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懷疑




樂生的一切儼然是舊聞了。如果連九二一都可以被潦草帶過,如果一個月前驚天動地的八八風災已能被璩美鳳取代,樂生成為舊聞只是必然。


樂生是舊聞。但我沒有辦法不帶著淚啞然失笑─當今天文建會說:樂生被列為世遺潛力點;當今天總統馬英九接見日本財團笹川陽平時,笹川紀念館早已消失。


看阿烈在07年拍下樂生的阿公阿嬤到前行政院長蘇貞昌官邸前抗議的畫面,想起那之後所有媒體對樂生如何不平報導、訕笑它的文史地位之不可能、嘲諷那些捍衛者只是表演。但今天,就在今天,樂生因著捍衛者的努力成為世遺潛力點,但所有值得被留存的卻都毀敗了。


然後新聞報導:樂生有資格申請世界遺產。
我們應該想、樂觀想:原來社會從不知不覺後知後覺,是嗎?


而院民快要成為難民了。
捷運局原先承諾絕對會做好施工便道再開工,如今再度跳票
風災不在台北,但三不管地帶的樂生依然三不管,即將創造一座孤島。


我懷疑,我們真的了解什麼是災難。

1 則留言:

豬小草 提到...

「冷漠與嘲笑」是這社會最大的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