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的花開






始終無法接受一種善:包裹完美一心一意彷彿人間毫無瑕疵。相反的,滿心感謝人間四處充溢的惡意。相信惡意不是善的對立而是完善的必經過程。

因而無法抑制,當看見卡漫中才有的閃閃金光善意在生活中出現時的嘔吐感。自律神經明確告知:不,這個肉身的存在無法接受。不接受善是同化、善是統一、善是失去人的面貌唯有象徵、善是某些行為規範的落實。

太不真實。然在死者面前不敢褻瀆。說服自己:許是烈陽照耀導致頭暈目眩。儘管明白其實是藍色慈暉佔據佛堂,因而窒息如沉入惡海。

素白典雅的高貴蝴蝶蘭裊裊綻放。盆盆疊疊鋪成大道,花開纔能見佛。掙破種殼、穿出土壤,開枝散葉、生花結果。然花開之前,繡蓮的布鞋從未踏著補了又裂裂了又補的階梯而上。這麼說過於武斷,精確地說,近兩年來蓮鞋所到之處清除了蛛網落葉,但在痲瘋者哭喊保留佛堂與家園之際,藍色慈暉比海更冷。

「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樂生院民金義禎生自中國常州,死於台灣樂生療養院。他的胞弟說,如此一位遭受病痛折磨的人活到93歲高齡,並不容易。金義楨的路能走得如此久長,一是因為佛法,二是樂生院友的支持。他們三十五年未曾謀面,時間空間的隔閡,彼此都在歷經花開的漫長過程。三十五年後的今天他來探親,「未料最後變成送葬。」

金義楨的胞弟沒有哭。我們隔著窗欞淚流不止。為了金義楨實現佛法,是喜也是心疼。但當攝影機未曾直視、支柱金義楨的殘缺,反而鎖定統一的教服與健全的四肢;當公祭時,藍色慈暉昂聲假泣如二十年前演講比賽的虛假訓練,讓不堪久站、卻為了裂縫奔走的樂生院民於烈日下等待,瞬時間感到惡意充盈周界。

究竟是誰誤讀佛法?亦或這即是修行?
從破敗的山區到龜裂的樂生,困惑持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