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薛西佛斯神話


【記者胡慕情台北報導】樂生保留運動歷經磨難,與公部門抗爭的歷程宛如薛西佛斯的神話。目前就讀台北市立教育大學視覺藝術系研究所的行為藝術家陳潔皓,從8月18日起進行為期一週的行為藝術創作,由人力將由樂生院中挖出重達84.4公斤的石頭,從樂生療養院推向總統府。


陳潔皓在樂生青年聯盟於去年3月前往前行政院長蘇貞昌官邸前靜坐時接觸樂生。當時他只是想了解狀況,卻在關心一年多後意外發現自己與樂生的緣 份。經父親透露,陳潔皓才得知自己的外祖父曾在樂生短暫住過3年。陳潔皓的外祖父也是病友,但未遭強制隔離,只會固定到樂生院治療,但因醫療進步太慢,他 的祖父最後於樂生過世,送回家鄉安葬。


陳潔皓表示,樂生保留事件的背後歷史,是完全的荒謬。「當初院民被強制抓進來,現在卻被強制趕出去!」這種人權被漠視的狀況,讓他想起希臘神話中的薛西佛斯。


大力士薛西佛斯因熱愛生命觸怒天神宙斯,於是宙斯給他一個最絕望的懲罰。宙斯命令薛西佛斯將一塊巨石從山腳推到山頂。這對薛西佛斯而言原本輕而易舉,但這塊巨石一旦被推到山頂,卻會自動滾下山。於是薛西佛斯只得日復一日將巨石推向山頂,並親眼見證成果被摧毀。


陳潔皓說,對照於樂生院民的狀況,更能看出這種荒謬的輪迴,而在社會上許多角落也存在這種荒謬的景況,「這是社會各界對樂生保留之所以有共鳴的 原因!」陳潔皓認為,樂生保留過程雖充滿絕望、難以看到終點,但他想表達的是,「能否到達終點不重要,而是我們能否接受這些過程?」


因此他和友人共同在樂生院地底下挖出重達84.4公斤的石頭,在炎夏午後,將石頭分階段從樂生療養院推向總統府。昨天是她們行動藝術的第4天。 這幾天石頭已從樂生療養院行經丹鳳國小、輔仁大學、盲人重建院、新莊國中、恆毅中學、金陵女中、重新路五段與五谷王北街口與重新橋。


在這段從新莊到三重的途中,路人不免對陳潔皓的行為側目,在經陳潔皓解說後,許多人都表示理解,「事實上,就目前為止我所遇見的新莊人,都不像縣政府與媒體報導所說的那樣厭惡樂生。她們對樂生保留也很贊成!」


以大石為行動藝術主體,除呼應神話意象外,更象徵著政府強迫拆遷中許多不被明說的疑問,「政府既然要樂生這塊地的東西,我們就把它當成陳情信送去!」


問及陳潔皓以這種苦行方式行動,是否感到沉重?陳潔皓灑脫笑說:「絕不是沉重壓力,它(樂生保留)已是『我的一部分』了。」未來兩天,他將從重新橋走到西門町,再到總統府,希望向政府提出樂生院最沉重的訴求:「樂生是我家!」

1 則留言:

三郎 提到...

您好,本篇報導原創作者紀錄連結:
http://tw.myblog.yahoo.com/jh-ow/article?mid=408&prev=-1&next=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