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默․行動․為樂生


【記者胡慕情台北報導】雖然弱勢對上公部門,總像蚍蜉撼樹,昨天仍有10多位公民靜默走上街頭,擁抱對正義的夢,告訴新莊捷運沿線居民:真相是什麼。


「靜默․行動․守護樂生」發起人鄭志忠說,留在樂生的這些人,是捍衛家園,不願意搬離「一生所在」的漢生病友,她們或老或殘,手腳都糊了,但她們不只是捍衛家園,更是捍衛著文化資產保護法最後的27%尊嚴。


鄭志忠自去年發起「靜默․行動․守護樂生」至今,已走過27次。他表示,樂生事件延燒至今,總感覺「還能夠做些什麼」。尤其前天台北縣長周錫瑋的背信忘義,讓樂生的情況更加危急。


行走27趟的鄭志忠沒有每一趟都走完全程,小兒麻痺的他,走一趟至少得花10小時。鄭志忠說,先前和他一起走的人數也很少,「這次來的人超過我想像的多,有4個學生特地從台南趕來。」


就讀台灣文學所2年級的學生吳鈺瑾說,有門課教授常放映紀錄片給同學觀看,她因此得知樂生的始末,這次和3位大四學姊一同北上,「就是盡一份心力,力量雖小,不可小覷」。


上午9點,鄭志忠一行人,身揹口號看板,一邊走路,一邊廣發傳單,說明訴求:要求依照文化資產保護法公開重新審議樂生療養院保存、要求公開討論文建會所提出的現存建物保留90%方案。


鄭志忠說,每個人都有一套正義標準,但正義的底線是法律,「人權歷史文化那些東西都可以不理,畢竟那都太遙遠,離生活太遙遠。但是,法律不能不理。有法就 應該施行,應該遵守」。他覺得如果連「依法(文資法)行政」的最後正義都守不住,那麼呼喊正義的當頭,其實就在毀壞律法。


他指出,媒體在樂生事件上扮演的其實是殺手角色。「對釐清事情爭議,媒體沒有興趣。媒體只對4月16日當天公權力執行驅離院民的衝突場面有興趣」。鄭志忠強調,要把活動做大很簡單,「但公民的力量並不會因為數量多少,而使力量變小。」


4月16日,代表「人民」賦予的公權力將進入院區,那一天所有在場的人,都將見證以「人民」為名的二次污名與隔離,這樣的靜默,這樣的行走,鄭志忠一行人只是仍願意夢想著-即使要求人民「依法行政」的官僚,仍無視律法的尊嚴與存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