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福島】活著的廢墟(四)





「把我們的小手手合起來,今天好嗎?很好啊!我們要打招呼囉!爸爸媽媽謝謝您們了。」 童稚的歌聲,從位於二本松市的同朋幼稚園裡傳來。有些孩子在教室外的沙地裡玩耍,臉龐被太陽曬得紅通通的,每個人都掛著無憂無慮的笑容。但孩子們的胸前,佩帶著裝有輻射劑量偵測器的「平安符」,沙地旁也豎立著大型的輻射偵測器。同朋幼稚園距離福島電廠已經有50多公里遠,相當於桃園到核一廠的距離,但這裡的居民,依舊被籠罩在輻射暴露的陰影中。

政府切割責任 居民自力救濟

佐佐木道昇在核災發生時還在擔任園長,他說,孩子在發展階段,需要直接以腳接觸泥土,但核災發生後,二本松市沒被劃入警戒區,輻射塵照常入侵,318日,最高曾經出現每小時8微西弗的輻射劑量,超過台灣環境背景值至少50倍。就連到3月底,輻射劑量也還有每小時5微西弗。「考慮孩子、孕婦是高風險群,所以我們自力救濟除污,把操場的土全部換掉。」除了換掉泥土,幼稚園也把樹都砍光。「原本我們這裡像一座小森林,但輻射塵容易堆積在森林裡,為了孩子的健康,只好這麼做。」

佐佐木道昇說,光去除草皮,他就花了一百萬日元,「政府沒有賠償。很多人叫我去跟政府申請賠償,但我根本不想試。」 佐佐木道昇指出,從核災發生後,日本政府提高人體可乘受的輻射標準來看,日本政府就是限縮自己的責任,「所以日本政府有可能賠嗎?根本不可能!」


日孩童出現甲狀腺異常

儘管日本政府置之不理,佐佐木道昇對於自費除污一事,依舊堅持,「我已經老了,無所謂,可是家長把孩子交給我們,我們就必須對家長負責。」現任園長佐佐木篤行擔憂地說,儘管他們自力救濟,目前輻射也已經對兒童造成明顯影響。

根據這兩年來的觀察數據顯示,二本松的孩子們,每年大約會累積1.23毫西弗的輻射劑量,高於世界衛生組織建議的一毫西弗。但佐佐木篤行指出,「有的小朋友會更高,因為家裡靠近森林,這時候就只能讓孩子換房間。」為了減少孩子曝露在輻射中,同朋幼稚園也會在寒暑假時,帶孩子到其他地方旅行。但目前為止,仍然有孩子不幸檢出甲狀腺異常。

「雖然醫界目前認為孩子不至於罹患癌症,但230年後呢? 誰能保證?」佐佐木篤行說,目前環境中的輻射劑量遠高於核災前,日本政府還放寬孩童戶外活動的輻射暴露標準,一再浮動的標準,如何讓民眾安心?「更何況,日本政府針對孩童作的健康檢測是兩年一次,間隔這麼長,到時候若孩子真的生病,要如何證明和輻射有關?」

我們不能沈默

「當初日本要使用核電,我們沈默,是這樣才導致了現在的後果!」佐佐木篤行說,日本民眾就是沒有記取三浬島和車諾比事件的教訓,才讓核電在日本壯大,「大家都認為,日本政府和東電應該為核災負起責任,但其實我們也應該負責。」

佐佐木篤行的想法,在福島核災後,幾乎成為受災戶的普遍共識。福島縣副知事村田文雄表示,福島縣內共有十座核能發電機組,過去福島縣靠著核電廠,得到許多產業資源,福島縣可以說是和核電廠一起生存起來的。這40年來,政府跟東電一再保證核電廠很安全,如今發生事故,已讓福島居民對核電廠的信賴完全瓦解。村田文雄表示,日後福島縣的施政方針將完全改變。「除了十座機組要廢爐以外,我們還要創造新的能源生產方式。」

福島再生?

20123月,福島縣發出福島「全部廢爐」的宣言,並向中央申請編列525兆日元的復興預算。由於福島縣遭遇核災,日本政府另外設置「復興再生特別處置法」,法律明文規定要對核災完全地負責。這筆經費,一部分用來增加重建福島的人力,另一部分,則用來發展再生能源,預計在2040年時,要百分之百使用再生能源。

村田文雄表示,目前福島縣內希望設置福島縣電力公司,主要以太陽能為發展重點,另外也成立了縣民基金,鼓勵縣民發展風力跟太陽能,「比方住宅架設太陽能電板,我們就會發獎勵金,目前大概有六千戶參與。」除了太陽能,福島縣也跟中央要求在太平洋上做浮體式風力發電,目前已經預計興建一座可發兩兆瓦電力的風車。2014年夏天還將建設兩座7兆瓦的風力發電機組。

今年起,福島縣政府陸續開放過去兩年無法進入的禁制區,鼓勵居民回家、整理居住空間。六月一日、二日,福島縣更舉辦「東北六魂祭」的活動,宣稱災後重建相當順利。祭典場面熱鬧非凡,鼓聲隆隆,繽紛豔麗的顏色充斥福島市的街頭。但這條重生的復興之路,卻仍有著被掩蓋的陰暗面貌。(待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