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腐藥水煮白飯事件有感



今天早上天譴昏迷中接到電話,被爆廠商是好友的先生。在接到電話前,其實我才按了蓮霧拔轉的這篇新聞讚。但當知道原來該廠品研經理就是好友的先生,一時之間不可置信。因為那和我得知他在這一行的努力落差很大。

這位甫洲米食工廠的品研經理張志豪,是雲林知名小吃後代,出國留學回台後也加入食品業。大概四年前接手甫洲米食工廠。當時甫洲米食仍相當傳統,衛生環境規範都相當不足。好友先生買下以後,先著手改善員工的作業衛生環境,包括要求作業人員符合照片裡的樣貌(髮帽、口罩、雨鞋等),這讓許多老員工不太能接受,因此在那波接手過程曾開除不願配合的員工,而後又爆發有員工偷配方給其他業者的事件(但也只請這位員工自動離職,並未做出嚴苛的舉動)。

接手工廠後,考慮到主要消費層是學校,加上衛生局很重視團膳衛生,因此月月都有固定與突擊稽核。上個月台大食安中心也曾進行檢驗,驗出報告也沒有問題。

過去,在米飯保鮮部分,大部份工廠都用塑膠保鮮,甫洲米食也是,採用的是HDPE桶(HDPE的耐熱度是110度)。但因塑化劑風暴,高雄市政府要求業者改用不鏽鋼桶。聽起來,高雄市政府很在乎食品安全;然而,塑化劑的產生和熱度有關,這部分,高雄市政府顯然採取了便利討巧的方式來解決消費者疑慮。

採用不鏽鋼材質容器,是當時塑化劑問題爆發後普遍說法,但對業者來說,不鏽鋼容器反而會衍生食品衛生問題。因為相對於不導熱的塑膠,不鏽鋼失溫很快,失溫造成的問題就是細菌滋生。

甫洲米食工廠一天負責八、九萬人的米食,不要說一百人,五十人拉肚子他都擔不起,在跟食藥署確認過VN-103是合法添加物後,才進行使用。壹週刊的報導裡這樣質問:


1.「鮮保利為食品添加物,但白米並非加工食品,是否仍能添加於白米飯中?」 
2.「登錄字號和添加物許可證字號有何不同?是如何取得的?」 
3.「鮮保利有分為許多型號,若其中沒有列在食品添加物正面表列中,而商家使用未列出的該型鮮保利並販售是否違反規定?有無相關罰則?」

根據長期追蹤食品安全的上下游記者林慧貞表示:「第一項去看歷年衛生局稽察就知道了,金針都還沒加工就能加二氧化硫了,或許壹周刊跟統一比較熟直接問應該也有答案。第二和第三項牽涉到複方和單方食品添加物的管制,目前只有單方要查驗登記,也才有許可證字號,登錄則是fda網站的非登不可,去年起要求單複方都要上網登錄,兩個根本不同,這次被查出的保鮮劑(防腐劑)是複方,罐子上沒有許可證字號一點都不奇怪,不過上網查就知道他們有登錄了。雖然我們也覺得食安法要修,但不是用這麼混淆視聽的手段啊。以上純屬個人意見。」


值得注意的是,這位業者並不因為政府保證合法就沒有做任何降低消費者食用添加物的努力。為降低生菌數的發生,不鏽鋼桶在使用前會先用5ppm的氯水洗過,再用1ppm的氯水沖洗,之後再推去蒸氣,用102度的高溫蒸30分鐘,希望盡可能滅菌。

目前,食藥署針對103跟101並無規範限量標準,但因為上述努力,甫洲米食工廠添加的量是千分之五點七。這比廠商建議使用千分之十降低約一半。

此外,添加上也做了考量,基本在夏天容易滋生細菌,以及經過攪拌的炒飯,或加了地瓜較易發酸的狀況下,才會添加。對業者來說,添加物不是要害消費者,而是要營造對細菌不好的環境,就像醋飯一樣。

接到電話後,我撥了電話進行訪問。問他,難道不可以什麼都不加嗎?對方答,可以啊。不管做什麼食品,最重要的就是雙T,溫度跟時間。「如果廠區規模跟我的產能可以添加三倍多,就可以增加設備。問題是這都要成本啊。但當我要調五塊錢,家長就說經濟困難,可我一餐白飯只跟學生收三、四元,我怎麼擴大產能?」

寫這篇前,我和上下游的慧貞稍微聊了一下,她說:

「這件事其實從頭到尾沒違法,複方添加物本來就不用許可證字號,比較要探討的是大量生產衍生的問題,和有沒有誠實告知,或是討論法合不合理。直接抓著廠商說黑心沒辦法解決任何事。」

這樣的聳動報導,到底想要改變什麼?又可以改變什麼?當消費者一片罵聲,問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孩子。看到這些咒罵,我第一想到好友淑婷,或作家番紅花,或未曾謀面的資深地球公民基金會志工王南琦,這幾位女性,為了他們的孩子,為了食的健康,她們做的一件相當重要的事,就是不外包。我們做得到嗎?如果我們做不到,消費者又願意做什麼一起改善環節?消費者又是否願意注意到每一個細節的變動的影響,而不是粗暴地「不要用」?

商譽的建立多困難。而壹週刊的粗劣報導,影響的並不只是商譽,在民粹極大化的狀況下,也讓真相跟改善變得沒有可能。

==

出版人夏民在臉書轉了這篇,我做了回應如下:


其實這篇還是寫得很粗略,不能說把問題的環節都呈現清楚。只是在壹週刊的標題下,無良廠商四字的傷害真的很大。這篇也不是要說,廠商很努力所以不需要責難,而是我們要責難的到底是什麼。「不想吃到沒有添加物的食物」是一個既簡單又複雜的問題。若以營養午餐來說,它背後至少就牽涉了傳統家庭功能的崩解。就算傳統家庭不崩解,有一位辛苦的母親每天煮食,在孩子跨區(高中以下)就讀的狀況下也會有必須有這種午餐供應鏈的狀況出現。產業鏈的形成跟社會的需求有關,它往往不是法令限制規範就可以太平無事。老實說我覺得依現在的狀況來看,食安的問題是難解的。早上這事件爆開後,孩子吃什麼,吃麵條啊。麵條本身就是加工品了,怎麼我們就相信了那樣的添加物呢?


