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光石化】消失的海岸線




攤開台灣地圖,曾被葡萄牙人讚嘆的福爾摩莎已不再翠綠。自1952年後,土地變成工業資本,工廠自農地中一座座突兀地冒出來。一步步吃掉海岸、甚至填海造陸,遭受蹂躪最嚴重的代表是西海岸。


西海岸擁有泥灘地的自然養份,孕育豐富的多樣生態。浮游生物、魚蝦貝類及至鳥類,形成完整生態循環;不只養殖經濟價值,還包含生物多樣性等豐富生態價值。但因其暗灰髒濁的顏色,西海岸不若東海岸那般耀眼迷人;使得它的消失、受傷相對遭受忽視。


1989年,台灣泥灘海岸發出第一響警鐘。當時彰化縣欲打造位於線西、伸港鄉、鹿港鎮的彰濱工業區,決定填海造陸。這個民國80年行政院核定的6年國建計畫之一,總開發面積高達3643公頃,進駐食品、玻璃、紡織、塑膠、化學、金屬、電力、鋼鐵、機械、五金、家具、資源回收等傳統污染工業,占去西部泥灘海岸至少20公里。


那是台灣錢淹腳目的年代。眾人期待工業區成為發展龍頭,一併帶動教育、商業等發展。彰濱工業區招商率並不如想像,如今進入線西鄉,一片荒涼。依據工業局公告的資料,至今彰濱工業區的租售率只有60%。20年了,彰濱工業區開發至今發展遲緩,但開發對自然泥灘海岸造成的改變卻異常驚人。


這裡原本是許多生物棲息的寶地,從大學3年級守候西海岸至今的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蔡嘉陽,見證了彰化沿海濕地與生物的滅亡。珍貴的大杓鷸是這片濕地上他最愛、投入畢生研究的鳥,愛到連最小的兒子都取杓鷸的諧音命名;但他十多年的努力未見具體成效,西海岸依舊年年遭到嚴重破壞。


每天,蔡嘉陽都會在西海岸觀察大杓鷸─這片海岸最特別的水鳥。其長達18公分的鳥嘴,專為捕捉這片海岸上的多毛類而演化。多毛類不易捕食,幾乎只有大杓鷸吃得到,證明牠是泥灘海岸食物鍊最高掠食者,其數量多寡,反映人類居住的自然環境好壞。


近年蔡嘉陽撲空的次數愈來愈多。他指著線西鄉的肉粽角海灘說:「這裡原是大杓鷸的賞鳥區。」但放眼望去,只有黃沙一片。蔡嘉陽苦笑,知道沒有人相信。他困難地走在如小山丘的沙漠上,站定在一排小木樁前,蹲下、撥沙,一面彰化縣花了5百萬構築的賞鳥解說牌慢慢從沙中浮現,上頭有著大杓鷸的照片,以及「每年約有3千隻來台渡冬」的文字。


來台大杓鷸不到4百隻

「可是現在,全台剩不到4百隻了。」蔡嘉陽說,這片泥灘地原是全球最大的大杓鷸棲地,但現在連4百隻的數目都還是高估。究其原因,是因彰濱工業區填海造陸,人工建構物突出阻擋沿岸流、海岸漂沙的路徑,線西鄉肉粽腳的海灘累積大量淤沙,而下游原有漂沙供應的地區,又因漂沙量減少、平衡機制受破壞,出現海岸侵蝕現象。


顧肚子顧不了鳥

泥灘地消失、沙灘取而代之,鳥類原有的食物也不再存活。每到東北季風吹拂季節,風起沙揚,嚴重沙塵暴更讓當地居民難受不已。過去蔡嘉陽阻擋數個在彰化的開發案,卻又遭地方政治人物抨擊:「先顧肚子,再顧佛祖!」意即:人都活不了,還管鳥?


