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難勒索」進行式



高雄氣爆事件發生迄今將近一個月。中央與地方由事發互槓,演變為「江菊會」上的溫情互褒。江宜樺、陳菊二人達成包括石化管線清查、資訊揭露、遷移都會區管線等八大共識,由於選舉將近,針對高雄石化產業專區一事,中央表示「尊重地方」,陳菊表示「救災為重」,最後雙方以「現在不是適當討論時機」回應。

至於石化業者,則是蠢蠢欲動,先是承諾自主管理,再一致認同石化專區有其必要。台塑董事長李志村日前更直接放大絕,於媒體專訪中哭訴石化業是因為「財劃法分配不公才被污名化」,接著恐嚇:「中韓簽訂FTA,以後年輕人的月薪可能剩下15K!」李志村強調,只要做好管控,石化業就「安全無虞」,美國發現油頁岩後,台灣勢必要走向高值化。可笑的是,李志村拿來佐證台灣非有石化業不可的卻是現今石化業發展的項目:「椅子、書包、電腦、電視、電燈、衣服這些都是用石化品做出來的,難道要台灣的石化品都要從國外進口嗎?」而公衛學者詹長權以台西、麥寮一帶國小學童的健康證明:石化業從來不是安全無虞。

經濟學者陳吉仲早在國光石化爭議期間便指出,六輕在2000年營運後,台灣的石化業早就外銷高過內需,目前台灣石化廠產出的乙烯等塑膠原料僅三成內銷,高達七成都是出口。目前石化業的產能,更高過台灣本地所需的三倍之多。

然而,石化業者從不饜足,在石化專區構想拋出後,石化公會竟夸言石化專區必須「上千公頃」才夠。且業者還以「環評必須經過冗長時間,且最後極可能宣告環評結果失敗」的理由,建議 「石化專區內蓋新廠」,好銜接未來即將淘汰的舊廠。真真是大言不慚!石化業者最常說的就是設備可用,應該延役,業者的建議擺明為了持續擴張。

不僅如此,業者還以設備剛投資不久、配合國家政策等理由強調:「若未來真的要遷入石化專區,政府應該負擔相關支出。」出大包的石化業不知反省,竟還奢想換來更大的發展機會,這是活生生的災難勒索!詹長權特別指出,高雄人口密集,早已沒有腹地供石化業擴張,唯一途徑,只剩填海。然而填海是否代表免除健康風險?詹長權以林園石化工業區為例,「健康風險評估,情境不管怎麼設,都是超過可接受範圍。」而六輕正在海邊,周圍六、七萬人,十多年來早已深受其害。

空污、水污、土壤與地下水污染,緩慢看不見難以辨識追究關聯的傷,我們撇開頭去漠視,讓人難以置信的是,而今一場爆炸卻依然難以讓我們與石化業徹底分手。不只以國民黨為首的中央部會,在這場爆炸中,藉由救災時的公關手段使民調急遽上升的陳菊亦然。儘管陳菊強調「沒有安全,就沒有石化專區」,且重申「五輕將會如期關廠」的立場,但其立場卻奠基在「因為沒有地方可以遷廠」,而高雄氣爆以來,處理框架就一直被圈定在管線安全。在陳菊隱晦的立場裡,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提出石化發展「零廢棄」、「零排放」、「零事故」三大目標,並獲經濟部長杜紫軍欣然表示:朝野獲得共識。實實在在揭示了國民兩黨對石化業的徹底效忠立場。

美國中情局曾資助一位名為卡麥隆的心理醫師一項駭人心理實驗。卡麥隆藉助電療有短暫記憶消失與退化的作用,對其病人施以實驗,並輔以其他干擾手段,意圖藉此將病人固有人格與記憶徹底清除,變成一張完全空白的白紙,好讓醫生強行重建全新的人格。然而這樣的震撼療法最後沒有為病人帶來任何好處,反而毀掉遭此待遇的人,許多人記憶喪失、性格大變、定期在半夜被惡夢驚醒。

莫拉克風災後,特定區倉促劃定、強制遷村乃至於大愛村等園區建立,都是震撼療法的變形,而今災後五年,所有厄敗從未止息,反而釀出更多問題。可以預見,倘若石化專區真正設立,也將招致更恐厄的破敗。一場氣爆,炸出戒嚴後高雄石化產業的分水嶺,要被持續勒索,抑或借選舉之力驅趕惡靈,高雄人,該有明智抉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