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朧的夜她寄來陳育虹的《詩的聯想》:

「詩是給將來的
你想到鏽紅的酒,壓抑
緩慢的滲透,沁
你想到泡沫
泡沫的閃躲,漂浮,顫慄

詩是給將來的,但愛
愛必須在現在
你想到懸崖
融化的懸崖,你順勢
滑了下去」

和她一同喝了三種威士忌。另個她喝著有感冒藥水味的果茶。我們不一樣,卻經常釀造共感。

笑著,誰去了黑暗歸來,而誰又遁入黑暗。「一個好人。」是。忽然清朗明白為什麼蹦出這樣的話。昏黃燈下我們笑得亂七八糟。欸呀,一個好人。

笑著笑著,連淚都被激了出來。循環一樣,循亂攀登、匍匐,立足以後就又看得更遠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