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三日的不爽


其實不想寫。每天腦筋一直動覺得好累。但又覺得不能不寫,於是掙扎了幾個小時還是在這邊打著字。(為什麼總做這種愚笨的事?好吧但其實也不是愚笨,畢竟如果不寫我一定會吐血身亡然後沒辦法繼續樂觀下去。)


前天跑彰火專案小組審查、昨天跑環評大會審核一核廢料乾式貯存設施、今天跑搶救湳仔溪,都很無言。前天審彰火時情緒大概比較差,每次看到地方鎮民代表嗆聲就會覺得很不爽,更不爽環署每次都容許這種人大聲以至於他們覺得大聲就會贏。把「敢的拿去吃」當信仰就算了,連個基本「聽別人講話」的素養都沒有,每次開審查會議就在後面大吼,啊不然現在是怎樣?開個屁會啊?


不過確實是開屁會沒錯。彰火很明顯程序正義有問題,所以我真是有夠不能理解李錦地腦袋在裝什麼?既然都坦承程序正義確實有問題那幹嘛還要開會?不是應該等程序問題解決完再來討論開發案的內容嗎?什麼叫做環委只要不做成結論就可以了?


專案小組一般來說開三次,通常也沒有第一次就做成結論的情況(阿里山宏都BOT算少見,不過也撤案,就是順著彰火的模式幹。)環委聽完開發單位跟居民意見提出建議,通常就是這樣走,然後開發單位下次補件改正,然後再審。


對啦是沒有做成允不允許開發,但這種環評制度之前就被批評過根本不是保護環境,而是協助開發單位修正;不在第一次專案小組審查就做出等程序問題釐清再審的結論,然後環委也不能下結論噢,啊不然環委出席領車馬費是領好玩的是不是?


再來是核一核廢料乾式貯存設施。這個更誇張。雖然居民擔憂的確實是核能安全問題,也就是核能電廠的問題,但核廢料跟核安與核電廠沒關係嗎?環署跟環委順著台電的話說應該切割是怎樣?更何況核一廠蓋的時候沒有環評制度,如果環評制度就是要守護環境,現在納進來討論核安到底有什麼問題啊?


署長沈世宏跟北縣府更可以通通給我去報名一下國家扯鈴隊。本來覺得沈世宏腦筋還算清楚,但當北縣府提出此環境差異分析已經違背原先環評承諾應該重做環評時,沈世宏最後的結論居然是「把這個問題用對照表補上」。


針對核安問題則說原能會裡頭的都是專家,環委不見得比得上所以也不好質疑原能會說核安沒有問題。啊,到底是誰外星人?是我還是環保署?環評大會不就是要把關嗎?環委不夠專業那換掉啊!不然什麼都開發單位夠專業就說了算,那審屁啊!難怪電廠可以一直更新擴建,因為台電是用電專家嘛是不是?


然後北縣府在居民抗議、有電視台出現時正義凜然地說要堅持到底,但請告訴我為什麼七百多個包括老的少的中年的居民願意上街頭跟你站在一塊還能做成通過的結論?周錫瑋政績差真不是沒有原因,參考一下高雄怎麼反大林好不好?形式主義被玩到這樣真是難看,和同業都氣到覺得我們幹嘛要浪費生命聽這些演技彆腳的人演一場戲然後還要寫下來給讀者看?!


至於周錫瑋,我只能說他沒去好萊塢當導演真可惜。每隔一兩個月就推出暴力工程(來猜下一個最新力作是什麼?)恐怕日後五十年都沒有任何縣市長可以超過他。樂生溪洲三鶯(還有其他原民部落)湳仔溪淡北…沒有一項政策沒人反耶!不過就是一直有愛與和平跟恐怖勢力對立才能拍片,對吧!


老實說,我並非反對開發。但我反不適當的開發。更反完全沒有溝通可能以至於變成零和遊戲的開發。當這種狀況一直重覆,台灣就不可能很民主很進步。



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深深吸口氣,好好睡一覺。咬牙堅持下去 --你的打字是為讀者張眼明目,你們新書更是為社會做功德。加油!

延亮

Chyng 提到...

老師:
看來書是收到了:) 信件的字是窩在一間農村小學的圖書館地板寫的,有些零亂,希望老師看得懂:P  也請老師多多批評,關於書:)

Cookie 提到...

"民主"跟"進步",在沒有"具正當性"義務教育存在的環境中是對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