在這篇部落格文底下也有家長來留言回覆,貼了好友陳寧的想法,也一併貼上正文:

閒在家裡也是不能讓腦袋生鏽。早上看了一輪營養午餐白飯事件的新聞和相關討論,覺得如果問題還是只停留在爆料黑心食品、食安風波這樣的層次,事件過去之後,營養午餐的各種問題還是不會有所改變。 
這篇很多人轉貼的打臉文(https://goo.gl/WfyxL9)乍看之下很有道理,對於大量生產的工廠來說,防止食物變質、食物中毒當然是首要的目標。順著這個邏輯,可以繼續問下去的是,為什麼大多數人長期以來,都接受營養午餐是在某個距離學校好一大段距離的工廠,在用餐時間前好幾個小時就煮好送來學校,等到要吃的時候可能已經涼掉或者不新鮮的狀態?為什麼在學校裡面設廚房,直接在學校裡設廚房、購買食材到學校裡煮飯給學生吃,是件這麼難的事? 
從之前彰化溪州鄉公所推動托兒所午餐改革的經驗(http://goo.gl/BI49T6)可以看到,就算想改變現況,光是要克服採購制度,每餐的預算又少得可憐,就是一大難題。另外,雖然食藥署已經說保鮮劑是合法添加物,但保鮮劑裡面的反丁烯二酸成分,從這篇報導(https://goo.gl/JiZPkI)裡面來看,對人體健康還是可能有負面影響。接下來也許會有聲音提倡要禁用這類的添加物,不過我比較悲觀的認為,就算禁用了某藥品,大量生產餐食的業者,還是會需要有防止食物變質的方法,其他新型態「合法」添加物的出現,也不過是遲早的事。 
也或許又會有一種聲音開始提倡,還是自己帶便當比較安心,不過當時因為營養午餐的問題,去溪州訪問音寧的時候,她說「吃這件事情不應該階級化」,這句話到現在都還讓我印象深刻。因為自己從小住在都市,外食選擇相對方便又多樣,國小一直到高中,都是跟校外的店家訂午餐吃,沒有吃過學校的團膳,對我來說學校的午餐一直跟難吃又劣質劃上等號,因為採訪的緣故,才體認到很多學生只有中午因為學校有供餐,才能好好吃上一頓飯,甚至有些人需要把剩下的午餐打包回家,這樣的情況下,怎麼有辦法要求他們自己帶便當,甚至進一步去監督營養午餐的品質?媒體不夠精確的報導引發了恐慌,閱聽眾轉貼完新聞、罵完廠商之後,對於現況,到底有沒有辦法再做更多?

另一友人提問與我的回應如下:

LIn:我有問題。如果今天廠商不是你認識的人,你還會不會花很多段描寫廠商有認真、添加物合法、其實廠商添加的量比建議使用量低,等等的內容。如果今天廠商不是你好友的先生,重點是不是會變成「這個法到底合不合理」(雖然這點你有提,但這放在最後面快速帶過,顯然不是文章重點。)有一種「因為廠商是你認識的人,所以廠商合法是重點」的感覺。那在很多案例裡面很多荒謬的行為不也都合法嗎?為什麼你在那些案例裡會把重點擺在「法合不合理」?


Muhchyng:

這個問題應該這樣回答,如果今天不是我認識的人,我可能懶得寫這篇文章因為我現在沒有在任一機構服務,但依然會把它介紹給上下游(這件事我今天也做了,後來發現上下游之前就訪問過負責人。)而後來決定寫這篇,也不完全因為廠商是我認識的人,也包括這樣的報導方式並不為我所接受。

回答上一個問題以後才能回答你的第一個問題,如果我要寫文章,那麼無論他是不是我認識的人,我都會這樣鉅細彌遺地描寫他做了哪些事。文章一開始強調他是我認識的人,是自我揭露,我不寫,才會有問題。

描述那些段落,是因為整個社會架構下(也就是我最後一段提及番紅花等人),添加物存在的必然性。這跟三聚氫氨或塑化劑不同,它不能完全被歸類為省卻成本而做的添加,而是為了讓食物穩定,且是在法規下合理的使用。塑化劑那個是不能使用(它是工業添加物),卻添加,這是兩件不一樣的事。

不能完全被歸類為省卻成本,是因為,它的確可以考量自己的生產規模沒有大到可以不做任何添加的話,就不應該接到八、九萬人的單。但營養午餐這條外包生產鏈,有它固定生成的樣子,廠商應對的是教育局。這是一個很難切分成,那你負責多少,另外一家負責多少,這也會牽涉到出包時責任追究的困難程度。而教育局通常不會去考量這可不可以添加,因為那是另外一個局處的事,當另外一個局處稽查沒有問題,它也就接受。這是政府單位通常的行政流程。橫縱向聯繫並不夠確實與仔細。

在其他環境污染案例裡,法律的位階跟修訂可以相對明確。因為那是廠商做得到卻不願意做,一樣是回到為了省卻成本只圖利自己的問題。但在食品安全這一例裡並不完全適用。因為食品添加物的存在,牽涉整體社會環境的變動:家庭型態的崩解,教育制度的問題(為何要跨區就讀)、社會福利的扭曲(營養午餐作為買收手段)等等。在這樣的情況下,添加物的使用變得相對複雜,呈現出廠商的困境,是因為我們都處於其中的一個環節。這個環節不是只有法規變動就好,它還需要其他涉入者更深入的思考才行。


延伸閱讀:

校園午餐怪現狀 打開潘朵拉的便當盒
速食現象 當餐桌擺在便利商店
讓孩子吃進「在地」─彰化縣溪州鄉 營養午餐改革行動
營養午餐白飯添加物事件 六大面向釐清問題
營養午餐白飯添加事件(2)食品大量外包 衍生食安風險
營養午餐「白米事件」有感
營養午餐壓成本 團膳外包「多一元就逼死人」



83 則留言:

阿部 提到...

我r就是不想讓小孩吃到有任何添加物的白飯,剩下是你們廠商與食藥署之間的問題。尤其學洪秀柱提民粹更讓人不爽。所以,寫這篇文章是要不到家長任何支持與同情的! 另外,竟然由單一廠商供應八、九萬人米飯。萬一製程出了意外,就是八、九萬人送醫救治,會比八仙塵爆造成醫療體系癱瘓更加嚴重。行政主管是在耍白癡嗎?

Chyng 提到...

阿部:

不想讓小孩吃到任何有添加物的白飯是一個既簡單又複雜的要求。身處社會鏈的人願意付出什麼代價,是我這篇文章要問的。行政機關讓單一廠商供應八、九萬人白飯是一個很好的問題意識,這個現象是怎麼產生的?外包的產業鏈為何這麼擴大,孩子不能吃到沒有添加物的食物,在這種外包產業無限擴張的狀況下,可能嗎?我文中提到的女性,為了不讓他們的孩子吃到這樣的食物,必須犧牲自己的時間、工作為家人煮食,食品安全的問題背後牽涉的社會架構是家庭原先的功能崩解。如果我們只是把責任推給廠商給食藥署,那永遠不可能解決困境。

Amy Yang 提到...

全台灣的米飯都是這樣供應的?
這些團膳公司一出事就說改自己煮了!?
真的不能自己的廠提供米飯嗎?
說來說去大家都要多賺一點不是嗎?
這不是政府廠商的問題...是誰的問題!
我們自己一天中兩餐自行準備...午餐就只能指望學校的營養午餐!
一天三餐之中兩餐能自己準備的家庭台灣佔多少?
更別說一天三餐都自己煮的家庭更是微乎其微...
就連吃個白飯都不安心...真是悲哀!

Chyng 提到...

