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北市議員梁文傑為反迫遷行動添柴



一早起來,接到通報,說台北市議員梁文傑刪文了。刪什麼文?刪去他臉書上批評(其實他的文字根本不配用上這個字)日前我所採訪、製作,而後政大地政系徐世榮老師轉貼於臉書上,呼籲大家收看的台南鐵路地下化爭議報導。



梁文傑在臉書上的文字一修再修,但萬變不離其宗,也就是「直接挑明」這篇報導有「偏見」。梁文傑的「偏見」定義,源於他認定報導「有立場」。有立場其實並不打緊,戳刺到他的,是這立場直指了新潮流的施政錯誤,並揭露了民進黨在選前、選後,對於土地正義的立場並不一致。




從事記者十一年來,忠心護主的官場奴才不是沒見過,但像梁文傑這樣,以傲慢、無賴姿態回應他人對公共政策討論,且還自詡為和他所抨擊的國民黨處於不同光譜的人,還真是罕見。若生肖裡有犀牛的選項,他必出生其上——國民黨在此時此刻的台灣已成髒字,梁文傑的臉皮依舊刀槍不穿。

其實不能理解,作為一個新聞從業者的丈夫(其妻為三立新聞台主播林楚茵),何以能夠這樣恣意踐踏新聞專業?若林楚茵是個夠格的新聞從業人員,梁文傑的作為其實在搧太太巴掌。更精確地說,他在羞辱所有仍在這艱困新聞環境中,努力傾聽不同意見、指出結構錯誤的新聞從業者,乃至於勉力關注他人苦難、希望打造更好公共政策與社會的閱聽眾:你們全部都是白痴。所有政治權力都在我們手上,只要我雙手一攤,說「不然你要怎樣」,請問你拿我什麼皮條?

一個市議員,最重要的職責是監督市政,但梁文傑顯然把氣力都放在政治鬥爭,他可以不看報導,可以不搜集資料,可以不經過理性論證、辨別事實的過程,就污衊一個製作環境新聞、不問藍綠、權貴十數年的節目。為了政治鬥爭與捍衛上主的政治利益,自詡為知識份子的民意代表,可以輕易地指摘他人,將一則新聞當成政治宣傳工具「宣傳帶」。而最可笑的一點是,今日凌晨還在臉書上跟與他不同意見臉友耍嘴皮的梁文傑,在民進黨中央因應反迫遷團體25日前往總統蔡英文家的抗議,提出願意會面並責陳內政部改變日前與記者茶敘時,記者詢問爭議個案的相關回應後,他刪文了。

刪文了,像一切不曾存在。但不會是。

比嘴砲,我肯定大輸特輸,但凡生活瑣事,也十分健忘。然踩我底線者,我的文字會替我牢記到天荒地老。臉書時代,閱讀會讓貼文淹沒,但部落格不會。恭喜梁文傑登上我的記仇事件簿。

九月二十五日下午一點凱道上的反迫遷活動,正是梁文傑不惜荒謬,也要阻卻的公民行動。歡迎在意土地正義、為台灣社會有這樣矇昧的市議員感到羞恥的人,一起上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