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樂田巷,遇見誠實與樂趣餵養的社區





很難相信,在已高度開發的台中市,會有一個保有農地、老厝、人情味的社區。從熱鬧的台中市黎明路拐進楓樹巷,集合大廈漸轉變為紅磚平房,喧囂不敢造次,假日的陽光午後,還有悠揚的樂音與咖啡香陣陣傳來…


這裡是楓樹社區,位於台中市南屯區,西南鄰烏日鄉,自高鐵行經後,土地價格水漲船高,都市計劃慣例下,城內的移民潮通常啟動,但楓樹社區大部分居民卻反其道而行:不賣地,保有半傳統式農村生活、發展巷道文化,用生活與傳統,教養孩子。


走進楓樹社區樂田巷,楓樹陶坊紅色大門上劃著色彩斑斕的門神躍然入眼,高山咖啡的香味,自暱稱「Gabee大哥」經營的穀倉咖啡傳來。坐落在咖啡座的前方與左側,分別是一方小小展演舞台、「花格格」的花藝玻璃屋,以及楓樹陶坊。陶坊外有堵百年土埆牆,葡萄藤從牆的這端蔓生到正對面的「榮利商店」,象徵著連結文化與社區產業。


20多年前,原為小學教師的江鳳英成為楓樹社區的媳婦,但因看不慣學校、社區教育環境憤而辭職,投入社區營造。江鳳英已經當阿嬤了,個頭嬌小,頂著一頭短髮,訪談那天,她坐在文化發展協會裡被妥善保存的舊式餐桌旁,中氣十足地說:「看不慣,就要改革!」



故事從社區長輩的耳語開始。江鳳英說,楓樹社區以農為主,長輩都是古意人,經常被擔任公職的社區頭人欺壓,當長輩向她抱怨,她主張直接對槓,但長輩總說「阿捏毋通啦!」


直到江鳳英執教鞭10年時,對同事存在惡性競爭、必須抵抗不當引誘如賣參考書、補習灰心不已,更受不了「憑什麼里長可以干涉哪些學生要被哪些老師教?」楓樹社區與其他兩個社區共享一學區,但因社區背景條件,孩子被區分為「放牛班頑皮仔」、「中產乖寶寶」和「農村憨囝仔」,認為教育應平等的江鳳英,發起S型正常分班運動成功,也讓她頓悟:孩子的教育環境,要從改變社區著手。


辭去教職後,因擔任高科技產業高級主管的先生林森圳無條件支持,江鳳英將人本教育基金會與主婦聯盟的教育理念帶入社區。首先改造社區窳漏處,和社區阿嬤一起動手打掃社區。這群參與的長者後來變成社區第一批種子義工隊,銀髮族有了尊嚴,保守觀念開始動搖,江鳳英的改革之路逐漸順利。


此外,她提供自家店面房子成立楓樹社區圖書館。雖書不多,卻讓社區孩子有閱讀環境;江鳳英也進一步要求學校釋放圖書資源,讓孩子從只能在學校看書,變成每周能借兩本書回家。頑皮的孩子乖巧了、大人接納度更高,江鳳英便教育成人「雞婆」,一旦有民眾對公共政策或環境不滿,她便協助寫公文。「關心公共事務,良好環境才能維持。」


經過多年潛移默化,江鳳英在92年成立楓樹腳社區文化協會,希望把社區「變好玩」。社區陸續成立楓燒創意工坊,讓人文、藝術家駐村創作;也成立綠田教育聯盟保護土地,推動廚餘做液肥、堆肥,讓傳統農村耕作導入糧食生產教學系統,並利用回鍋油做環保肥皂,而這些產品,則成為楓樹社區文創產品。



不過隨著都市更新,社區長者開始想賣地,但江鳳英認為社區周遭環境是台中市區最後一塊淨土,因此鼓勵有心改造社區者,集資買下老厝,最值得一提的,是榮利商店。




近年來便利商店興起,傳統柑仔店失去競爭力紛紛倒閉,但江鳳英認為,榮利商店應成為「巷子口的經濟學」表率,她讓榮利商店販賣「誠實」。


江鳳英說,以前社區頭人會關說,就是因為不誠實,為讓社區孩子從日常生活學會誠實並維護古厝每月6千元的店租,社區居民在榮利商店內販賣自製商品或環保商品,每件物品都有標價,卻沒有老板緊盯顧客付錢,只有一個「誠實甕」,等待顧客聽見「誠實的聲音」。



創立以來多數人都禁得起考驗,但也曾發生不只拿東西還搜刮良心錢的案例。江鳳英發現後想給竊賊機會教育,結果抓到的是一位小男童。不知是否江鳳英板起臉孔頗嚇人,男孩失風後不斷大哭道歉還要補錢,她認為,這是救了男孩。


因此,誠實商店從不盤點查帳,也沒裝監視器,江鳳英強調:「從小就訓練誠實,是我最感驕傲的地方,況且誠實也能當觀光景點。」江鳳英笑著透露,她曾在誠實甕發現一張用白紙包住的1千元,上頭寫著來此一遊的遊客名,「這裡的東西沒有比外面賣得便宜,卻有人投這麼多錢,可見誠實消費的經驗,無價。」




此外,江鳳英也繪製楓樹社區的地圖古巷道,涵蓋自然景觀、古蹟、老樹,及居民提供的家傳寶物,吸引不少小學教師帶學生到此做鄉土教學,間接促進孩子與社區長者的互動關係。江鳳英也讓大專設計科系的學生針對社區文創產品發揮創意,讓孩子在面對企業時,拿得出作品,也將產官學的管道串連起來。


至於喜愛音樂的Gabee大哥、楓樹陶坊主人侯清源夫婦,則無條件開放自家空間,在周休二日的下午,讓社區內會彈奏樂器的孩子,在陶坊前的舞台練習或表演以培養自信。近來,更演變成社區音樂會,裝潢師父夜晚化身佛朗明哥吉他手、在基隆當郵差的原住民阿輝也來演唱,而觀眾則帶來水果與甜點,交換音符饗宴。


「我只是繩子,把願意付出的人串起來。」江鳳英說,當大人願意改變努力改變環境,孩子就能健康成長。改造社區無所求,只希望楓樹社區的孩子都能獲得肯定和尊重,「這是孩子無形的資產,而這樣的資產,則需要全社區共同付出、完成。」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