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光石化】工業不是萬靈丹




國光石化投資8千億,董事長陳寶郎保證將帶動彰化大城鄉鎮發展、創造就業機會。但就業機會是否留當地、產業能否永續?卻是國光石化股份公司答不出來、也不願回答的問題。



誰的發展?


去年秋天,國際油價飆破140美元,今年初,油價又因以色列軍事攻擊巴勒斯坦、俄羅斯暫停供應烏克蘭與西歐諸國天然氣,使價格從35美元回升至 50 美元;石油約在40至50年內將耗盡,顯示石化產業發展的不穩定性;但去年台灣綜合研究院評估能源政策時,仍強調石化產業的必要性。


台綜院認為,石化產業屬資本、技術密集工業,產業關聯性高,是基礎工業,國際乙烯產能也在成長,有投資必要。台綜院的評估並未考量原油短缺,只著重產業效應;即便綠色產業是全球潮流,台灣依然故步自封,在今年經濟風暴衝擊下,行政院長劉兆玄更進一步將石化產業當成「救災(失業)工具」。


然而,國光石化真能救失業?陳寶郎表示,建廠初期將使用2萬名粗工,建廠完成還有7千名的工作機會。陳寶郎強調,國光石化投產後料源規劃主要將供應給高雄廠搬來的國內石化業者,另一部分的新增產能,才開拓新市場。


目前台灣年產的石化上游原料其實已能滿足全台需求,三輕今年通過產能擴充更新案,台灣石化上游原料的生產與供應不虞匱乏。國光石化真正的投資原因,是因為台塑六輕油品外銷毛利率較高,但中油卻因供應國內油品為前提無法外銷而獲得較高利益,因而以「民營化方式」成立八輕國光石化。換句話說,發展是為投資者本身,而非下游產業鍊結。


救災還是釀災?

經建會網站中明白記載,石化原料為關聯性較高產業,須具一定空間群聚關係,因高雄三輕改建、五輕也預定遷廠,未來高雄只剩下煉油總廠及林園工業區,原本與輕油裂解廠群聚於高雄的石化工業將會向雲林、彰化的六輕及國光石化鄰近地區移動。


陳寶郎坦承,建廠時所需的2萬名工作人員並不列入國光石化開發後的就業人口,雖建廠後將招收7千人,但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陳秉亨指出,依台塑六輕經驗,廠區員工有5至7成比例是由「好使喚、薪資低、福利差、不敢抗爭的外籍移工」擔任。


陳秉亨指出,六輕未設立前,從事養殖漁業平均每戶每年的淨收益可高達113萬元;六輕設廠時原承諾為地方帶來20萬人口新市鎮,但承諾不但跳票,低收入戶逐年增加、平均所得敬陪末座,全縣人口減少16,916人,扣除六輕設立帶動商機的麥寮外,其他沿海三鄉鎮因工業污染、沒有就業機會,減少了 11,512位人口,高達雲林流失人口的比率43%


在此情況下,彰化縣政府期待國光石化進駐、讓養殖業者停止養殖並進入國光石化工作的「理想」能否實現?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蔡嘉陽質疑,國光石化一旦運轉,形成群聚效應,「屆時高雄光一座輕油煉解廠就將有7至8千人離開,造成高雄地區就業機會大幅減少,這真的是救經濟嗎?」


企業施壓 政府龜縮

中東與中國地區也紛紛投入石化上游原料生產,因中東有台灣沒有能力競爭的條件和資源,導致台塑六輕積極尋找轉型方向,朝向更高附加價值的石化中下游產品,而非生產上游原料。


總投資額60億美元,設於福建省泉港區的「台灣石化專區」也在今年5月揭牌,9月將正式簽約。依據經濟日報報載,福建的「台灣石化專區」的生產量,有如將國光石化「搬」過去。陳寶郎坦承,國光石化原預定在雲林開發,但遭環委將案子送入二階環評時,「不少股東都想到中國去。」


對商人來說,能留在熟悉的環境投資是好事,石化公會便曾因國光石化對環境有重大影響、推展不開而多次造訪劉兆玄。工商時報刊載,多位國光石化民間股東拜訪劉兆玄時,曾當面對劉兆玄說:「要幹不幹,一年內解決,不成,就算了!」經濟部工業局為此展開「國光石化專案」會議,經濟部長尹啟明隨後對外宣佈 「國光石化將提前在明年3月動工。」


因受經濟部力挺,即便國光石化轉往大城投資,依然在對環境影響過大的情況下進入較嚴格、審議時間長的二階環評,陳寶郎一改先前在雲林投資不利的氣急敗壞,表示「為環境好進二階是應該的、會達到委員的要求」。然而,國光石化日前在環保署提出的環境影響說明書,被環委抨擊為「10年來最爛的報告」,陳寶郎卻信誓旦旦地說「明年3月會如期動工。」


註定大輸的豪賭

陳寶郎接受理財周刊專訪時表示:「沒有專家能準確預測石油價格的真正走勢。」就在原油價格暴漲、暴落間,去年台灣石化產業遭受重創。環團憂心,當政府大力護航,開發案對環境的衝擊不但將被嚴重忽視,長遠來看,原油一旦耗盡、台灣產業結構卻尚未調整,或遭原油價格衝擊時,將對當地居民造成另一波更嚴重的經濟影響。「明知風險極高,石化業者仍拿著大城居民的信任豪賭。」


蔡嘉陽痛批:「這完全是本末倒置的做法。」蔡嘉陽說,開發工業區只會加速大城鄉貧富差距,當土地、空氣和水都被污染,原本產業受工業區開發而沒落,一旦工業崩解,受污染的環境也難以復原。


力挺國光石化的地方政客總說大城鄉是「風頭水尾」,但大城並非毫無資源。大城濕地地處東亞澳洲候鳥遷徙線上,是國際保育團體非常重視的生態區,更依拉姆薩爾公約規定被列為國際重要濕地。可惜的是,前年營建署國家重要濕地評選時,大城濕地雖在初選時排名第9名,最後因為地方政府帶頭抗議下,未被劃入75個公告的重要濕地。


千里步道籌劃中心執行長周聖心說,石化產業是進步國家不願接受的「黃昏產業」,她理解地方政客及居民對發展的渴望,但應該考慮永續性。環保團體認為,濕地消失後損失的不只是自然海岸,還有生態環境、水資源以及居民的健康。常言道:十賭九輸。在環境、健康、慢活當道之際,大城居民是否仍要成為工業豪賭籌碼?

1 則留言:

笑面人 提到...

我是台北人,大城第二代,雖然不常回大城,不過看到這篇文章,還滿有感傷的;如果你看過大城鄉的年報,你會看到鄉長不斷的許承諾說大城會變成下一個大都會,就這樣子來連任鄉長,你也就知道這個開發案對大城人有多重要大城的老一輩們希望大城可以開發起來,讓大城的在外遊子們回來。什麼產業也不重要,因為這是大城人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