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保險」?小心上路

(圖片來源:公督盟)
置中

行政院長吳敦義原宣佈長照保險要在2010年上路,但日前改口換成2011年、規劃草案則將趕在今年12月送交立法院審查通過。長照保險通過後,將取代現有長期照護制度。但民間團體都擔憂,長照保險通過無益保障弱勢。


目前經建會研擬的「長期照護保險規劃報告」分別規劃「全民納保」或「40歲以上納保」兩版本,經建會主委蔡勳雄表示,目前對全民納保已有共識。預計財源每年至少需250億元;保費分擔比例部分,預計政府至少補貼4成。


殘補式的保險

殘障福利聯盟秘書長王幼玲表示,目前草案雖傾向全民納保,但也可能採「40歲以上強制納保」方案:但無論哪種方案,對弱勢身心障礙者的保障都不足。


王幼玲指出,若採40歲以上強制納保,就排除了40歲以下有照顧需求的身心障礙者;即便全民投保,經建會評估只增加2萬4千多個失能人口。但 98年第一季住在機構的身心障礙者,包括全日型住宿安置、日間照顧、夜間住宿的人數就有1萬6千多人;還有許多因缺少社區日間照顧服務的身障者,由家屬或 請移工照顧。


據殘盟統計,光97年度44歲以下重度與極重度的身心障礙人口推算有長照需求人數就有 9萬4千3百多人,「不管怎麼算,都比經建會的估算來得多。」


依目前長照保險規劃,開辦後民眾必須先盡繳費義務,發生失能事故後再透過照顧管理與需求評估機制,依失能程度給予給付;至於保險給付項目,以居 家照護、社區照護及機構照護等「服務給付」為主,發放「照顧津貼」現金為輔;給付額度則依極重度、重度、中度及輕度等不同失能程度,給予不同給付標準。


然而長照保險只規劃每月最高150小時的照顧時數給付,許多身心障礙者團體不滿抨擊,「對需要24小時照護的脊髓損傷者、肌肉萎縮症、小腦萎縮 症、漸凍人、失智症等障礙者與家屬而言,換算起來不過一天才服務5小時!」老人福利聯盟秘書長吳玉琴憂心,若屆時移工勞動權利未被保障,在「便宜好用」的 狀況下,有照顧需求者還是得倚賴移工。


「保險」不保險?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秘書長吳靜如表示,依目前長照保險的規劃,唯一和家務勞工有關的就是實務給付,但這無法協助移工獲得基本工時與工 資的保障;吳靜如認為,若要實現長期照護的規劃理念,《家事服務法》的通過勢在必行。「移工的工時若能清楚規定、有保障,本地勞工也會有機會競爭,才可能 三贏。」


TIWA的想法獲得吳玉琴的支持。吳玉琴表示,若長照保險開放、移工權益未獲保障,只會讓看護亂象繼續存在。她特別抨擊仲介制度,「仲介教壞所有雇主、政府的不積極、沒有道德勇氣,都讓不合理狀態繼續存在。」


吳玉琴表示,目前長照保險的規劃相當危險,因為長照保險允許開放營利部門進入居家服務。吳玉琴直指,這種規範一定會回到現有仲介模式,「政府把長照當成照顧『產業』在處理,讓它變成市場,但全世界使用長照保險的國家其實非常少。」


目前全世界只有德國、荷蘭、日本與韓國,吳玉琴表示,老年人口增加的狀況已非家庭能獨自承擔的問題,絕對需要國家介入。過去台灣對老、殘都是殘補式福利,唯中低收入戶才給服務,迫使無法申請服務的人必須使用移工,這也是移工暴增的重要原因。


「我們經常開玩笑,台灣的輔具為什麼開發不出來?因為我們什麼事都有萬能機器人(移工)在處理,而且折損也不是台灣人的事!」吳靜如直指,在 《家事服務法》未通過前,長照保險若實施,唯一可能讓移工休假的便是實務給付;當雇主申請實務給付,移工便有休假空間;但實務給付並無強制規定是否要申 請、申請了也不見得會讓移工放假,「因為稽查實在太困難」。


他山之石

雖勞委會職訓局長林三貴認為,聯合稽查有幫助,且《人口販運防治法》通過後,能更進一步加強移工察查的教育、對疑似遭剝削並涉及人口販運的案件都會立刻提報處理,但吳玉琴認為家庭類移工還是很難查,「像移工說雇主沒給她休息時間,但雇主說有,要怎麼證明?」


吳靜如則認為勞委會的稽查制度「趨近於無」。吳靜如說,外勞察查員是每年一簽的派遣機制,地方政府對察查的要求是「量高於質」,察查員不易跟移工有溝通機會,效果十分有限。


吳玉琴說,日本近年因外交關係被迫開放引進移工,當時曾來台灣參訪,卻被台灣濫用情況「嚇死」。因此,日本對長照類的移工政策規劃是引進「專業人力」的思維。被引進者需要接受半年的語言跟照顧訓練,並且移工只進到機構,而非個人家庭中。目前引進的移工只有1千多名。


一直以來,包括殘盟、勞工陣線協會等多個團體,其實不斷主張「不是不能使用移工,但必須有健全體制」。吳玉琴指出,移工要先獲得基本保障、不受私人仲介控管,「進來台灣工作,就應類似目前長照居服單位的雇佣關係,依時間、不同個案去服務。」


吳玉琴表示,平心而論,很多移工因訓練不足,照顧技巧真的不夠,語言不通也會成為另一個障礙;尤其對長者來說,移工幾乎成為長者生活中的唯一陪伴,語言不通會少掉生活中的語言刺激,「簡單說,移工是解決『家庭照顧者的問題』,而非老人的問題。」


吳玉琴表示,長照保險開放,最好的模式是禁止營利單位接手,而由政府引進移工,經目前長照訓練模式後,進入非營利組織主持的家戶服務中心進行分 配;這樣不但能保障移工的人權與勞動權,移工也有自己的生活空間,比照台籍勞工的勞動條件,自然就能競爭,也才可能達到長照政策中所謂「逐步削減移工」的 理想。


可惜的是,民間團體和勞委會溝通至今,一直沒看到勞委會有明確的政策方向。民間團體批評,勞委會「從以前到現在都不積極」,只會因應社會需要一 直開放移工,出了問題卻不解決。民間團體希望,趁著長照保險未實施前,勞委會能拿出魄力面對真相,讓移工權利與被照顧者的長照福利能雙贏。(完)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我支持蘇貞昌提倡的『老人照護社區化』

在鄉下,很多70~80歲老人都還可以照顧失智失能者,更何況是「空巢期」的50~69歲的媽媽,因此我支持蘇貞昌說的『老人照護社區化』。而馬英九提的長照保險怎麼看都是在建立穩固的圖利財團堡壘!
==============
http://www.cna.com.tw/ShowNews/Detail.aspx?pNewsID=201104120118&pType0=aIPL&pTypeSel=0
蘇貞昌表示,現在社區裡都有「空巢期」的媽媽,她們離開工作職場很久,做一般工作難度較高,如果訓練好這群媽媽,就能照顧社區老人,也能賺錢,老人不用被送到很遠的安養院,老人的家人也不用負擔太多錢,社區老人照護就是三贏策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