Amy Yang,

從您的ID來看應該是女性。這就是我回覆阿部所提及的,家庭功能崩解的問題。就算努力維持家庭功能的女性,恐怕也無法逃脫這樣的產業鏈結裡而有您所謂悲哀的感受。但在思考問題排除自己的責任跟能動性,會讓僵化的體制更不易變動,貼上一位記者同業,也是即將生產的女性朋友陳寧對這問題的思考,供大家討論——



閒在家裡也是不能讓腦袋生鏽。早上看了一輪營養午餐白飯事件的新聞和相關討論,覺得如果問題還是只停留在爆料黑心食品、食安風波這樣的層次,事件過去之後,營養午餐的各種問題還是不會有所改變。

這篇很多人轉貼的打臉文(https://goo.gl/WfyxL9)乍看之下很有道理,對於大量生產的工廠來說,防止食物變質、食物中毒當然是首要的目標。順著這個邏輯,可以繼續問下去的是,為什麼大多數人長期以來,都接受營養午餐是在某個距離學校好一大段距離的工廠,在用餐時間前好幾個小時就煮好送來學校,等到要吃的時候可能已經涼掉或者不新鮮的狀態?為什麼在學校裡面設廚房,直接在學校裡設廚房、購買食材到學校裡煮飯給學生吃,是件這麼難的事?從之前彰化溪州鄉公所推動托兒所午餐改革的經驗(http://goo.gl/BI49T6)可以看到,就算想改變現況,光是要克服採購制度,每餐的預算又少得可憐,就是一大難題。

另外,雖然食藥署已經說保鮮劑是合法添加物,但保鮮劑裡面的反丁烯二酸成分,從這篇報導(https://goo.gl/JiZPkI)裡面來看,對人體健康還是可能有負面影響。接下來也許會有聲音提倡要禁用這類的添加物,不過我比較悲觀的認為,就算禁用了某藥品,大量生產餐食的業者,還是會需要有防止食物變質的方法,其他新型態「合法」添加物的出現,也不過是遲早的事。

也或許又會有一種聲音開始提倡,還是自己帶便當比較安心,不過當時因為營養午餐的問題,去溪州訪問音寧的時候,她說「吃這件事情不應該階級化」,這句話到現在都還讓我印象深刻。因為自己從小住在都市,外食選擇相對方便又多樣,國小一直到高中,都是跟校外的店家訂午餐吃,沒有吃過學校的團膳,對我來說學校的午餐一直跟難吃又劣質劃上等號,因為採訪的緣故,才體認到很多學生只有中午因為學校有供餐,才能好好吃上一頓飯,甚至有些人需要把剩下的午餐打包回家,這樣的情況下,怎麼有辦法要求他們自己帶便當,甚至進一步去監督營養午餐的品質?媒體不夠精確的報導引發了恐慌,閱聽眾轉貼完新聞、罵完廠商之後,對於現況,到底有沒有辦法再做更多?

tkbox 提到...

阿....你自己帶便當不就好了?

D's 提到...

很好奇那些不想讓孩子碰一丁點兒添加物,覺得廠商和政府該負責的媽媽們,您們願意付多少錢一餐的營養午餐費用?我很認同Jimmy Oliver 在他的改善英國營養午餐失敗後所下的結論,這個世代,要吃得營養均衡又安全,已經是種階級問題了。

林文彥 提到...

"我r就是不想讓小孩吃到有任何添加物的白飯,剩下是你們廠商與食藥署之間的問題"
恐龍家長出沒~!
我的小孩很乖,都是這個社會跟學校老師沒教好他,跟家長沒關係
小孩無理取鬧不能打不能罵,教不好是老師跟學校的問題,跟家長沒關係

Titus Chiu 提到...

去水醋酸鈉僅能使用於乾酪、乳酪、奶油及人造奶油(不可以用在米飯上)。屬防腐劑中毒性較強的一種。
所以這家煮飯的廠商已經違法添加了。

Chyng 提到...

Titus Chiu:

您好,以下是食藥署的新聞稿(http://www.fda.gov.tw/TC/newsContent.aspx?id=14116&chk=8d291edf-ee9c-4259-9a1b-f4a0384dddee&param=pn%3d1%26cid%3d4%26cchk%3df11420b2-cf8e-4d3a-beb5-66521b800453#.Vgu4PROqqko)請參考

食品業者應作好衛生管理,適量使用食品添加物 【發布日期:2015-09-30】 :食品組

今(30)日媒體報導業者於白飯烹煮時添加藥水乙事,食品藥物管理署表示,據了解業者使用醋酸鈉、L-麩酸鈉、反丁烯二酸一鈉等成分,均為我國准許使用之食品添加物,亦為國際間包括聯合國食品標準委員會、歐盟、美國、紐澳、韓國、日本等准許使用之品項。

依據「食品添加物使用範圍及限量暨規格標準」規定,醋酸鈉、L-麩酸鈉、反丁烯二酸一鈉等均為准用之品質改良劑或調味劑,並非防腐劑,可於各類食品中視實際需要適量使用,限於食品製造或加工必須時使用,故業者於米飯烹調時如有需要,可適量添加於產品中。經查業者使用之產品為登錄在案之合法食品添加物產品,該食品添加物產品並已依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規定完整標示所含成分。

食品加工過程中為達成產品保存之目的,可透過如加熱、低溫、調整產品酸鹼度、氣體調整、包裝等柵欄技術,以多重方式達到控制微生物生長之效果,例如米飯添加微量酸,亦有相似效果。

另提醒食品業者應從基本衛生管理作起,加強作業場所、設備、人員衛生管理,符合食品良好衛生規範準則(GHP),製備好之米飯其貯存及供應應維持適當的溫度,常溫保存以不超過4小時,熱藏之溫度應保持在60℃以上,以維持米飯之衛生與安全。

食品藥物管理署重申,食品業者如於食品加工製程中須使用各類食品添加物,均應符合「食品添加物使用範圍及限量暨規格標準」之規定,應視必要、適量使用,確保產品之衛生安全品質,維護消費者健康。

TakingCat 提到...

回的好XDD
都把責任推給別人啊,自己不就很輕鬆?
那麼想要小孩吃所謂"符合您期望"的食物,怎不親自處理?
要賺錢沒時間,人家廠商就不用賺錢是嗎… 真心覺得誇張

感謝樓主使我瞭解了很多不知道的事情,您的文章真的寫得很棒!
(一直都是"黃昏 "的閱迷,不過以前都潛水XP"真是不好意思

Chang wan-yueh 提到...

是Jamie Oliver噢...

Pan's blog 提到...

對阿像日本人一樣,早上4、5點做便當,放顆醃梅子,做可愛的小熊便當~多好!

陳翔 提到...

快笑死了 一篇文章釣出一堆魚
想要花的少又吃得好 想得美哩
每個人都知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可是每個人都想要有白吃的午餐
既然要外食就要有心理準備
不想擔心自己吃下甚麼垃圾不會自己煮?
老是有一狗票人覺得花錢就是大爺
偏偏一狗票人覺得自己沒有這個態度

star 提到...

懷念以前每個學校都設置廚房,由自己學校一手包辦午餐,用不鏽鋼餐盤裝盛,而學校也有自動洗碗機。
以前制度好而廢除改廠商外包,弊端多,為了抽回扣~
如同高鐵要多設置停靠站,站與站那麼近,有何好處??只是為發包能抽肥水吧了!

CJJOU 提到...

自己做便當就好,對吧!你的小孩千萬不能去超商買東西,因為一定會買到類似或相關的產品...敗偷!!這樣家長跟小孩千萬不要放出來!!

陳小白 提到...

