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e a bow




● 懨懨倦倦。牽掛擠壓。背抽痛、太陽穴隱隱顫動,精油的香味充斥:薄荷醒腦、薰衣草鎮痛、甜橘依稀提醒微笑。但她有一對不上不下的乳房。冰箱有食物來自四面八方。不得不談論疾病。但也不真的談論疾病。一切相同但又並非真的相同。被善待不需趕赴冷氣房,失眠依舊。多年前的夏夜,在通鋪裡一個女孩醒來後吵著要吃冰芒果。男人怒氣勃發大聲呵斥,她則默默切出一盤澄黃、亮了整個房間。女孩看見她的臉,童年唯一一次。

● 記不得一些事,模糊得像他人的經歷。部分宛如未曾發生。非淡漠以對,無有偽裝。無言以對不是傷心,而是確認了未曾投入。曾有的對話都是腳本、曾有的情緒都是技巧。劇名是寄生。時間只是搬演場次。巡迴終了、鞠躬下台,就走吧。劇本已經焚燒殆盡。你別再搬演,連一句詞,都別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