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態


午後三點,雨滴透過樹葉唰唰落下,淅瀝淅瀝,知了齊鳴,合唱似地分為幾部,由低沉至響亮,再由高亢緩至安靜無聲。漆成綠色的窗櫺沒有玻璃,失卻阻隔的世界變得立體。老舊的風扇嗡嗡嗡轉著,雨和青草混合的味道,像剛出廠的紅酒。


嗅了一口,恍然失神。分秒瞬間走到午夜。中途胃痛。大雨了,嘩啦啦啦啦啦,外頭的車子還是喧囂著。蜷在牆邊。寂寞得想哭。如果現在,這裡,就能看見星光,不再稀有還會不會嚮往?



2 則留言:

Dani 提到...

I love your blog!

fredchiu 提到...

How about listen to some Ch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