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福島】活著的廢墟(五)



你看,到處都是老鼠咬過的痕跡。今年62歲的吉津恭子原本在福島縣南相馬市小高區教授鋼琴,在這裡居住40年的她,做夢也沒有想過會因為一場核災,被迫離開家園。「小高區離福島電廠只有14公里,核災發生以後,我們被強制撤離到50公里遠的磐城避難。那時候擔心可能再也沒辦法回來這裡居住,就把鋼琴賣掉。」



災區百廢待舉

核災過後兩年,日本政府陸續開放禁區,小高區被歸類成「預備解除區域」,居民可以在白天回來整理房舍,等待完全解禁、回來居住的那一天。但是小高區重新開放已經一陣子了,吉津恭子卻說:「其實我們根本回不了家。」

跟著吉津恭子回到她原先居住的地方,家門前茂盛的花圃旁,卻堆滿了輻射垃圾。從家裡清出來的各種物品,也不曉得該放在哪裡,住屋的地基因為地震被震出一道又一道裂縫,水源也都還沒恢復。「水的話,還能從外面買進來。電是重新供應了,但因為地震過後,電線的管路還沒有重新檢查,其實大家都不敢用。除了水、電的問題之外,下水道也沒有整修,我們完全無法使用廁所。」

午後的陽光把小高區的主要街道映照得亮晃晃的、看起來精神百倍,廣播也放送著活力十足的音樂,但街道上卻空無一人。吉津恭子感歎:「政府說重建成功,要全國人民來旅遊,進入禁區再也不需要報備,連小偷都可以進來。但這裡卻不能住人。」而小高區並不是唯一百廢待舉的村莊。



福島核災尚未結束

吉津恭子說,迄今為止,許多地方的輻射值還是很高,就算政府努力降低靠近電廠區域的輻射值,大家依然不敢回到災區。「因為電廠還沒有廢爐,誰也說不準什麼時候會再度爆炸!」

面對居民的質疑,東京電力公司反駁:「福島電廠相當穩定。」東電公關部課長一衫義美說,目前福島電廠的反應爐溫度早已不再上升。然而今年四月,福島電廠傳出跳電事故。不久後,又和台灣一樣發生老鼠入侵囓咬管線事件。除此之外,降低反應爐溫度的含輻射冷卻水,也多次傳出外洩情況,福島縣浪江町長馬場有直言:「他們畢竟是電力專家卻因為老鼠跑進去造成停電,可見得完全沒有反省 。」

一衫義美反駁,貯存槽內的輻射水都經過過濾,輻射劑量已經降低。「至於跳電導致溫度上升,那是用過燃料棒貯存池的溫度,而非反應爐。而且上升的溫度不離譜,如今我們已經建置多重化電源,避免同樣狀況再度發生。」

不過,在福島核災發生時,第一時間預測爐心已經融燬的京都大學原子爐實驗所助理教授小出裕章指出, 福島電廠被破壞的最嚴重的,就是貯放用過燃料棒的冷卻池的福島電廠第四號機組。「爆炸時,冷卻池上方的圍阻體被炸得肢離破碎,使得使用過的燃料棒輻射物質至今不斷外洩。使用過的燃料棒冷卻池幾乎懸空,水池底部有大量的輻射物質銫137它所含帶的核廢料量是廣島原爆的5000顆的量。」

小出裕章進一步指出,由於福島電廠的輻射劑量太高,根本無法接近,「所以爐心熔燬後,爐心到底掉在哪裡也沒人知道,唯一能作的只有灌水。這樣怎麼能叫做事故已經解決了呢?」(待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