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作


如週期性的癲癇發作,總在平靜一段時間後忽然對隔開我們的玻璃搥打吼叫,看著破碎的浮影拼湊所有可能性,試圖拉回繫縛過去的那端。時間長短每次不同,但必然大哭大笑交替循環,之後靠著無用的書寫企圖以虛浮帶走虛浮,以空洞填滿空洞。


喃喃質問為何無法沉睡易醒掐著手臂往上提欲抖出一個就好一個答案腦中浮現黃色壁紙裡爬行的女人心悸不已大口大口吞下一條在草地上饑渴跳躍的魚她揚起無謂的旗幟走了他擁抱自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