您好

對以下這段話有不同的看法,供您參考
-------------------------------------------------------------------------------
過去,在米飯保鮮部分,大部份工廠都用塑膠保鮮,甫洲米食也是,採用的是HDPE桶(HDPE的耐熱度是120度,小朋友的奶瓶用的多是這種材質)。但因塑化劑風暴,高雄市政府要求業者改用不鏽鋼桶。聽起來,高雄市政府很在乎食品安全;然而,塑化劑的產生和熱度有關,這部分,高雄市政府顯然採取了便利討巧的方式來解決消費者疑慮。
--------------------------------------------------------------------
1. 依據衛福部網站-塑膠材質回收辨識碼。
HDPE耐熱溫度約:90℃~110℃,LDPE耐熱溫度約70℃~90℃。
http://recycle.epa.gov.tw/other/can1.html#2&4

2.小朋友的奶瓶材質以玻璃、PES、PPSU、PP及PC等5種材質為主,沒有HDPE
http://www.dadupo.com.tw/m-u/2011/link-b7.htm

Chyng 提到...

陳小白:

咦,這和我查到的資料不一樣,謝謝你附上官方資料,立刻更正。

d lala 提到...

如果廠區規模跟我的產能可以添加三倍多,就可以增加設備。問題是這都要成本啊。但當我要調五塊錢,家長就說經濟困難,可我一餐白飯只跟學生收三、四元,我怎麼擴大產能
========>那你就減少接單啊
有人拿槍逼你要把工廠設在高雄,卻接單接到屏東嗎?

ㄑㄇㄇㄎ 提到...

這根本就是因果理論
如果提早大家的下班時間,學生提早下課
這樣像國外就不用供餐
大家回家就是有家庭觀念
不用這麼忙
這樣不是很好嗎?
我提倡縮短工時和上課的時間!!

李信儒 提到...

另外,雖然食藥署已經說保鮮劑是合法添加物,但保鮮劑裡面的反丁烯二酸成分,從這篇報導(https://goo.gl/JiZPkI)裡面來看,對人體健康還是可能有負面影響。

又來了!
反丁烯二酸沒有毒!反丁烯二酸沒有毒!反丁烯二酸沒有毒!
這整件事已經有理說不清,還有文青們在那邊亂寫,這樣亂寫和壹周刊有甚麼兩樣?
科普文如下:
https://www.facebook.com/biochemfun/posts/995772170473082

陳曉青 提到...

甫洲米食工廠添加的量是千分之五點七。大概是十五公斤的米四十克的量。

上面這段好像算錯了,千分之5.7,十五公斤的米是85.5克喔!

凱祺 林 提到...

如果無法帶便當的話,可以讓學生只帶白飯(或麵,饅頭等主食)去學校,應該不太難吧?

凱祺 林 提到...

只自己帶白飯或麵 饅頭等主食去學校是不是簡單多了 ?

凱祺 林 提到...

如果無法帶便當的話,可以讓學生只帶白飯(或麵,饅頭等主食)去學校,應該不太難吧?

教頭 提到...

您知道所謂的疫苗是來自於細菌、病毒的製成物嗎??把他們打進府上嬌貴的孩子身體裡你就能接受了??
誰知道你煮的白飯乾不乾淨、你鍋具有沒有徹底洗淨消毒呀??
無知真的很可惡~~

教頭 提到...

對了~府上的孩子從初生到現在都沒吃過速食、沒喝過罐裝飲料吧??更別提中秋烤肉了~~應該沒用烤肉醬吧??洗衣服用槌打的而沒有用洗潔產品??您以及家人應該也沒在孩子周遭抽菸吧??
有些時候,先檢視一下自己做到多少~~

潘建州 提到...

看到這篇發文後,有種莫明奇妙的生氣,生氣的是是是而非的觀念,這下可好,連要吃個不加藥水的白米飯都困難了!我必須嚴正的說,筆者的功力真的是一把刀,說到最後好像就變成必要之惡了!
負責人提供安全、衛生的米飯是你的本份,沒有辦法在時間內配合,你就不要去接這份工作,學校沒有必要去配合你的產能,你要大家體諒你的生產難處,為你們分擔米飯因保存時間過長,而腐敗的風險,說到底你只想到自己的利潤,你賺錢有要分大家花?

憑什麼要全部學生去考慮你們的生產流程,在我而言,如果你們的存在只是為了讓學校團膳包商降低成本,或許你們跟本就不該存在!

潘建州 提到...

看到這篇發文後,有種莫明奇妙的生氣,生氣的是是是而非的觀念,這下可好,連要吃個不加藥水的白米飯都困難了!我必須嚴正的說,筆者的功力真的是一把刀,說到最後好像就變成必要之惡了!
負責人提供安全、衛生的米飯是你的本份,沒有辦法在時間內配合,你就不要去接這份工作,學校沒有必要去配合你的產能,你要大家體諒你的生產難處,為你們分擔米飯因保存時間過長,而腐敗的風險,說到底你只想到自己的利潤,你賺錢有要分大家花?

憑什麼要全部學生去考慮你們的生產流程,在我而言,如果你們的存在只是為了讓學校團膳包商降低成本,或許你們跟本就不該存在!

Layer-Z 破人偶 提到...

自己花三塊錢做個便當就好啦

Chyng 提到...

d lala與潘建州:

我文章有解釋,這文並不完全替廠商說話,確實,廠商也可以選擇,若不能做到不添加就不要接單。但在這個說法後面,含括營養午餐的供應鏈如何訂定、管理,甚至也牽涉到為何營養午餐必須這麼普及(當它變成一種選舉政策福利),以及當它成為政策買票,就避免不掉供應鏈裡可能涉及的利益掛鉤問題等等。當我們在指責他者時,自己的角色是什麼?自己這個角色可以改變什麼?是我這篇文章所想要說的。

陳曉青:

謝謝更正,是我筆誤,但他添加的比例是千分之五點七沒錯。

kf211434 提到...

"我r就是不想讓小孩吃到有任何添加物的白飯,剩下是你們廠商與食藥署之間的問題"
恐龍家長出沒~!
我的小孩很乖,都是這個社會跟學校老師沒教好他,跟家長沒關係
小孩無理取鬧不能打不能罵,教不好是老師跟學校的問題,跟家長沒關係

Lingying 提到...

每個教室發一顆大電鍋,讓每天的值日生輪值去領米,洗米煮飯,這不就解了嗎? 衛生安全又有教育功能~

chang dk 提到...

看完後有個疑問,所以該廠以前是沒使用這些合法防腐劑嗎?如果沒有,那以前有發生過啥食物中毒事件嗎?
如果加這些防腐劑是為了降低食物腐壞風險,以前或其他沒加的便當業者反而是不太重視消費者吃的安全囉?

Chyng 提到...

chang dk :

不好意思,我沒有進一步追問他們何時加入這些保鮮劑(不是防腐劑)。我的延伸閱讀有一篇上下游的報導,他們的採訪跟分析十分詳細,給您參考:

http://www.newsmarket.com.tw/blog/76529/

ガキチン 提到...

就是怕製程出意外、怕這八、九萬人吃了送醫,才需要食品添加物啊。不然你當食品業者都傻子噢,摻入違法的添加物和食物中毒都會被食安法罰到脫褲好嗎。

Jimmy Chu 提到...

我自己剛進食品業沒有很久. 不過因為是貿易商, 所以有些東西也簡單一些。
工作的關係, 所以開始吸收很多食品的相關知識,這篇文章是我最近看到這事件裡我覺得寫的最有感的一篇.
也在 FB 上分享給很多朋友。
不過很多朋友回應大多很簡單 "白飯不能單純是白飯嗎?; 那些是給孩子吃的, 真是黑心廠商"

我自己看到這個新聞時, 看著搭配的照片, 第一時間其實覺得看起來這工廠的服裝很到位.
壹周刊報導的內文也說, 藥劑是按鈕之後才投入的; 我就心想 "這工廠很有制度啊, 這應該代表那個藥劑都是定量的" , 這報導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 當然, 對添加物我並不熟, 也只能耐心的等一些後續的專業評論出來.

