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運南北線入二階

【記者胡慕情台北報導】全台瘋捷運,但捷運等於綠色運輸、全民之福?環保署昨天審查捷運南北線開發案,質疑捷運喊出的亮麗口號,將捷運南北線送入二階。附帶條件要求北市府及捷運局對台北縣市捷運系統做出政策環評,未來捷運興建條件將更嚴格。


捷運南北線預計沿光復南北路行走,將由內湖線劍南站至中和秀朗橋頭止,耗費893億、多為中央補助。捷運局表示,捷運南北線將串連內科、信義計畫區、松菸巨蛋等地點,形成科技廊帶,「一定需要捷運」,加上可跟環狀線形成環狀,希望通過開發;但台北市民卻對市府盲目建設、枉顧學童與環境影響大表反彈,昨天前往環保署抗議「捷運南北線」開發案。


新仁里長李財久指出,市民大道跟忠孝東路間是以前公圳所在,地質鬆軟易淹水,忠孝東路地下排水不良,地下涵道沒有排水路空間,再蓋捷運淹水只會更嚴重。華聲里居民洪健益質疑,捷運建設應挑路面寬的地區,但光復南路路面最小,還有北市府力推的松菸巨蛋,未來若同時開發,會影響居民生活品質、造成建物傾斜或裂痕。


光復國小家長會代表謝雲祥表示,北市光復國小是全北市人數最多的小學,學生超過3千人,未來捷運工程將把4米寬的人行道縮成1.5米,「光復國小上學時間就已經嚴重塞車,再縮人行道,安全跟交通問題如何解決?」


謝雲祥著急地說,捷運施工長達10年,空品、交通安全跟噪音問題不可能不影響國小學童學習權利。謝雲祥以松菸巨蛋開挖為例,「只是移樹,粉塵落塵比過去多2倍,孩子以後要戴口罩上體育課嗎?」


居民質疑捷運南北線牽涉圖利財團。綠黨發言人潘翰聲說,捷運南北線有2方案,除光復南路段的A方案,還包括穿越基隆路直接接內湖的B方案,但捷運局以基隆路有車行地下道問題,施工有困難就帶過,「甚至說很多捷運施工也都經過學校,這是要孩子忍耐10年的意思嗎?」


荒野保護協會成員施國勳指出,基隆路車行地下道不是不能克服,「捷運局連河床都可過,技術有什麼問題?」振聲里居民林雪芳說,巨蛋案跟捷運南北線環評都未通過,市府議會卻通過28億預算,讓捷運局動興建「捷運南北線國父紀念館站」站體,質疑捷運局不肯變更方案是為松菸巨蛋服務,但捷運局嚴正否認。


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律師蔡雅瀅說,依環評法第26條規定,土地與交通政策若對環境有重大衝擊,應做政策環評;潘翰聲補充,北市府缺乏整體捷運路網的效益評估,台北捷運開發至今,永遠只有正面效益,但負面衝擊付之闕如。


潘翰聲說,捷運興建並未讓小汽車駕駛去搭捷運、人行道也未變寬、還是很多民眾不敢搭公車,「捷運應是綠色運輸骨幹,不是蓋捷運等於綠色運輸、等於市民幸福」。環評委員痛批,此開發案已審4次,先前已要求捷運局評估捷運興建是否排擠其他交通預算,但捷運局都充耳不聞。環委直接質疑「開發只是服務科技廊道,不是為全民。」


環保署副署長邱文彥指出,捷運南北線工程費用高,應該試圖檢縮路徑,目前捷運局的路線選扯「沒有合理性」;針對環委及周邊居民提出的問題答覆也都太草率。邱文彥直指:「捷運局的態度像是工程圖畫下就再也不能改!」


環委認為,「台灣不是只有台北,交通預算不會無止盡增加」,南投縣很多公共運輸停擺,顯示中南部連基本公路骨幹都缺乏。環委指出,公共運輸固然重要,但綠色運輸也要配合交通管理。將捷運南北線送入二階環評,要求交通部進行全台捷運興建的政策環評。

10 則留言:

Barking 提到...

