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水羅生門



(今晚十點 公視13台 我們的島)


下著雨的後勁溪,浮現滿滿的油渣。今年1到8月,後勁居民不斷陳情有噁心的惡臭味,環保署派人稽查,終於在8月29日發現中油偷排廢水。


11月8日,環保署召開記者會宣示追討中油不當利得2630萬、由於廢水超過排放標準,再依水污法開罰60萬,不料中油公司,隔天卻北上抗議。中油公司工會常務理事陳枝彰認為,環保署指責中油偷排「太沈重」;中油高雄廠長李順欽,則認為這是誤會一場。


到底是誤會?還是偷排?一場廢水羅生門,就此展開。




後勁溪,長期承接石化業廢水,含有致癌的揮發性有機物,溢散後的味道讓居民噁心想吐;今年1到8月,居民就向環保機關陳情3、4百次,其中42次,認為是中油造成的。但是環保機關稽查大半年,徒勞無功。


環保署督察總隊長陳咸亨說明,一般石化廠區的揮發性有機物,多半透過煙道排放和水中溢散,由於過去只有台塑仁武廠會把揮發性有機物排放到水中,環保署督察大隊,針對中油的稽查,一直只鎖定煙道排放。


直到南區督察大隊長賴健榮,進一步分析中油公司的操作報表,比對下雨時間、異味種類、居民陳情時間等,才赫然發現,這些臭味,都是從水中高濃度的揮發性有機物揮發出來的。


應該海放的中油,為什麼能把廢水排入後勁溪?陳咸亨表示,這是因為中油利用暴雨來臨,可以申請緊急排放的特例來排放。經過環保署的稽查,更發現中油公司無論晴雨,都在把廢水排入後勁溪。但中油反駁,每次申請排放時,都有下雨。


不過,依照水污法規定,緊急排放最重要的依循標準是雨量,依據環保署的調查,中油在排放廢水時, 雨量都不符合暴雨標準。以8月29號為例,中油公司在晚上8點40分的時候,跟高雄市環保局報備排放,當時雨量只有13.5mm、累積雨量為32.5mm,「但我們豪雨的標準是130mm,也就是說,它並沒有達到緊急的情況。但是它已經開始排放廢污水。」


後勁居民黃奕凱當天晚上,和高雄市議員黃石龍也在現場,他氣憤地說,當居民發現中油偷排,中油曾派人出面道歉、立刻停排。但大約經過兩小時,又排放。「議員去罵,又關。再隔兩小時,我們又去檢查,結果又繼續再排!」黃奕凱形容中油是「惡質中的惡質」,「反正就是人不在,它就排!」


一般來說,雨水沖刷石化廠區,會帶有油污;這些雨污水,必須經過收集,送到廢水處理場處理。平常的雨污水,會進入廠區的大排,再被抽到廢水處理廠的A槽裡儲存;由於中油大排警戒水位只有2.5米高,為了避免一下子就要緊急排放,中油公司另外設計了B儲槽,來收集暴雨時的徑流雨污水。


因此,除非AB儲槽的存量不足,導致廠區必須搶救設備和人員,才能申請緊急排放,但陳咸亨表示,中油緊急排放時,儲槽的水位,只滿了一半。


依據水污法規定,緊急情況的排水,還是要遵守雨、污水分流的原則,只能從大排排水。雖然大排的水,不可避免帶有油污,但因為暴雨量大,可以稀釋,事後企業再提出緊急應變措施,基本上可以把對環境的衝擊降到最低。


環保署卻發現,中油在申請緊急排放的時候,把AB槽裡面沒有經過處理的污水也一起排了出來;雖然中油高雄廠長李順欽強調,AB槽裡的水都是雨水,但環保署採樣中油的放流水發現,中油根本就在排油,懷疑AB槽裡混雜石化廢水。


李順欽嚴正否認中油把石化廢水排入後勁溪,並指稱環保署在採樣的時候,沒有會同中油公司;不過環保署反駁,8月29日採樣時,中油公司全程在場。進一步檢視廢水處理流程,也可以發現,中油公司的說法和事實,有很大的出入。


中油高雄廠,有油料工廠和石化工廠,油料工廠的廢水,會被送到第二廢水處理場,石化工廠的廢水,則會送到第四廢水處理場。這些廢水,都要經過第三廢水處理場處理,才能海放。


