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焰的指引




四月二十八日晚間九點二十六分,熊熊烈火,從敬鵬公司平鎮三廠的五樓竄出。消防隊緊急出動救災,不料,發生意外。連續爆炸,火勢一發不可收拾,旁邊的平鎮二廠遭到波及,最後兩名移工、五名消防人員葬生火窟。而火勢直到三十日上午都還沒有撲滅,更影響了周邊社區空氣品質。

工廠不斷燃燒,里長交代居民戴上口罩,避免健康危害。桃園市環保局從二十八日晚間起,開始在廠區周界進行空氣品質監測。初步研判,對周遭的空氣品質並沒有明顯的影響。不過平鎮工業區鄰近社區、學校,擔心學童健康,桃園市府要求周邊學校進行預防性停課。

居民聞到的惡臭,來自敬鵬平鎮三廠生產印刷電路板時,所使用的柴油及化學品。為了釐清災害對周邊環境的精確衝擊,環保署環境檢驗所也開始進行調查。環檢所在春季盛行西南風的設定條件下,於敬鵬公司廠區上風與側風處,設置五個火災煙塵與空氣測站,檢測戴奧辛與揮發性有機物的濃度。

五月二日,大火逐漸燒停,空氣臭味趨減,但另一項環境衝擊,還在持續。鎮興里長黃志杰家附近的大坑缺溪,河面暴露大量魚屍,散發腐爛臭味。而這景象不只在平鎮,龍潭、中壢沿岸8.5公里也一樣慘烈。

一般來說,工廠發生大火,消防廢水會順著水溝流入雨水排放管內。為避免污染下游承受水體,應立刻攔阻,出動抽水車抽回污水處理廠處理。但火勢遲遲無法撲滅,抽水車又調派不及,廠區的化學物質,就這樣一路順暢進入下游大坑缺溪與老街溪,連超級耐污的吳郭魚、琵琶魚,都一命嗚呼。

發現死魚後,桃園市環保局要求敬鵬公司加緊調派水車,並協調平鎮污水處理廠協助廢水處理。而桃園市環保局估算,從四月三十日到五月二日間,消防廢水已經累計超過八千噸。

為了確認截流效果,桃園市府在大坑缺溪下游與老街溪的鎮南橋、伯公潭橋、延平橋與興南堰,設置監測點。連續監測下來,確認酸鹼值逐漸回穩。水務局與敬鵬公司,開始派人清理沿線死魚。但水污染的後續影響,還在蔓延。

黃志杰說,平鎮工業區污水處理廠排放口,距離環保局四個測站最近的鎮南橋,還有五百多公尺,沿線也有不少農田。他擔心下游其他監測點可以合格,是因為加入其他區域排水稀釋後的結果。希望環保局加強檢測。

環保署環檢所,後來在此取樣,分析結果還沒出爐,未來一個月,還會持續進行環境監測。而桃園市府目前也勒令敬鵬工業平鎮二三廠停工,並分別以職安法、空污法、水污法與毒管法進行裁罰,一共五百三十萬元。

污染疑慮,還待釐清,消逝的人命,更是難以挽回。內政部長葉俊榮第一時間批評,這跟毒性化學物質的管理不夠周全有關。

但環保署指出,敬鵬公司所使用的毒性化學物質,只有第四類的硫脲,申請核可有限期限,是到二〇二〇年的八月三十日,大火發生時,存量是四噸,存放地點在地下二樓。桃園市消防局也表示,引發爆炸、導致消防人員受困的,並非硫脲,而是其他不明化學物質。

回顧火災當晚,消防局在救災當下,對敬鵬公司平鎮三廠所使用的化學物質,沒有辦法事先全面掌握,而這牽涉消防法無法全面列管流通的上萬種化學物質。這是因為,一旦列管,就需要大量人力進行稽查,消防局只篩選如容易自燃或著火的物質,列為六類公共危險物品,要求業者申報。如果化學物質沒有到達一定使用量,廠商就不需提報管制及提供存放資訊。因此,常有業者為了避免管制而謊報存放數量。

而大火發生前一週,桃園市政府才要求各消防局進行包括化學物質的防災演練項目。但依照消防法規定,列管項目必須到達管制量三十倍才需提交防災計畫,換句話說,面對像敬鵬這樣的工廠,消防人員等於是冒險救災。

這場悲劇,引發基層消防員高度關注,要求內政部修法,強制業者在救災前提供廠區化學物質,否則消防員得抗命拒絕進入火場。

敬鵬大火,燒出化學物質管制與工廠防災漏洞,英年早逝的生命,能不能換來制度的進步?有待內政部的積極回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