台灣都沒有出現過路面電車這種好物嗎~ 異議方應該可以提出來作為替代捷運的想像

Chyng 提到...

Barking:
你講的是輕軌電車嗎?

Barking 提到...

嗯好像是輕軌的一種,你看這精美的…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C%89%E8%BB%8C%E9%9B%BB%E8%BB%8A

豬小草 提到...

以台灣機車的橫行程度,很難想像輕軌可以順利的在路面上運行。

k 提到...

萬分感謝全程參與 翔實報導與飛快的打字!!!

16站17.1公里耗費893億一定要採高運量..

義大利與法國等拉丁語系國家浪漫而較輕忽安全 輕軌&中運量系統 多遭專利壟斷
昂貴而系統易不穩定

台北捷運公司宣稱捷運系統興建 節能減碳
功效等於100座大安森林公園??

原來台北有 101 座大安森林公園
這真是阿拉伯 壹千零壹夜 的天方夜譚!

貓纜 北纜 捷運天水站 花博 商業大巨蛋

南北線 都是 "馬" "特" "拉"
http://blog.roodo.com/getoutdome

Barking 提到...

豬小草免擔心,機車騎士都很會騎的,就算上人行道也不會有問題(誤)

看輕軌是開在內側還是外側啦,基本上我再台北市的感覺,公車專用道還比較適合拿來一起跑輕軌。

老業 提到...

2002年李應元參選台北市長的政見之一就是把台北市的公車專用道改成輕軌道,提高載客量、運能以及減少空污,不過當年馬英九市長說國際大都市沒有人把輕軌蓋在市中心的(意思就是說比利時布魯塞爾、荷蘭阿姆斯特丹、法國史特拉斯堡、德國法蘭克福等地不夠國際化就是了)

Win 提到...

===================================
為捷運而捷運?還是為紓解通勤人潮而建捷運?(下)
===================================
(捷運路線應由居民公投表決, 不應透過公聽會任由少數人黑箱作業)


[不要以蓋快速道路的心態, 將捷運蓋在河堤邊]
===================================
永和被某些大學生戲稱為公館的宿舍, 因為這些學生住不起公館, 所以他們雖然將所有的生活機能都在公館完成, 但晚上睡覺時, 卻必須越過福和橋回到永和, 隔天再回公館繼續其未完成的人生大夢. 永和對她們而言, 永遠只是一個隨時可替換的宿舍, 而不是未來築夢的家.我原本也是這些大學生中的一個, 成家後, 不得已也選擇了永和為家, 匆匆過了20幾年, 我的小孩也在永和就學, 我們夫妻雖延續了大學時代的生活, 工作在台北, 但生活機能卻因小孩之故, 不可能全在台北完成, 最後永和成了我們正式的家. 但心中的不平卻也因此而越來越深!
我們工作有不努力嗎? 我們繳的稅有比其他家庭少嗎? 為何要受政府這種差別待遇? 如果台灣能像美國某些州或郡一樣可以公投的話, 我要公投永和成為台北市永和區, 而不是台北縣永和市. 永和雖然只是彈丸之地, 卻是全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區. 人口總數遠超過台東縣或花蓮縣. 繳稅不比人少, 但待遇卻差很多, 都市再不更新的話, 這人口最多的城市將變成貧民窟. (永和平均屋齡已超過30年了, 看萬華20年前的風華與今日的貧民窟現況相比, 即可預知永和的未來), 而都市更新的誘因在於其地段的便利性, 否則有哪個建商有興趣去做都市更新呢? 在全新的三峽, 林口, 淡水,...等地造鎮的話, 成本是農地的地目變更成本, 獲利卻是市區地價相對於農地價格的倍數, 對建商而言又何必去做吃力不討好的都市更新呢?
例如永和橘線沿線, 以完工前後相比, 完工20年後的市容, 比20年前漂亮多了. 如果捷運南北線永和段不經過人口稠密之區, 而堅持以蓋快速道路的心態, 蓋在河堤邊的話. 政府豈不是公開的劫貧濟富呢? 河堤邊早已有快速道路了! 又何必錦上添花呢? 一台私家車的社會成本是佔據了4輛機車, 8輛腳踏車與16個行人的空間. 晚上又可以當路霸, 佔據巷弄空間. 而其CO2排放量更是一個行人的幾百倍? 為何政府的施政目標與施政手段是如此的不一致呢? 真令人懷疑其是否言不由衷呢?