看完一些評論後,我心中浮出來的疑問是, 如果是二年前的我, 應該也會和他們有一樣的反應吧.
也才二年的時間, 隨著我對食品業的了解, 好像我變成在幫廠商說話了一樣.
當然因為工作的關係, 有時也會和一些營養師對話.
其實業內的看法和消費者那一端存在著巨大的不同, 我心想, 這鴻溝好像也太大了一點.

我相信您也不是想用這篇文章來幫廠商背書.
但我心中的想法是, 這廠商其實在業內看起來應該已經算是 "盡責" 的企業了吧.
如果這樣的廠商都被媒體打倒了, 那也實在很可惜.

我自己覺得, 有時因為價格的因素, 加上沒有一個客觀又公平的法制環境.
食品業基本上可以說是一個 "劣幣驅逐良幣" 很嚴重的一個行業.
實在是很可惜的.

但食品的問題很複雜, 單單一篇文章其實也很難改變很多人的看法, 只能是一個切片了.
你的文章很棒, 我想這真的能慢慢一點一點的改變些什麼吧.

Chyng 提到...

Jimmy Chu :

謝謝您的回覆。今天和同業談這事,大家都很感嘆,尤其是跑醫藥跟農業的記者,都發現在這幾波食品安全問題下,業者、媒體與政府間的對立愈來愈嚴重,這種對立其實很大一部分源於消費者的急切。但所有的制度本就不可能一步到位,尤其社會環境的快速變遷,科技的日新月異,我們只能苦苦追趕。擔憂其來有自,但問題的發生不是源於一端,這件事,我也是慢慢學會的。早期我也是政治正確的記者,卻發現那樣的書寫方式無益於改善社會衝突。

單篇文章不能改變什麼,最大的改變趨力還是來自於願意思考的閱聽眾。因為閱聽眾是公民,是有影響政府決策的人。再次謝謝您的回覆跟鼓勵。

Chyng 提到...

轉貼郭華仁老師的見解如下:

加料的米飯,要怪誰?

校園午餐的白飯添加了「鮮保利」這種可以防腐,但家中煮飯絕對不會用的調味劑,這有食品安全的問題嗎?要怪業者沒良心還是要怪政府沒管好呢?

其實終究要怪的就是我們自己,因為是我們把食物的自主權給拋棄的。

當大家逐漸地把食物的準備交給以營利為目標的企業,企業就會聯合政府來設計合法又能節省成本的製造流程。企業為了大量生產出品質一致,又容易保鮮的食品,非得使用更種添加劑不可,這包括抗氧化劑、乳化劑、漂白劑、防腐劑、增味劑等。為了避免出現後遺症,因此政府要求添加劑的製造商提出試驗數據來說明,在怎樣的濃度以內是安全的,只要業者遵照政府的規定,萬一真的出現問題,罪也不及企業身上。

於是我們逐漸習慣這樣的便利生活,到超市、速食店就可以買到可能是昨天就做好,但沒有腐敗掉的,吃起來還算很可口、預期中口味的餐點。這比在家中自己料理的還要快還要便宜,而且沒有惱人的前處理以及麻煩的倒廚餘。同樣的,學童的午餐早已由家長以及校附近廚師的手上轉給企業型態的業者。簡化的效率與短暫的便宜成為飲食文化的重點,人們吃甚麼就由廠商來決定。
然而政府的管理有其盲點。二丁基羥基甲苯這種抗氧化劑可延長保存年限,美國認為一般認定無害,我國也可以使用,但日本、澳洲、瑞典、羅馬尼亞卻禁止用作食品添加劑。同樣的丁基羥基甲氧苯也經常在加工食品出現,但美國國家衛生院基於動物試驗驗,卻認為對人類可能會致癌,雖然聯邦政府說可用,但加州已列為致癌物。

高果糖糖漿世界國國都是為合法的食物材料,但醫生都會告訴我們,少吃為妙,最新的研究也指出,用高果糖糖漿取代蔗糖,會提高老鼠致死率,降低其生育率。食品科技學者都告訴我們合法的添加劑無害,但誰能證明近代文明病與加工食品無關?

在台灣,我們不但喪失了食物的自主權,糧食生產的自主權也老早給丟掉了。近代的自由貿易強迫我們把農業的多功能性簡化而剩下糧食的價格,用糧食的價格來決定農人可以生產甚麼,必然導致鄉村產業的沒落以及農村的凋零,相對的城市擠滿了人口,進一步催化了難以自拔的現代生活。

政府與人民對於30%的糧食自給率基本上是無感的,因為進口糧食更便宜。世界糧價在2008年高漲,遭殃的是比較貧窮的糧食進口國。然而所謂貧窮只是相對的,甚麼時候要斷糧那可很難講,這也是為什麼英國糧食自給率才降到70%就很緊張的原因。
聯合國前任的糧食權利特別報告員Olivier De Schutter教授今年七月在Foreign Policy發表一篇文章,Don't Let Food Be the Problem,其副標很有意思:糧食過度生產,地球反而挨餓(Producing too much food is what starves the planet)。
De Schutter的文章就在強調糧食自主權的重要性,與2013年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CTAD)專書所提的觀點相當契合。該專書指出,能否確保糧食充足是錯綜複雜的問題,其解決之道乃是由目前的工業化農法與全球化糧食體系的「典範」轉移到生態有機農法、小農、與地產地消的在地糧食體系。

是的,在近代的政經社會體制下,不論是消費者的飲食自主權或者是國家級的糧食自主權,都已牢牢地被綁架,要想掙脫,非得來一次大革命不可。幸好,全球近年來各地已經展開了食農草根革命,雖然還是方興未艾,我們卻可寄以厚望,那就是年輕一代的覺醒。

去年我們既然已經歷的太陽花運動政治上的典範轉移,沒有理由不相信在生活上,年輕的一代不會有有類似的大轉變。畢竟,科學革命的案例告訴我們,唯有年輕人才能拋棄舊的包袱。走向新的時代。

只是,希望這樣的轉變不要來得太慢,UNCTAD那本書的封面寫得很清楚:覺醒吧!就要來不及了(Wake Up Before It Is Too Late)。

Kagami Hiiragi 提到...

【去水醋酸鈉】是蘋果記者搞錯(或者故意搞錯?)寫出來的。廠商添加的是[無水醋酸鈉],兩者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無水醋酸鈉是合法的。

Kagami Hiiragi 提到...

至於主角反丁烯二酸/延胡索酸,【是細胞內檸檬酸循環(citric acid cycle)的中間產物,是細胞呼吸(cellular respiration)的一部份,我們每天都在產生啊!如果它有毒,我們早都死光了】

我不知道一個細胞裡都有的東西,為什麼會被當成毒?含延胡索酸的食物例如酸梅、無花果還被當成營養補充品販賣,為什麼延胡索酸換個名子,就變成毒藥了?就像泡麵添加維他命E防腐,因為他的防腐功效,你就可以把維他命E當成有毒的防腐劑嗎?

