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16的文章

拒絕大雨的傾聽者——談亞歷塞維奇的寫作

缺席的問號:當精神鑑定制度殘缺

寬宥的岔路:北捷案裏的道歉、平撫與司法歷程

無癒之傷:北捷殺人案的對話邊界

從「曾韋禎事件」看社群媒體守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