[堅持將捷運蓋在河堤邊的目的何在?]
================================
捷運南北線永和段堅持東臨河堤, 沿著環河東路與成功南北路而行, 難道只因該路線較寬較直, 施工較簡單, 政績可以快速彰顯? 還是因為沿線居民較少, 未來的爭議與抗爭事件可能性較小, 較不會流失選票? 抑或是為了與捷運環狀線尖山腳站接軌, 附近人口較稀疏, 河堤邊空地較多, 未來可為建商預留的商場開發空間較大? 還是要為了幫當地套牢的豪宅解套? 還是因為20年前的某某人不經意的畫了這條路線, 後繼者卻因循苟且不敢作任何修改, 以免多生枝節? 真是瓜田李下, 不得不令人生疑呀! 我們這些成天奔波於生計的沉默上班族, 說好聽點, 是社會的中堅, 因為GDP由我們所創造, 稅收由我們所繳納, 政府的預算分配來自於我們的稅. 但究其實, 我們是卻是被"有權"(部分腦袋生鏽的政府官員), "有錢"(部分有官商勾結嫌疑的建商), 與"有閒"(部分自以為是的環保團體)的三方人馬所夾殺的資訊落後者, 她們仗著資訊的落差與不對稱性, 以我們之名為我們代言甚至於幫我們做決定, 自以為是的為我們謀福利. 但我們的最佳福利是這種黑箱作業之下的產物嗎? 為何不能將各種可能的可行方案做成提案或企劃書, 由捷運局出具各方案的施工明細, 預算, 施工難度與成本效益評估, 其預算由會計師簽證, 成本效益由財務專家出具評估報告. 施工難度由工程專家出具審核意見, 環保專家只要針對各案的環保問題出具專家意見即可, 不必再花兩年時間演出類似樂生療養院或松山煙廠的抗爭戲碼, 最後的選擇權在我們. 東永和的居民應有權利投票表決哪個路線才是最適合我們的方案吧! 其他任何人應該都只是我們這些使用者的代理人與執行者而已, 而不應該代替我們做決定吧! 捷運路線應由居民公投表決, 而不應透過公聽會任由少數人黑箱作業搓湯圓決定吧! 我們之所以沉默, 是因為我們要要養家活口, 難以請假參加這類重大議題的公聽會, 更缺乏管道與時間去獲得攸關的資訊來進行評估, 負責任的政府是否該為此幫我們收集資訊, 請專家出具意見, 再將相關的各種提案做成比較分析, 透過各種管道廣告週知於天下, 再選擇適當時機進行公投表決呢!

番茄老師 提到...

[對捷運南北線永和段路線規劃的感想]

