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四你好嗎?(下)





日本核電工程師菊地洋一,曾來台為核四工程打下3分的低分。福島核災過後,他對核四的未來更加憂心。


菊地洋一指出,當他看過核四工程現場之後,「怎麼看都不覺得這是個能順利運轉的核電廠。」不僅生鏽的零件散亂四周,台電更將工程管理都丟給下游包商,沒有人好好監工。菊地洋一表示,從品管上來看,核四廠的水準「相當低」,萬一真的運轉,遇到地震,將非常令人擔憂。


尤其台電日前委託中興顧問工程公司調查核電廠鄰近斷層的研究報告指出,核一、二、四廠附近的山腳斷層,從40公里延伸為80公里,對核電廠威脅大增。核一、核四,耐震係數分別是0.3和0.4G,比福島0.6G更少。


台電副總經理徐懷瓊表示,核一、二廠的岩盤防震設計基準雖然是0.3G,「可是在地表可以承受0.4G的加速度的。」所以目前沒有問題,不過為了安全,台電會提升耐震係數來因應。


提升耐震 不如廢爐

菊地洋一表示,核電廠要安全,至少要有1G的耐震係數,但要投入的成本恐怕非常高。他以日本濱岡核電廠為例,就是因為耐震係數修得相當高,卻還不夠應付地震,所以日本後來將1、2號機廢爐。


「由此可見耐震補強工程有多困難。畢竟整個建築物,包括地基都要重整!」不同於日本,在評估成本之後決定廢爐,台電對外界保證會提升耐震係數不久後,提出的做法卻不是如此。


原能會指出,為了安全起見,行政院要求核一廠的耐震係數要提高到0.4G;日前原能會聽取台電簡報,發現台電不斷強調核一廠現有耐震度有0.47G,多出0.17G安全餘裕、符合行政院要求,而不願進一步提升耐震係數,氣得原能會痛罵:「核一廠年底體檢沒過、直接除役。」


反應爐設計不良?



菊地洋一擔心地說,這次福島會發生這麼嚴重的災害,據他瞭解,最先的衝擊是地震先於海嘯。菊地洋一指出,核電廠最重要的,就是核島區,這次地震,把許多核島區內的重要配管全都震壞,導致電廠不能運作。


他進一步指出,舊型的原子反應爐,原本有12根配管,這次福島採用的ABWR是改良型機組,沒有再循環系統的主配管,所以這次地震,沒有反應爐配管被震壞的問題;「 但少掉十二根配管之後,相對的,就必須在原子爐底下至少多挖二十個洞。他們把一個巨大的再循環幫浦改良成十個小幫浦,把它安裝在原子爐底部。這很可能就是爐心貫穿的原因!」


菊地洋一表示,福島電廠在爐心熔毀後,更進一步發生了爐心貫穿現象,也就是燃料棒貫穿原子爐,洩露到外界去。他認為,這個和反應爐的設計有關,「因為不管是台灣或日本,只要是GE製的原子爐的話,它的爐都沒有底!底部只有洞!」


菊地洋一表示,舊型的BWR反應爐底部,被設計成像蜂巢一樣,當燃料棒溫度飆到2800度熔解、掉落在底部後,「當然就會貫穿洞穴流出來。」當美國三浬島事故發生時,爐心熔毀造成了大騷動,但當時熔掉的爐心,堆積在底部沒有外洩,「因為那個爐(PWR)有底呀!」


當時美國曾討論,要把GE的爐全都廢掉,「那就是這次在福島發生事故的BWR機組。」菊地洋一說,之後BWR機組雖然有改良,但只是改掉配管,而不是改善反應爐沒有底的問題,「改良過後,原子爐底部更多出了十個洞。這十個小幫浦設置在爐內底部,也就表示爐內的構造更複雜。所以這並不算是好的改良。」


海嘯惡夢

地震、反應爐設計,在在顯示核四廠岌岌可危,海嘯,會不會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為了瞭解海嘯衝擊,國科會著手研究台灣附近的海溝與斷層可能引發的地震規模,再依地形模擬海嘯高度,判斷核四廠可能遭遇的海嘯浪高,只有3.4公尺。國科會副主委陳正宏認為,現在核電廠的坐落,都比溯高的預估高度來得高,「所以呢,現階段直接對於核電廠的衝擊,我們大致上是覺得是,可以比較放心。」


但是,外部高壓電塔被海嘯沖垮、或是電廠海水進出水口被海嘯帶來的垃圾堵住,也會讓核電廠運轉失靈。受國科會委託研究的中央大學水文與海洋科學研究所助理教授吳祚任坦言,目前研究只能保證,核電廠「沒有溢淹之虞」,也就是海嘯不會吞沒整座電廠,但海嘯依然有可能造成其他設施的破壞,而讓核電廠失靈。


停建 續建 誰划算?




今年六月,立法院在福島核災後,依然通過台電追加140億的預算,目前為止,問題重重的核四,已經耗費人民2700億納稅錢。許多人認為,既然已經投入這麼高的成本,不如好好地把核四蓋好。但菊地洋一表示:「現在停下來,比較好喔。」


菊地洋一表示,就整體而言,核電就算不出事,也會有壽命到的一天。到時候要完善處理放射性廢棄物,「將比蓋新的更花錢。」以日本為例,蓋一個機組,大概要花3至4000億日幣,但善後處理費用卻難以估計。


菊地洋一直指,核廢以及除役的處理,是「花了錢也不一定能保證安全的。」更何況以核四現狀來看,萬一運轉發生核災,將更難收拾。「台灣如果真的能沒事就算了,一旦發生事故,整個台灣恐怕都不能住了。」菊地洋一坦言,台灣在廢核之後恐怕要面對替代能源的問題,「但至少核電真的不是台灣該碰的東西。」


1980年以來,核四抗爭不斷,根本癥結,在於核安是所有民眾的憂慮。奇異工程師的真心告白,原能會的語重心長,反映的是福島核災過後,人民的真實心聲。103年的核四商轉倒數計時,政府是否應該思考,暫時,停下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