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獸

夜幕垂降,燈滅。微涼的春晚,一頭初生的獸攀爬上你沉重的鼾息蜷縮,但不安穩。咿咿呀呀喊叫著,彷彿歷經一場地震,亦或不安的眠夢。


我窺探獸的反應。獸初始先喃喃從一數到約莫二十的數字,然後逐漸睡著。不久後獸的眼淚忽然從緊閉的眼角偷偷逸出但獸不知道。淚水微量、破碎,並不是渾圓的珍珠,而上頭映出一把帶血的鋒利刮刀,有個,小小血塊懸掛其上。我彷彿聽見獸逸出一道苦痛不適的呻吟。但看不見是誰將獸,開腸剖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