我娘家住在永和, 但我家是住在三重靠蘆洲的上班族, 我一樣有兩個小孩, 我十分慶幸蘆洲快通車了. 因為整個蘆洲捷運線都是沿著各個學校而建的.(沿線經過大橋國小、三重國小、三和國中、徐匯中學、三民高中、蘆洲站), 對我們夫婦來說, 以後送小孩上學與通勤可以合而為一, 真是令人振奮.
我娘家住永和, 以前為了小孩子給我媽帶, 我們特地買了輛車, 每週末沿著環快走過永和永福橋, 過橋後沿著永和市環河東路及成功路, 再走到得和路右轉到我娘家. 老實說, 這樣開車走快速道路的確是蠻快的. 但當小孩大一點要唸小學後, 要養這輛車就變成了一個不小的負擔. 我算過, 光折舊一個月就要5千元, 再加上保養維修, 保險, 各項稅捐, 油錢, 不得了,....所以, 我們都不敢把車停在停車場, 只要路邊有位子停就停. 這樣子算不算是路霸?
總之, 最後我們把車賣掉了, 因為我算過, 就算每天搭計程車上班也比養一輛車划算, 更何況車子只有週末放假時間才有機會使用.
我姐姐跟妹妹都住永和, 因為據她們說, 永和的學校比較好, 所以她們寧可忍受坐公車過福和橋轉搭公館捷運通勤的生活, 只是據她們說, 這樣子的確是蠻累的. 每天都像在打仗一樣, 到處坐車趕來趕去的. 生活很沒有品質, 每天晚上帶小孩回家後, 就癱倒在沙發上了.
我很贊同網路作家'阿信'的講法, 所以我勸我姐姐與妹妹趕快搬家, 搬到我們三重來, 雖然當初她們在我結婚時勸我住在永和, 還好我與我老公最後選擇當時房價必較低的三重蘆洲附近. 當初完全沒想到捷運路線的問題, 更沒想到整個蘆洲捷運線都是沿著各個學校而建的. 現在想想, 真的是運氣好.
我也想奉勸網路作家"阿信", 趕快搬家吧! 恕我直言, 捷運局根本不會把我們這些小市民的話聽進去的, 光看捷運萬大線最後定案的是所謂的"富人線"便知一二. 當初萬大線不是有很多人為其奔走遊說嗎? 但有影響力的還是那些富人. 我們蘆洲線不曉得為何如此幸運, 大概是不同的承辦人員有不同的擔當與氣魄吧!
此外, 我看捷運局的回文真的如你所說, 祇是敷衍而已,
舉例來說, 其他捷運路線之間有很多路段的間距都不足700公尺. 例如:
(1).內湖線北邊未來兩條路線間的間距就非常小
(2).規劃中的民生汐止線與南京東路線之間的間距也非常小
(3).忠孝東路線與南京東路線間, 也很小
(4).忠孝東路線與信義路線間, 也很小
(5).木柵線和平東路段與辛亥路間(南北線)的間距更小
(6).社子士林北投線與淡水線間的間距也很小
.....太多了! 不勝枚舉, 總之, 你們永和線走的也是"富人線"(河堤邊的豪宅區), 與萬大線的結果相同. 我們三重蘆洲線則比較幸運, ....所以說呢, 搬離永和恐怕是更好的選項

網路公投聯盟 提到...

捷運南北線:
截彎取直, 至少可節省2公里路程, 200億預算
-----------------------------------
(1).內湖段似乎有三站以上與新完工的柵湖線重疊, 由基隆路對切內湖中軸線, 可節省一半以上路程, 預算減半
(2).走基隆路比走光復南北路更有效率, 若嫌有高架與地下道, 那乾脆回收這些當新捷運的路基, 那一半的成本也節省下來了, 這還沒算由光復南北路需繞道所多出來的路程與預算. 汽車改走永福橋, 新生南路, 辛亥路轉復興南路, 敦化南北路與光復南北路就好了. 此外, 信義快速道路已完工, 可以由萬芳交流道直通信義路五段與松德路. 另外高速公路出口原本就直通辛亥路與建國高架, 這些替代道路原本就是設計來紓解基隆路的塞車瓶頸的, 政府如此優惠這些CO2排放量遠多於大眾捷運系統的開車族, 真是慷慨呀! 試問, 大眾捷運系統的優先次序是否高於CO2排放量大的私家車呢?
(3).不必再從基隆路轉90度到辛亥路了, 哪裡也有很長的地下道. 也不必從辛亥路再往南轉90度到新生高架了, 辛亥路左邊有一半都是建國高架. 這些地下道與高架不就是不走基隆路的藉口嗎?
(4).新生南路到要走思源路穿過永福橋之前, 在台大對面的大學口左右兩側的夜市巷子都很窄的, 約長達100公尺, 除非從地下穿越這些昂貴地段夜市的民宅, 否則新生南路如何走到思源路穿過永福橋? 難道這不會發生民怨與抗爭嗎? 這不是捷運局發文認為走永和巷弄會發生的問題嗎?
(5).捷運南北線全線17公里, 預算900億, 平均每公里造價50億元, 截彎取直, 至少可節省2公里路程, 100億預算
(6).若回收基隆路高架及地下道, 至少可節省100億預算吧!
(7).其他如辛亥路地下道, 建國高架, 穿越公館夜市菁華地段地下100公尺所引起的民怨與抗爭成本,...這些就不計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