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痕



洗澡時,忽然感到左側肋骨近乳房下緣的地方傳來一陣刺痛。低頭一看,平滑的肌膚上有一道由右往左斜的傷痕。約莫三公分長,粉色偏紅的色調顯示這個傷口是新的。沖著水,想起該是下午帶貓去注射預防針前,不小心被她發現意圖而她掙扎的後果。

往往是趁貓不在房間時,將外出籠打開直放,再走出門外喚她名姓假意親熱,接著在貓呼嚕嚕之際,一把將她垂降至外出籠裡。今天貓在房內,看見外出籠直立便躲,但這個四周被床與書架佔滿的小小房間毫無遮蔽,至多就是書桌下方的開放空間。貓很認命,我趨前抱她時並沒有逃,但當靠近外出籠時貓竟然將雙腳大開,意圖將自己撐住以防下墜。

好氣又好笑之餘沒有逼迫她。該是那一瞬間讓貓覺察了我的心軟,她如野兔強力的後腳一蹬,藉著後座力逃離了外出籠的邊緣,攀附在我的身上。貓將前腳不斷向前延伸,伸出爪子扣緊衣物的纖維,爬呀爬,終於翻越我的肩頭躍至床上。

但這依舊是五分鐘前那個毫無遮蔽的空間。

貓頹喪地趴著,但不放棄地將爪子緊扣住床單。我們又重複一次入籠的流程。這次在貓未能越過肩頭的情況下,將她順利送進籠裡。

打了預防針。觀察貓是否過敏,毫無意識貓在身上留下痕跡,直到方才熱水灑在傷口上感到刺痛的時候。然後,想起九二一大震。

天搖地動的時候早已入睡。大概是睡得太熟,並沒有被搖晃驚醒。反而是母親衝進房裡的驚慌尖叫嚇起了我。母親接著搖醒外公、外婆,吆喝著大家快往外跑,唯我在意識渾沌之際,跑到客廳石桌下抓出當時養的狗。

將狗拉出石桌時,她正無可抑止地顫抖著。將狗抱至胸前,狗立刻和下午的貓一樣緊緊攀附著我。當時亦不感到痛,只知道快點將狗帶離上下左右晃動不停的建築。直至逃至外頭時,才感到左側肩背都有刺痛感,餘震較小返家後檢視背部,盡是狗的抓痕。

將回憶與下午的經驗疊合時忽然驚覺,從未盤算過,地震來的時候,究竟怎麼帶貓逃離呢?就算可以順利將貓塞進外出籠,如果地震太過嚴重家屋傾頹,該怎麼解決貓的食宿問題呢?和貓相處六年多,貓往往只在看醫生時伸爪哈氣。

在街頭看見斷肢孱弱的貓於是豢養了她,不知不覺中,卻也剝奪了她啊。

於是在撫摸傷口時,深深地感到為難。

2 則留言:

Yosef Ho 提到...

我的貓咪不喜歡人抱(或者說掌握),但套牽繩散步大多很配合,也會自己走進外出籠,放在戶外吹風、看小鳥、打盹。
當年的大地震時,家中還沒有寵物。後來的地震,稍停後喚貓趕快進籠子一起逃命吧,貓配合著委屈好一會兒。

Chyng 提到...

Yosef Ho:

你的貓居然可以牽繩散步!我家阿毛根本不行XD 這篇文章在臉書上有些朋友做了回應,看來養貓人都有共同煩惱呢。第一個閃過的念頭是上廁所,狗可以牽著遛,貓比較難。沒有貓砂,又不敢讓牠亂跑,想到就覺得可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