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璞玉案」檢視民進黨



過去幾年,各地的土地徵收案掀起重大爭議,有關特定農業區的徵收因而有了轉圜。其中最受矚目的,便屬新竹竹北璞玉計劃與苗栗後龍科技園區。後者在反對土地徵收吞噬「特定農業區」的聲浪中,以「農委會」不同意「特定農業區」被徵收,及居民九成以上反對的情況下,於內政部區委會被退回,但前者只獲暫緩。

二〇一一年底,土地徵收條例修訂,特定農業區「原則上」不得徵收,按此精神,璞玉計劃根本早該死案。但因土地徵收涉及地方政府以及地方派系的「收入」,行政院將新竹竹北的台灣知識經濟旗艦園區視為《產業創新條例》的「產業園區」,將經濟部指定為主管機關,要求經濟部依「土地徵收條例施行細則第2-1條」,邀集相關部會審議此計畫是否為國家重大建設。今年一月,經濟部召開第一次審議計劃。昨日(23日),工業局又進一步召開審查會議。兩場會議都無結論,工業局表示,將彙整內政部、教育部、交通部及正反居民的意見,研商縣府所送計畫補充說明書後,再召開跨部會討論等後續流程。

工業局的做法看似「理性」。然而2011年10月23日的都委會審議中,內政部地政司便指出:「新竹縣內仍有許多閒置工業區,且當初縣政府劃給台大的計畫用地,在台大撤離後,本可轉給交大使用,縣府卻先將該地變更為綠能專區,再另行徵收特定農業區,必要性教人存疑。」

事實上,台知園區的產業用地僅占13%,住商用地高達40%,不符合產創條例60%以上的規範。經濟部也早在二〇一〇年回文,確認園區計畫是新竹縣府依都市計畫法劃定的特定區,並非依促產或產創條例設置,計畫審查及核定權,根本不在經濟部。追根究底,將璞玉計劃硬塞到工業局的手裏,根本是鑽行政院長江宜樺任內政部長時,主導修訂的「土地徵收條例」漏洞。

二〇一一年底,「土地徵收條例」修正案通過,其中3-1條雖明訂「特定農業區不得徵收」,但卻預留了「經行政院核定的重大建設所需者,不在此限」的大後門。儘管第十條規定:「特定農業區經行政院核定為重大建設須辦理徵收者,若有爭議,應依行政程序法舉行聽證。」但依過往經驗,如國光石化的聽證案,政府部門根本將聽證會當公聽會在玩;進一步該質疑的是,聽證的結論若是不同意開發,能否推翻行政部門框定的「重大建設」?

每當提起璞玉計劃,便會想起新竹縣國民黨黨部主委林國平在一場公聽會上說的:「這個(璞玉計劃)案子,誕生來自於林前縣長,他是母親,國民黨彷彿是父親,各位是催生者,如果說母親跟父親都決議生下這個小孩子,大致上沒有問題,剩下有些雜音是什麼?是吃什麼奶粉、送給什麼保姆,這是枝微末節的!」將林國平的話好好翻譯,即是「不分藍綠,政治人物都想要璞玉計劃開發,徵收土地雖需符合必要性、公益性、合理性,但那些涉及人民權益之事,都是枝微末節、不堪一提。」

是以長期協助各地土地徵收戶的臺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副教授廖本全,會如此直言:「這不是國家重大建設計畫,而是地方分食炒土計畫!」並非沒有道理。畢竟年底縣市長選戰將臨,璞玉計劃能否被確認為「重大建設」,將成為選票判準。

「璞玉計畫」是新竹縣政府在2000年左右推動,以「台灣知識經濟旗艦園區」為名而開發的「都市計劃區」,基地位於中山高與北二高間,竹東-南寮快速道路銜接東西兩側,總面積約1千235公頃,在璞玉計劃區內居民抗議後,新竹縣政府將面積減少至447公頃,但這只是以退為進。在林國平發表那番言論的同一場域中,最初主推璞玉計劃的前新竹縣長林光華表示:「當年我規劃的璞玉計畫,是1200公頃,這還只是第一期,包含竹北竹東等部分,那當然我們中央很多這個學者啊,小鼻子小眼睛啊,負責政務的都很糟糕啦,所以說不行啦,腰斬成460公頃那也沒關係嘛,我們慢慢來也行啦,總是有機會嘛。」他並表示,「一定會將此計劃,列為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的總統大選政見。」

猶記得苗栗大埔張森文過世時,蔡英文前往靈堂上香,並與各地徵收戶對談。當時我與前公視新聞議題中心記者鐘聖雄皆在喪家,聆聽蔡英文與徵收戶的對談。聆聽後,認為蔡英文對土地徵收惡法如何戕害民眾不夠清楚,但為避免主觀武斷,仍在蔡英文步出靈堂接受媒體聯採時,詢問蔡英文對土徵條例的意見,蔡英文表示,會推動土地徵收條例修法。

當時,與鐘聖雄在公視新聞議題中心發表圖說,但隨後遭到現任民進黨青年部主任傅偉哲來電要求撤下報導。在我拒絕後,蔡英文辦公室立即發表澄清說明,並指責我與鐘聖雄的做法不符倫理。

事過境遷,重提舊事,並非要與蔡英文計較其團隊染黑媒體的手段。而是時至今日,土徵修法未有進度。猶記得蔡英文當時公開表示:「至於璞玉計畫,蔡英文本人未對此表達過意見,而且未支持璞玉計畫,也反對不當徵地。」在縣市長選戰作為2016總統選戰前哨戰的此刻,正可檢驗其誠信,以及此團隊,究竟能否帶領我們走向更好的未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