恥度無限的航空城

圖:宋小海



上周六(八日),航空城反迫遷聯盟舉辦的「航空城地景藝術節」正式開跑。這個活動與桃園縣政府不久前舉辦的「地景藝術節」位於同樣地點,然而兩者的活動天差地別。桃園縣政府的地景藝術節是一純然的觀光活動,是將此地開發後可能的繁榮景象具象化的先期引介。然而這個具象化的內涵充滿移植與虛空:儘管邀請國際級藝術家前來打造藝術品,藝術品終究燒燬而無法留存。

航空城反迫遷聯盟的活動內容,也有大型公共造景,稱為迷失小熊。此造景自是為了與桃園縣政府做一抗衡,但真正的內容精華不在觀看造景,而是造景所在的地點的環境生態與人:透過賞鳥導覽、單車巡禮埤塘、古厝、寺廟與老樹,串聯起此空間所在的原有面貌:鄉村。

鄉村有田。但田地在桃園縣政府舉辦地景藝術節後即將消失。侵吞田地的,是名為航空城都市計劃的土地徵收案。此開發案是總統馬英九競選政見中的十二項重大建設之一,原計劃面積約一千多公頃。但在桃園縣長吳志揚上任後,即刻擴大此案開發面積至4600公頃,以占地615公頃的第三跑道為由,預計區段徵收週邊3,126公頃的土地。

為了打造航空城,需耗費5,710億元的公帑、迫遷水尾地區、宏竹村、三塊厝的居民。然而,這個數字只是表面。受害者也不僅這三處民眾。觀看桃園縣政府的航空城願景圖,可以看到吳志揚上任後的擴大地區,延伸至老街溪流域週邊。老街溪週邊範圍在未來幾乎全被規劃為住宅用地,白話點說,即是炒地皮。地皮炒作立基:去蓋淨化的老街溪。而這正是吳志揚一再反對環保署要求華映、友達兩家公司的廢水,由新竹霄裡溪改排至此的原因

努力淨化一條河流並沒有錯,但河流的原生並非如此侷限、狹隘,其使命也不是為了毀滅人的生存。

當初吳志揚反對改排的說辭,是老街溪下游尚有1200公頃灌溉農田,為此,桃園縣政府抵制廠商,要求廠商將廢水淨化到一定標準後才能改排,而政府受制於廠商勢力,即便廠商廢水排放許可證已經到期,卻允許廠商申請展延,並聯合各部會的行政力量,使霄裡溪不再具備飲用水體的資格,換言之,廠商可以繼續排放。這使得新竹新埔鎮民從廠商設廠至今十多年來,被迫不斷飲下光電廢水。

吳志揚利用了老街溪,摧毀了霄裡溪,殘害在這兩條河流生存的夾岸居民。而這竟被行政部門認可為「重大且符合公共利益」的建設。

行政部門集體崩壞,迫使司法制度焦頭爛額。為了阻止航空城開發案浮濫徵地,日前台灣人權促進會與居民向環保署提出「公民告知」,指出當初航空城開發時,明明將桃園機場第3航廈及第3跑道一起提送政策環評,實質環評時卻將兩案切割,規避審查全面的環境與社會衝擊,要求環保署重新辦理個案環評。環保署回應,「桃園航空城第三跑道的確需要個案環評,徵收土地屬開發行為也應完成環評才辦理。公民告知書中提到開發單位未環評先開發之行為若屬實,環保署也會依法處理。」

環保署的回覆,讓人聯想中科三期、中科四期乃至於美麗灣案的開發。在這些案例中,司法幾乎一路勝訴。勝訴關鍵並非律師所向披靡,而是為護航而過的審查過程必定漏洞百出。司法勝訴,將使行政機關必須重新作業,耗費全面社會資源。此種土地炒作的悲哀輪迴,每到選前必定現身,吳志揚在競選廣告公開請土地公代言炒作,彰顯其恥度毫無下限,也警示著台灣社會:倘若放任史上最為荒謬的徵收案如此輕率通過,我們迎來的,終將只剩自我毀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