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迎向2016前必須解決的事



新科台北市長柯文哲說得沒錯:「明天太陽升起的時候,開始工作。」當然,柯文哲此言是欲彰顯自己將要打拚市政的態勢,但此處請允許我挪用贈予給自詡為「打倒權貴」的選民們。是,若你真覺得自己創造了公民社會、自己的選票發揮了力量,且認為這次選戰打破濁水溪魔咒,就得先從緊盯民進黨開始。

台北市選戰之所以受到矚目,無非因為它是二〇一六大選的關鍵指標。柯文哲雖以無黨籍身份勝出,實際上,其選戰處處存有民進黨的斧鑿痕跡,柯本人也對墨「綠」形象坦誠不諱。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棄民調略低的姚文智、全力輔選柯文哲,是一步高明的棋—儘管我們愛談公民社會、闊論社會正義,但從三一八佔領運動裏可以觀察到,普遍民眾重視的是程序正義與形式民主,對於自由貿易的危害並不多談、認識也不深。這樣的背景因素,顯示台灣民眾對於社會正義或不正義的成因認知不足:社會正義必得落實公平分配,而公平正義,無法藉由國、民兩黨皆擁護的自由貿易達成。

這次選戰由三一八佔領運動汲取象徵性,然而三一八的前身是八一八佔領內政部,而土地利益糾葛又是選舉中最難打破的地方派系利益核心,藍綠皆然,若順著過去政黨界線打仗,民進黨不一定會有今天的勝利局面。因此,若民進黨在派系利益相對薄弱的首都,能拱出一個喊出價值而不需實質實踐的候選人,其所造成的媒體效應與關注度,幾可掩蓋地方派系在社會正義實踐的實質不足。而從這次選戰結果,很明顯可以看到這種藉由媒體關注的抉擇發揮效應。

如果選民仔細觀察,不難發現,其實民進黨派出的候選人,仍以土地炒作作為治理地方的籌碼:新竹市林智堅政見之一是「新創產業」,其手段,是開發閒置國有土地,配合園區科技大廠的技術奧援,發展科技產業。新竹縣長參選人鄭永金則是強力推動璞玉計劃的幕後操盤手之一。至於桃園縣長候選人鄭文燦,則對爭議不斷的航空城開發信心滿滿。彰化魏明谷,以「高科技農業」的含混名詞閃躲彰南園區開發爭議,並強調還要在南彰化繼續開發工業區,「因為員林人喜歡工業」,喜歡,而非需要。至於台南賴清德除了台南鐵路東移以打造新市鎮,還承諾當選後四年將進行十大土地通盤檢討的開發案,包含中國城運河星鑽跨區區段徵收、九份子重劃、永康砲校遷移及關廟校區興建等,這些開發案,將直接為台南市政府創造兩百億收益。

容我在此稍作提醒,根據統計,台灣的閒置產業空地已經高達三千六百多公頃。在工業區土地高度閒置、都市計劃區供應土地早已遠遠超過台灣總人口數的情況下,這些政見顯然都將導致社會不正義的結果。這些明確的統計結果,並沒有讓蔡英文出面制止,相反的,她勤跑選舉場讚聲加持。

十一月二十五日,蔡英文出席「從苗栗開始贏回台灣」的勝選晚會,聲稱要透過區域治理, 終止政府沒效率的土地開發、政府帶頭炒作的行為。「我們要在這裡落實土地正義,讓土地開發是真正符合區域發展,並帶給大家好生活,而不是只讓少數人獲利。」但她心中的區域治理藍圖,卻是土地炒作的根源,科學園區。在這場晚會裡,蔡英文說:「苗栗這幾年人口唯一有成長的地方,是竹南和頭份,這裡的人口會變多,是因為民進黨執政時規劃了竹南科學園區……我們所謂的區域治理,就像是竹南科學園區一樣,把苗栗的發展規劃,跟新竹、桃園在一起。」

由此可見,蔡英文所稱「終結沒效率的開發」與「終結政府帶頭炒作」,終歸矛盾。其「區域治理」更證明「不炒作土地」的詞彙只是修辭學與矯飾。長期以來,藍綠之所以能夠惡鬥、無需理會人民需求,就在於選民未曾真正洞視這些空泛語彙,讓淺薄的、未要求候選人改制結構以達分配正義的偏見,而是喜於只做一天主人,放任自己淹沒於選舉的狂熱中,而無形鞏固兩黨藉由剝削土地、圖利自己的政商力量。

眾人因連勝文權貴而厭惡他。厭惡他因權貴而不知人間疾苦、而有缺乏階級意識的白目言行。但他之所以為權貴,其實來自於土地炒作,來自於公平稅制的缺乏、來自於其所屬的家族與政黨,堅持永不回頭的自由市場發展主義。而這樣的統治邏輯,在民進黨過去執政八年內,並無遏止,反倒精進。

一九九六年,前總統李登輝修正國有土地「只租不售」的原則,二〇〇〇年民進黨執政後,成立「國家資產經營管理委員會」,這個委員會掌握了大部分國有土地,成立意旨是「彌補國家財政缺口」,變本加厲地拋售國有土地,強化土地炒作的邏輯。

民進黨失去政權,國民黨回鍋執政,在台灣幾無思考產業轉型,以及中國崛起的背景下,土地炒作風氣愈發劇烈。這次九合一大選結果出爐後,蔡英文表示:「要以國民黨失敗為警惕」,若蔡英文此話當真,首要之務,該是先行檢討並制止目前勝選縣市首長的浮濫炒作政見,否則,不必等到二〇二〇,南鐵案、航空城乃至於璞玉計劃,必是選民在二〇一六年教訓民進黨的最佳原因。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