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


窗外的雨重重地下,剛就著暖黃的燈,寫完一篇邀稿。又吐了一回的胃終於平靜,鬧了兩天,總該停一停。


不喜歡白天的雨。喧鬧,骯髒,噴濺的水滴會夾帶路人的怒氣沸騰;暗夜的雨則無有所謂。此時的囂張很好,狂暴的時間通常不久、僅只一陣,之後便是反覆適中的啪咑滴咑。


這種夜雨適合蕭邦,《No.4 in C sharp minor》與《No.3 in E major》。琴鍵敲打壓抑,漸漸轉為平靜,偶爾夾帶小小激昂。


我聆聽樂句反覆,彷如經歷一場好哭。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