那位【不希望食品有任何添加物,其他是食藥署跟廠商的事】的網友,是否考慮到沒有了這些添加物,食物會更容易變質,食安問題更嚴重呢?

Kagami Hiiragi 提到...

那位倡導甚麼食農草根革命的,有沒有想過為什麼現代的食品比古代的食品乾淨衛生?為什麼現代死於食物中毒的人,比起中世紀少了這麼多?古代農業可是最[草根]的,沒有農藥、沒有化肥,甚麼添加物都沒有,是最自然最在地的最有機的了,為什麼農村普遍吃不飽,健康普遍差,壽命都很短?

別的不說,光就保鮮來講,所謂【保鮮劑】帶來的危險,比起食物腐敗中毒的風險,熟輕熟重?尤其是正常用量下完全無毒的保鮮劑?食物受細菌汙染中毒,是會死人的!

阿部 提到...

我是真的天天煮飯給小孩帶便當,因為,台灣食安實在不足以令人信任!

Unknown 提到...

你好,這篇文章可否能借轉其他社交平台(例:臉書、噗浪)?

阿部 提到...

不管添加物合不合法,如果是一般市售食品,都有標示,我可以選擇吃或不吃。你現在直接加入午餐飯裡,根本沒有給消費者選擇權利,改天有專家研究這個添加物會有何影響時,我豈不是在沒被告知的狀態下,被你硬餵了多年? 我要找誰去賠償?

阿部 提到...

護航的人多又專業,事情必有內情! 有罵民粹、有罵文青。怪怪~欲蓋彌彰有鬼!

阿部 提到...

沒辦法幫小孩準備午餐的家長,就得乖乖吃有添加物的白飯! 嘿這有邏輯嗎?

瘋狂令苟 提到...

借分享 謝謝 https://www.facebook.com/takeeasy6/posts/10204556457260442?pnref=story

Lung-ting 提到...

我跟這些廠商沒有關係,我相信大部分人也是,跟自己的觀點不同就說對方護航真的不是很好。
也不要看到有化學式添加在吃的東西裡面就好像有什麼不得了的事情,重點是1.添加物是什麼及添加目的;2.對人體是否有傷害;3.是否有明白告知。
你有吃過香腸嗎?你知道香腸沒有添加防腐劑或亞硝酸鹽類比沒添加更危險嗎?
你知道攝取過多氫氧化氫,嚴重時會出現抽搐、意識障礙、昏迷等症狀嗎?但你每天都在攝取。

Chyng 提到...

各位讀者好,很謝謝大家願意留言討論,但請大家的發言不要因為立場的差異而有語言攻擊,語言的攻擊會心生怨懟,使得討論無法進行。各種立場的差異聲音應該要被聽見,衝突是為了形成共識,而不是讓大家背離彼此。

阿部的擔憂我能理解,確實廠商沒有告知添加,萬一有問題,家長求訴無門,這也是上下游新聞網在〈營養午餐白飯添加物事件 六大面向釐清問題〉一文中提及並批判的。據我和上下游的記者詢問後,廠商告知,因為添加物已完全被消費者視為原罪。我們可以視這為廠商的託辭,但廠商的說法是否完全不合理?要求家長都自己替孩子做便當也是苛求,我自己從小就是外食族,不是每個家庭都有餘裕替孩子帶便當,能有餘裕替孩子帶便當的家庭,恐怕也有性別負擔的問題可以衍生討論。一動牽一動,世事不是固守著自己的立場就可以達到圓滿。還請各位能試著這樣思考事情,我們才可能一起解決問題。

附上文中所提,主婦聯盟、地球公民基金會志工王南琦對此事提出的解決方法之一供版上家長參考


王南琦
33 分鐘前 · 高雄市 ·

如果「營養」午餐是國民應享的權利,我們絕對不能縮回來說「那就叫媽媽早起做便當就好。」沸沸湯湯的白飯事件,不僅扯出了校園午餐(我很少講營養午餐,因為嚴格來說根本沒有營養可言)因外包再外包導致看起來很單純的白飯竟然要添加類防腐劑(鮮保利)。然後,昨天深夜又爆出校園午餐因為「最低標」無下限,得標的低價(1/2市價)白米含有微量鉛及鎘的重金屬殘留。這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出現後,我認識的媽媽們幾乎都崩潰了。

雖然校園午餐走到今天如此不堪的地步,我也不會公開呼籲媽媽自己帶便當。因為,不是每個媽媽都跟我一樣有鐵打的身體可以每天只睡3-5個小時,只為了兼顧自己喜歡的工作還要日煮三餐幫老公孩子帶便當(沒有道理要拿媽媽的健康換孩子的健康)。因為,不是每個媽媽都跟我一樣有貼心的老公,晚上12點下班回家看見洗碗槽堆著早餐午餐晚餐的碗盤,眉頭不皺二話不說捲起袖子就把碗盤全部洗乾淨(為什麼雙薪家庭爸媽都要上班,我們的社會只要求媽媽回家煮晚飯而不是爸爸回家煮晚飯),因為,最重要的因為,有很多的孩子因為經濟、因為父母離異、因為失親、因為很多的因為,這些孩子每天只吃學校這一餐,有的還要打包回家給沒有上學的弟弟妹妹吃。

如果校園午餐繼續惡化,這些只靠學校的午餐撐一天的孩子,我實在不敢想像他們的未來與人生。我們的社會、教育及各種資源已經對這樣的孩子太過不公不義,至少,身為一個人最基本的生存要件「吃飯」這件事,我們應該替孩子們好好捍衛!所以,我絕對不會公開呼籲媽媽自己帶便當!當然,如果你/妳願意把每天看電視滑手機的兩小時拿來幫孩子煮飯帶便當,我替你/妳拍拍手!但是,如果你/妳為了家庭生計每天累得跟狗一樣,回到家只剩洗澡睡覺的力氣你/妳千萬不要自責,沒有任何人有權利要求你/妳犧牲自己照亮家人。

【身為爸媽,我們可以這樣做】

1:加入學校的家長會,主動爭取擔任「營養午餐委員」監督學校的校園午餐。我發誓,一毛錢也不需要捐(我自己也擔任過兩年的營養午餐委員),如果學校要你捐錢才能當委員請告訴我,我會讓校長吃不完兜著走。

2:關注主婦聯盟基金會目前與田秋堇等立委共同修法的「學校衛生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連結請點: http://goo.gl/PSNWsq 。有空的朋友請打電話到你選區的立委辦公室施壓請立委支持「學校衛生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修法通過,沒空的朋友請捐款給主婦聯盟基金會,讓我們可以有子彈繼續捍衛孩子碗中的未來!捐款連結請點 http://www.huf.org.tw/news/content/3222

3:由主婦聯盟、第一社大、微風市集等公民團體組成的【南方食農教育聯盟】預計於12/5舉辦「食農教育論壇」,擬邀請高雄市政府與台南市政府及各個關心食農教育與校園午餐的個人及公民團體舉行公私協力交流,歡迎加入我們的粉絲頁「南國明日餐桌」按讚(連結請點 https://goo.gl/jkj7Or ),密切注意我們的活動消息。

4:不知道怎麼做的爸媽歡迎來聽講座
【不花一毛錢加入營養午餐委員會,把孩子的菜單變乾淨】

時間:10/19(一)10:00-11:30
地點:主婦聯盟鳳山站(高雄市三民區文濱路13號)
講座免費入場,需電話報名07-7676656
本文版權沒有,歡迎轉貼分享。

喇叭 提到...

