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


(照片來源:這裡



有一種女人,像一片沙漠。她很老。那些月彎般的沙丘,是億萬年的積累。她也年輕。每天,都有新的沙粒飄洋過海,乘風,落定她的身上。沙漠般的女人,時時刻刻,歷經死生,替換蒼老與稚嫩。她的稚嫩將生成綠洲,源源不絕冒出汨汨清流。但她的蒼老瀰漫成你難以穿透的廣垠邊際。這裡沒有地圖,你無法錨定座標。太偏絕,太孤冷。但這正是為何她沐浴月光,你將產生誠畏。你只能走。你必須明白風、你必須照看太陽與星子。你必須如如不動擺脫科氏力的捉弄。你必須學習銀蟻跪求偏振光的恩賜,即便必須在炙熱的正午,舉步維艱。沙漠般的女人,絕對惡意睇看你的瀕危。她不會棄守她的冷酷,當你決意擅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