但是賴健榮稽查時發現,中油公司平常,會把初步處理過的油料廢水,放在A槽;還沒有經過處理的石化廢水,放在B槽。環保署在放流水中檢測出的有機化合物,就是明確證據。


不只如此,11月10日,高雄市環保局召開協調會,還發現中油的廢水處理設施不足。高雄市環保局主任秘書張瑞琿表示,中油公司坦言,廠區內的抽水馬達在下雨時,沒辦法把雨水都抽到AB槽裡,導致水量過大,必須排放。但這仍然不能解釋,為什麼要把AB槽裡的水,也趁雨跟著大排的水一起排放,讓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相當不滿。


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痛批,中油根本就是惡性偷排,「這是一個很明顯的,它們明知道長期設備不夠,也不願意做任何的改善,所以我覺得這一點其實是非常可惡!」


這次中油排污事件,環保署除了認為中油有過失,也認定高雄市環保局,在企業申請緊急排放後,沒有進行確認,有行政疏失。高雄市環保局主任秘書張瑞琿也坦承,以前中油和環保局,都確實有便宜行事的情況。


張瑞琿表示,很感謝環保署公開讓環保局有改進的機會,針對緊急排放的流程和措施,未來會加強人員的訓練和改進;也會邀請專家學者,針對未來緊急排放的標準重新進行確認,甚至將進一步檢視高雄各大石化工廠的緊急排放計畫,如果過於鬆散,會要求企業改進。


儘管環保局已經坦言錯誤,中油公司還是在環保署召開記者會的兩天後,繼續申請排放廢水;而且在高雄市環保局到場確認之前,就把廢水直接排入後勁溪;中油公司也打算針對環保署追討的2630萬,提起行政訴訟。依照往例,環保署不一定罰得到企業。環保團體認為,針對惡性偷排,應該修改水污法、提高罰則。


除了提高水污法的罰則,環保團體更擔心的是,這些石化廢水長期排入後勁溪的健康風險。根據環保署統計,這三年來中油一共排放200萬噸廢水進入後勁溪,這些水,對後勁地區居民的健康影響,相當大。


李玉坤是土生土長的後勁居民,現在是當地信仰中心鳳屏宮的主委。李玉坤小時候,經常在後勁溪玩水,如今除非神明指示,否則不願下水。有一次,他和其他信徒,受到神明指示必須撩溪,「那雙鞋穿著過溪,那鞋子聞了,真的是會熏死人,所以我們一百個人下去,一百個人都不敢再穿那雙鞋!」


根據環保署檢測中油排放出來的廢水,一共有54種高濃度的揮發性有機物VOCs,包括會導致白血病、急性中毒死亡的苯。但因為放流水中,沒有VOCs的標準,環保署無法對中油開罰,也無法評估這些VOCs的影響。



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憂心表示, 後勁、楠梓和左營地區,是石化業重鎮,後勁溪長期承接大社工業區、台塑仁武廠的污水排放,溪水總是浮滿厚厚一層橘黃色的油;由於過去一直以為中油就是海放、沒有問題,並沒有追蹤中油的影響,如今這些含有揮發性有機物的水,將被下游1390公頃的農田,引去灌溉,後果不勘設想。


來到橋頭地區的頂鹽里,這裡不但種植稻米;在二期稻作收割後,也種植經濟價值比較高的花椰菜。農民在烈日下,細心地將花椰菜的花蕾包裹起來;期待花椰菜健康長大,但農民的夢想,難以實現。


農民謝太良回憶,小時候的後勁溪水很乾淨,但自從煉油廠蓋了,包括五輕興建之後,水就開始變髒,「所以農作物,現在種起來,都油油的,不是很好啦。」


今年底,環保署即將公佈石化放流水標準,希望保障居民的健康風險和糧食安全,不過管制標準,只有12種;環保署長沈世宏強調,石化放流水標準,是參考國外來制定的,目前台灣也只會針對含量比較高的物質進行管制。


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認為,這樣的管制,還有很多漏洞,「中油這次排出來的包括50幾種VOC,還有油污這些東西,如果進入灌溉農田,到底會產生什麼影響,其實到目前為止,政府都還沒有進行相關的研究調查。」李根政形容,後勁溪水,「是非常濃的化學濃湯、非常毒的化學濃湯」,除非民眾願意接受我們吃的稻米、蔬菜是用這樣的水來灌溉,否則應該全面檢討石化放流水的管制標準和內容。


緊急排放,暴露的不只是工業廢水管制漏洞,更凸顯石化放流水的未知風險。放流水的污染防治能不能滴水不漏,政府恐怕還要,再加油。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