豬小草說,十多年過去,政府在面對弱勢族群的拆遷問題上,卻依然用相同的方式應付。「或許對政府官僚來說,文化與歷史只有在成為政治利益與觀光商品以 後,才有存在的必要。」


整個樂生議題中,里長、市民只會到縣府關切捷運新莊線的工程進度,以及樂生何時拆除。高聲問著樂生院民:幾十萬市民的經濟利益與社會成本,妳們賠得起嗎! 「只是我常想,比起看不見的數字,那一張張清晰可見的臉孔、一條條溫柔吞忍的生命,她們又賠得起嗎?」豬小草無奈地嘆息。


請來鋼彈加持 堯信仰正義

身為一名忙碌的研究生,堯每個週末到樂生幫忙紀錄片放映事宜,甚至製作樂生貼紙,發給每一位願意支持樂生的民眾。他甚至向校內的助教要來了今年在燈節大放異彩的「鋼彈」,做這些事,源自於對正義的信仰。


堯這樣比喻樂生的問題:我看到一頭狼把一戶人家的嬰兒叼走了,戶長發現以後,召集全村的人前往圍堵這頭狼,希望逼牠把嬰兒交出來。但狼當然不肯放過到嘴的肥肉,並囂張地討價還價:「那嬰兒我吃掉60%,剩下40%你們再帶回去好了。」


堯反問:這戶長會願意接受嗎?「這是個嬰兒,是個人,不是一塊肉。」因此,若這些在旁質疑戶長為什麼不願意接受狼的建議的人,「觀點就跟這頭狼是一樣的。」他認為,部落客就是在旁看到這件事的人,「我想就是好像有那麼一點責任,這是我的答案。」


補習班老師小柯:支持樂生

在補習班擔任化學老師的部落客小柯在詳細了解狀況後,直接點明為何有愈來愈多人支持樂生的原因:樂生發生的事,從來就不是一個能不能的問題,而是要不要的決定!


小柯直指,姑且不論新莊機廠明明可以選在別的地方,如桃園縣提出的北北桃共榮;就以捷運新莊線機廠原來選在輔大三泰路一帶,後來移到樂生的決定來看,新莊 必須因此開挖大量土方,浪費社會成本,平白花費近30億元進行大量土方開挖與改良地質,且破壞當地生態環境與景觀,更重要的是,機廠若在此,等於設在新莊 斷層帶,有安全性上的疑慮。


他說明,自多年前,民間團體提出替代方案,爭取樂生保留、捷運共榮的雙贏方案,卻不斷遭受杯葛。捷運局多年來漫天喊價,在政治角力下勉強應允41.6%的保存方案,「但就中原大學景觀系主任喻肇青的說明,可以知道捷運根本什麼也沒做!」


他說,在迫在眉睫的這當頭,不論院民、青年樂生聯盟或其他支持樂生的人,皆如熱鍋上的螞蟻一般急躁。小柯表示,不在第一線的人,要提出想法、說法乃至於戰 略建議,都是很簡單的事,「但當真的身處前線,無論遊行抗議還是實際參與活動、規劃,你會發現思考永遠不夠週到、成果永遠不如預期」。


問起小柯為何努力到現在?他只淡淡地說:「就像豬小草說的,今天你有你在乎的、要保護的,好,但是你不可能寄望別人準備好給你。你要自己去爭、自己去想、自己去說。別人給你的,永遠不會是你要的」。


事實上,眾部落客對於「尼特族」的稱呼多半一笑置之,瓦礫笑著說:「可能因為自己讀社會系,知道社會分類範疇大概是怎麼回事,所以感覺就是『喔,又有人在罵我了!』」


他指出,這種稱呼基本上代表社會規範被某些人鬆動,以往認為是意外的情況突然變成「好像廣泛」的現實,社會既有的規範就會產生新的指稱辭彙,或企圖找到收編的方式。


「當知道被這樣稱呼時,就覺得真荒謬!」瓦礫無奈地說,「為什麼一個人可以毫無困難地指著網路上的一個帳號,就說他多半是一個宅男、依賴父母、不願就業,或逃避工作倫理的人呢?」


雖然遭到各種抹黑、詆譭,但部落客們懂得解套,也沒空回應。瓦礫說,保留樂生的戰鼓已響,全力以赴做該做的事,是這群部落客4月16日前,繼續努力的方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