文章可借分享嗎

Chyng 提到...

各位讀者好,此部落格文凡公共議題,註明出處都可自由分享。

潘建州 提到...

當大家逐漸地把食物的準備交給以營利為目標的企業,企業就會聯合政府來設計合法又能節省成本的製造流程。企業為了大量生產出品質一致,又容易保鮮的食品,非得使用更種添加劑不可,這包括抗氧化劑、乳化劑、漂白劑、防腐劑、增味劑等。為了避免出現後遺症,因此政府要求添加劑的製造商提出試驗數據來說明,在怎樣的濃度以內是安全的,只要業者遵照政府的規定,萬一真的出現問題,罪也不及企業身上。……
這個問題最大的癥結點 , 在於民眾的認知完全不同,在家長民眾的認知是團膳伙食,而非二度加工食品,說了一大堆要去認同加工食品的合法性,但是家長的立場是團膳伙食不就是天然食物的供應?怎麼非要去讓人吃加工食品?
況且所謂的食品添加劑,在把關上幾乎都是採取最大的寬鬆標準,其中 牽扯到的利益關係就不再多說,反觀生活在台灣的我們,大多以米飯為主食,學校一星期五天,然後說服民眾添加都是合法的,沒有添加時,食品安全更加危害.....
就好比我們都知道泡麵是加工食品,而且假設也是一切合法,但是你會希望你的小孩每天都吃?合法並不代表無害,好比瘦肉精,文明國家美國一切合法,但是你會說服自己安心去吃?我們是否有更高的標準去學習其他反對進口的國家?
再則我對一些看法也是深感嘆息,比如因塑化劑風暴,高雄市政府要求業者改用不鏽鋼桶。然後業者就去採用便宜的簡單不鏽鋼桶,然後米飯就不容易保溫,問題怎麼又推回原點?試問如果保溫是重點,那麼為何不使用保溫的不鏽鋼桶?比較貴沒錯,但是是廠商的生財工具啊!完全不想投資,就想濛過關,生意這樣好作?
另外一點是奴性太強,好像被關久了,就不會飛的鳥,管理不善讓團伙商家方便行事,只為降低成本省事省工,成就利益對價關係,然後還有人幫腔,說怎麼不自己煮給小孩吃,或是自帶白米飯?重點是學校有要求吃不含加工藥劑的權利,整個制度去圖利廠商,然後來怪家長放棄小孩的食物供給權,照這 邏輯下去,我們就只能完全要求自己回到農業時代,千錯萬錯都是自己該死,誰叫你不自己煮?這樣是嗎?都說了日本的規定是完全不准添加,為何我們在這討論可不可以去體諒企業必要之惡,日本能這樣規定,我們就不能?
台灣人能去體諒別人是優點,但是不能被拿來當成是方便之門,而學校供應營養午餐和家長要不要自己煮,這是二個不同問題,既然要辦營養午餐,你就要好好的辦好,嚴格管理,而不是放任出問題,然後來怪家長不自己煮,這不是文明人所應該有的認同.

Chyng 提到...

潘建州:

您多數論述沒錯,校園午餐也多有糾葛,但您的前提還是忽略了,或說認為,既然團膳必須存在,政府跟企業就有必要做到家長所有的認知。但一人食、十人食、百人食、萬人食的風險並不同,這即是團膳的為難所在。一再點出為難,不是要責難家長,要家長體諒企業必要之惡,而是,這必要之惡一部分就源於家庭功能的崩解。我前面的回覆曾經提及,或有家長認為,這家業者若不添加任何東西只能承包五百人,就不該包到一千人。問題是,一家廠商的對口若需要兩名稽查員,八、九萬人的廠商您預估需要多少稽查員?政府的編制不可能負擔這麼多人。到時候如果出事,不免也有一種聲音會出現,為何不選擇一個不出事的優良廠商?這問題接續下去的事,單一優良廠商若要承包這麼多人的量確實就要擴增設備,但高雄市政府願意調漲價錢當家長反對?當校園午餐被當作選票政策,提高價錢也意味市政財務負擔提高,這又是否合理?許多細節環環相扣,這是我最想說的事。

另附上中時採訪輔英的學者報導如下,供您參考。

https://tw.news.yahoo.com/%E7%B1%B3%E9%A3%AF%E5%8F%8D%E6%B7%BB%E5%8A%A0%E7%89%A9-%E5%B0%88%E5%AE%B6-%E7%9F%AF%E6%9E%89%E9%81%8E%E6%AD%A3-215008267.html

Renee Tsai 提到...

嗯,那你先試著煮一份八、九萬人要吃的白飯,在時間內送到學校不會壞掉試試看?
如果廠商沒有努力過,不可能承接。
何不先了解背後生產流程,再來說嘴,你確定這麼做有降低成本?要這樣的話,現在所有商品都不要買囉~

AND我支持原作,問題癥結點在於現今社會的家庭功能失衡,並非只有一時之地的錯誤。

Renee Tsai 提到...

我也認同你,在我還沒有進入食品業以前,看到新聞的我也會哀嘆感嘆,卻從來不知背後意義。
希望現在的媒體工具,能夠為這些正常運作的事情,平白些什麼。

Unknown 提到...

to 原作:你的論點邏輯很清楚,謝謝你提供的另一個角度

Unknown 提到...

現在就是說白飯放那麼久會有細菌孳生的問題,
從家裡帶也是放好幾個小時,
甚至比業者的更久,
我很質疑自己帶會有比較好嗎?

giulia tzeng 提到...

做大 但是環境跟不上 不然就無塵無菌室 真空裝填,
要不然不要這樣騙人, 或是就告知大家 我的飯就是加這些東西, 要就買 不要拉倒不是出事了 被爆了 才出來說 我加的是合法的
不然狂打 HACCP ISO22000 幹嘛... 如果要加這些, 在路邊煮都不會有問題 叫他供應幹嘛

giulia tzeng 提到...

樓上的R小姐
要吃你們去吃吧 你們能接受的人去吃
這個就是白癡論點....原來努力就是加東加西阿 ~~ 這麼簡單的努力

為什麼是一家廠商做八九萬人的白飯
如果正常白飯四小時內會壞,那就發給可就近提供的小廠來做
一家小廠做5000人份 十幾家小廠可以撐起來
不但可以保持品質又可以增加機會

潘建州 提到...

「甫洲米食」每日約煮出一萬五千公斤白飯,這些加入化學藥劑米飯全是供給高屏地區營養午餐所用。由於訂單量大,為了不願加設生產線,必須在前一天晚上八點就開始作業,一個晚上就會煮掉六千多公斤的白米。
以上是媒體報導,今天廠家只有退貨,沒有再出貨,號稱6星級的加藥水煮飯工廠的情況,是主管機關也沒有勒令停工,一切先等送樣檢查結果,也就是主管機關在看風向球,而學校這方面?供餐一樣正常,差別就在現在團伙 承包商都馬上宣稱現在米飯都已經自己煮了!奇怪了!沒被報料時全部都外包,出事後馬上恢復自己煮,可見不是不行,是想偷懶並降成本。
說來說去怎麼又要家長去體諒團伙大量出餐人數,一般民眾不是主事者,要去考慮緝查人數,如果什麼事都要民眾自己想辦法,那要公務人員來養老喝茶用的?
魔鬼藏在細節處,只有黑心、利益的問題,沒有作不到的問題!不在其位不謀其政,但是該是你負責的,那是 責無旁貸,說東說西,不行就換人來作,就對了!

