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辣




停掉電話。掏出高額違約金。藍色的鈔票在櫃台飄。「請妳簽名、確認。」服務人員說。拾筆,填妥資料。在最後一欄簽名處停滯一秒,然後唰唰寫下。再見,最後一道手續。

能以金錢劃下句點的,往往是世上最簡單的事。

服務人員遞來發票。錯愕片刻以後,輕輕發笑。 將發票摺疊,安妥地放入M送的提袋。祝您中獎。應該是吧。

玻璃門外的天氣異常好。立於人行道上,看人們急急走路,車水馬龍的城,一如往常。

一如往常,相信晴日能把病毒曬癱。雖然暖風吹拂的時候,亦有恍惚,雖然虛弱的片刻有遺憾流竄。還差一點,但沒有擔心。

可以的,今天的日光,那樣辛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