中研院社科所研究員蕭新煌曾提醒,西部海岸線已有將近3萬6千公頃的帶狀工業區,「若帶狀海岸工業區持續推動,台灣不僅將失去海岸,海岸生態大規模開發,更將為台灣帶來戰後50年來最大的生態和社會人文衝擊。」行政院永續會公告「自然海岸線不能再損失、避免不當海岸工程」─但海岸線卻在行政院因應經濟風暴發起「重大建設救失業」的口號下,面臨前所未有的浩劫。


目前泥質灘地的海岸在台灣僅剩彰化海岸。若以60公里計算,彰濱工業區人工海岸佔去20公里,只剩下67%的自然海岸;原先預計在雲林台西開發的國光石化,因對環境影響衝擊過大,環保署審查後決議進入嚴格評估的二階環評,在考慮開發時程下撤案,並在今年於行政院長劉兆玄護航下,重新落腳彰化大城工業區。


鄉公所歡迎開發

去年7月12日,中油公司副總經理曹明前往拜訪大城鄉公所等機關,受到大城鄉長許木棧歡迎。許木棧說,大城鄉人口外流、無大型工廠,一年稅收僅5百多萬,國光石化設廠可望改善人口外流及鄉內地層下陷問題。環保團體強烈反對,除了西海岸承受不起再次填海造陸,也因為國光石化將為中部帶來嚴重污染。環保與經濟發展,「似乎」再度陷入對立。


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副研究員陳昭倫直陳,當地的沒落正源於對工業發展的樂觀評估。陳昭倫表示,1970到1980年間為發展十大建設,濕地是解決土地需求最容易的來源,但卻也讓原本具有相當生產力的漁業活動慢慢消滅。在彰濱工業區的環評審查結論中,即明白點出工業區將使當地具高經濟價值的蝦猴滅絕。


溼地消失是根本問題

工業使得溼地消失,間接造成年輕勞動人口外移、沿海聚落日漸蕭條;無法外移的長者因與外界隔絕、資訊封閉,在地方政治人物的操作下,使許多偏鄉居民相信:只有持續投注工業區的開發才可能脫貧翻身。


然而,工業真的是繁榮的唯一途徑?彰濱工業區開發後,線西鄉曾爆發戴奧辛鴨蛋事件,污染來源至今仍未釐清。根據環保署戴奧辛調查報告,在鹿港採集到的小白鷺、夜鷺等留鳥體內,戴奧辛濃度已超過標準20至40倍。蔡嘉陽憂心指出,這顯示環境污染嚴重到危及水體。


空氣品質每況愈下

近幾年中部空氣品質區每況愈下,彰化尤其嚴重。原因在於彰化遭台中火力發電廠以及雲林六輕的空氣污染南北包夾。當由台中行駛高速公路至彰化的路上,只要抬頭一望,即便天氣晴朗,依然能見到厚重灰濃的空氣污染物盤旋其上。


日前台大公共衛生學院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詹長權發佈台塑六輕空氣污染與當地居民罹癌的風險評估報告,指出六輕空污與居民罹癌率「顯著相關」。雖台塑立即對外否認,但「顯著相關」在健康風險研究上具有一定意義。世界衛生組織便以台灣民眾罹患烏腳病與地下水含砷「顯著相關」的例子將砷列入管制。國光石化將造成的污染,幾乎與六輕相同。


國光石化將把彰化海岸,連同蔡嘉陽守護環境的心切割得更加支離破碎。但蔡嘉陽說:「無論如何,我想試著阻擋這個開發案!」蔡嘉陽表示,環保團體不是反商,而是反污染、反不符環境正義的開發;「這場仗是保護彰化海岸的最後一役,我不信公平正義喚不回!」

4 則留言:

婕兒 提到...

您好,閱讀您的文章使我對國光石化有進一步的了解,我最近要寫一篇海洋文學的徵文,請問可引用您文中的數據以及部分內容嗎?(日後也許有可能發表)

Chyng 提到...

婕兒:

由於你沒有明確告知要引用哪些部分,所以我只能概略回達,數據為公共資訊,明確註明當初發言者即沒問題;至於若是有關於我個人性的書寫,則請另外告知。謝謝。

婕兒 提到...

我是稍微修改了您文章的前段,也就是提到彰濱工業區的興建並無實際上預期的經濟效益,卻使無數豐富的資源消失的部分,把他用在我的故事當作引言,如果您願意,我可以寄到您的信箱請您過目

Chyng 提到...

OK,可以麻煩你留下mail嗎?^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