Chyng 提到...

附上上下游新聞網最新報導:

〈漲價就好?營養午餐食安把關更需SOP〉http://www.newsmarket.com.tw/blog/75473/

CHIH CHIEN SONG 提到...

年紀越長,我越覺得...只為了口感比較好,就花更多成本,去把一顆米粒上,對人體最有益的東西去除掉,然後入口,是很奇怪的事...
為什麼都沒有首長,敢跳出來說,我的縣市,營養午餐,不准用白米,只能用糙米??
我知道有人說怕孩子吃起來覺得不好吃...那麼...你就選擇比較沒營養的,給自己的孩子吃??那你乾脆給孩子吃薯條漢堡和糖果算啦.
如果一個成年人,都沒法子好好的為自己孩子,作出最有益的選擇...那你還有什麼好去管自己孩子吃什麼咧??

Andy Jenf 提到...

我只看到事情都你在講 人家講詳細且專業
你根本就為了反而反 拜託不要再秀下線了難看啦

Andy Jenf 提到...

加油我支持你去開一間!
這麼為國家棟樑著想實為不可多得的人才
如此安全又鮮美的午餐就靠你把關了 加油!

張庭茂 提到...

沒辦法幫小孩準備午餐,又不願意花多點錢讓小孩吃到品質優良的食物,搞得廠商不得已壓低成本,品質自然下降,廠商為了不致食物變質而加入「合法」的食品添加物。

而這是只要願意花多點「適當價錢」就能避免的,若不願付出不顧他人生存工作權,只想獲得有利於自己的結果,就會變成這樣,邏輯有錯嗎?

張庭茂 提到...

我認為這是因為閣下沒看懂文章內容,作者想表達的是「當今媒體只是聚焦在黑心企業的名號上,從沒想過如何從根本解決」,而媒體剛好以不專業甚至聳動的內容炒作,作者的批評讓閣下模糊了焦點。

確實食物中有食品添加物,不論是否合法皆令人在直覺上有所擔憂,但這篇文章想講的是:「既然如此,我們該做甚麼?如何治標治本?」

Unknown 提到...

就是不想讓孩子吃到食品添加物的人,看一下你加任何一包餅乾,飲料,醬油,調味料,麵線,任何一樣經過包裝過的食物的背面成分。除非你家從調味料到零食都是你買生鮮食物DIY,不然這種即使合法也不想讓孩子吃添加物的說法,是否有點衝突? 比起米飯裡的抑菌劑,汽水可樂 巧克力餅乾 PIZZA 布丁 蛋糕 麵包裡的添加物可精采多了....

rose.lu 提到...

就算他加的不是這個,也一樣是無良,
整個文章簡直是狗屁不通
怪高雄市政府改了容器會失溫所以要添加

廠商沒辦法在一定的時間內是表示產能不足也就是超接訂單,不能交出熱飯卻怪飲食習慣,一整個都是開脫跳針啊!

柯錦儒 提到...

「不肖業者在食品中參雜一氧化二氫,毒害大眾!」
作者:人行道裂縫裡的紳士│2014-09-07 11:25:35│贊助:2│人氣:648
學者:食用一氧化二氫健康風險低
民眾表示不可理喻,有網友怒批「學者都去死算了」

何謂一氧化二氫
所謂一氧化二氫(Dihydrogen monoxide)乃強酸強鹼中和之副產物,無色無味,也常見於許多化學反應中,燃燒氫氣或有機物質也會釋放這種有毒物質,人體若攝入過多恐導致電解質流失而喪命
儘管如此,數世紀以來不斷有黑心商人偷偷將此有毒物質排放至大海和空氣中、參雜在食品中、甚至是直接包裝成產品流放到市面上

空氣中含有少量該有毒物質,都是那些黑心商人造的孽。為了我們的後代著想,請抵制這種有毒物質,抵制一氧化二氫人人有責。目前除了統一、味全等信譽不佳的廠商外,就連義美也偷偷在他們的產品中混入一氧化二氫。請各位熱烈轉載,讓更多人知道現在有多少人正在偷偷用這種毒物殘害我們。

大家一起抵制所有有添加一氧化二氫的無良廠商吧

Unknown 提到...

不了解大量生產才會能壓低成本嗎?如果少量接單為了要負擔工廠內的所有成本,你願意多花五塊錢來買白飯嗎?
你回這種話 跟何不食肉糜一樣愚蠢

李易紓 提到...

裡面寫到:,難道不可以什麼都不加嗎?對方答,可以啊。不管做什麼食品,最重要的就是雙T,溫度跟時間。「如果廠區規模跟我的產能可以添加三倍多,就可以增加設備。問題是這都要成本啊。但當我要調五塊錢,家長就說經濟困難,可我一餐白飯只跟學生收三、四元,我怎麼擴大產能?」←←←←沒這麼本錢,就不要做這種生意!

蘇慧如 提到...

說得太好, 且只要政府持續抽驗微生物 ,業者一定會想盡辦法添加藥劑去抑制細菌 ,不只白飯,只要是調理食品,即食食品,都有可能。

蘇慧如 提到...

是沒錯,但可以避免就避免

蘇慧如 提到...

對呀,我同事因服務不同學校,已經連續吃到6年這樣的白飯。😬

蘇慧如 提到...

其實還是有很多公營自辦的學校戰戰兢兢在經營午餐

蘇慧如 提到...

我覺得如果可以多幾間小規模的工廠 ,把小工廠做管好 , 量少,車程短,就不需要添加添加劑了

Unknown 提到...

直接跟你講 70~80 年代的結論 =>酸的 無解

張庭茂 提到...

最好註明這是在諷刺,以免有人看不懂這是在諷刺。

H2O=一氧化二氫=水

張庭茂 提到...

請問做生意的目的是什麼?請先搞清楚,如果成本提高獲利不變,那無疑是自尋死路。

做生意不是捐錢,賠錢生意怎麼做?

林摩比 提到...

明明理盲反核,現在又來裝理性?

Kimo Jwan 提到...

等你開一家工廠看看,需要多少量才能支撐一家工廠。經營不是嘴上說說這樣簡單。

Kimo Jwan 提到...

很簡單,誰能把握煮一萬份的米,馬上一小時內送到客人手上,誰能保證如何不會食品中毒,那就全部天然別使用添加物輔助,就全都別加,手機都有電磁波致腦癌,大家有說話嗎,滑的比誰都勤快,傷眼有叫半句嗎,全世界連先進日本都這樣在用保鮮劑,是那個智障媒體故意搞臭台灣,真有本事來煮個一萬份的飯,別拉肚子,食品科技來自於人性需要,ˋ真的要全部天然,那冰箱別用了,手機丟了,衣服別穿了。那來的一堆智障媒體誤國,恐嚇人民。

viry 提到...

在批判的同時,不妨多提出可行的建議。最好是站在多數無法自行為孩子準備餐點的家庭,因為畢竟不是每個家庭的環境都能如您一樣。相信如此一來,集眾人之智,共同為我們的下一代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