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垮了。


這次壽命不到半年,農曆年購入的純白書櫃,無聲無息地塌了下來。三層塌了兩層,層板像縮水似地再也搆不住兩邊的支撐,而支撐又如垂頭喪氣的老者,隨著走向盡頭的生命,將一切負載其上的,通通揚棄。


字典、教科書、相簿、繪本、小說。雙手努力地想抬起層板,卻只落得無名指與中指的受傷;更換支撐孔隙,依舊徒勞。書在空了的書櫃旁堆成高高的塔,只有陰影與擦拭不去的塵埃留在其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