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望


七點多在鬧鐘喊我前醒來,換上新衣服,卻發現沒有適合的背包可帶。匆忙想出門就隨便了希望混搭風今年還很流行,結果坐下吃早餐時遇見一個中年男子,跑到我的桌前翻我剛拿來要看的報,雖然他只是想找電影板但還是覺得「好歹你也打聲招呼」,但他沒有,還指使我幫他找。


而我也就臭著臉幫他找了起來,雖然並不願意,但更不願意一大早為了綠豆小事爭論什麼。好不容易幫他找著了報紙,拿起我的紅茶正要解渴,忽然間,杯子的把手斷了。冰冰涼涼的紅茶灑了我一身,連背包也一起濕了。


熟識的老闆娘大聲驚呼,拚命道歉,我則立刻抓起背包衝回家換衣服。換好衣服順便換背包,接著又衝回樓下吃早餐否則要遲到了而且我忘了把小佛一起帶走。順利吃完早餐準備到市議會,豈料騎到總統府附近居然封路!於是繞了很久才走到信義路,終於準時在十點到達議會。


但是記者會一開始,就發現因為我換了背包而沒有帶筆。立刻跑去向議會的服務台借,記者會結束後卻發現滿手藍血,且鼻子也沾上墨水成了一隻藍鼻人,無力地將筆丟掉、把臉弄乾淨,到市府記者室準備發稿,卻發現我的滑鼠沒帶!沒有滑鼠的我簡直像殘廢一樣,只好向教育局借,但借滑鼠這件事,一直到下午四點才想到。噢,還有,中途去拉了肚子,以及中午時到市府的盲人按摩抓了十分鐘被告知:「啊妳不要再翹腳,已經脊椎側彎了…」然後師父按著我背部肩膀及手上的各穴道,很中肯地說:「啊妳整組壞了了耶,妳的腸胃很爛腦也缺氧…」


蘋果的揚盛學長聽到我的遭遇不斷大笑,中時石哥以佛心來了的口氣說:「我勸妳齁,晚上不要去專訪了!跟對方改約時間或是電訪好了!」但時間一到,我依然抱著莫可奈何的心情前往採訪地點。噢對了,在這期間,我的小佛又發燒了,致電客服抱怨我變壓器燒壞兩個且都有火花冒出加螢幕曾莫名破裂卻被說是嚴重撞擊以及購買三個月就換過風扇且一直有過熱問題但客服說:說不定是妳使用問題。再度叫我把小佛抱去看醫生可是實在老大不爽,難道就這樣一直叫我帶它去看醫生然後兩年保固快到了再跟我說:「歹勢他有重病,你要花大錢修他還是要幫他辦喪禮?」


看著地圖好像一直線且抄了路線但是我還是迷路,更糟的是,受訪者臨時改變主意希望不要曝光照片,於是非常好,我想我與攝影記者的工作恩怨又多加一條…總之訪問完已經七點多近八點,飛車趕回報社,在半小時左右的時間趕出一條兩千多字的專訪。


但是還沒完。因為每月必開的月會要即將來臨!所以等到所有同事工作都告一段落、討論完開會事宜,已經十一點多了。回家時買了蛋餅裹腹,以為今天終將告一段落。走到房間坐在衣櫃旁翻找衣服,忽然覺得不對,書櫃旁那一大落書呢?再回後退一看,大驚在地上打滾…我的阿嬤,為了讓我的純白書櫃可以使用,非常天兵地叫我妹的男友把家中老縫紉機的板子鋸成兩塊,分別隔在我壞掉的書櫃中間…是的,可以使用了…但是我的書櫃再也不純白而且充滿了釘子…


真希望郝思嘉今晚鬼壓床。



6 則留言:

瓦礫 提到...

天可憐見,就算郝思嘉真的來了,看到這書櫃恐怕也只有打滾的份。

油油 提到...

寶貝
惜惜喔
最疼妳了

anarch 提到...

明天叫我家裏那隻小流浪貓一起打滾好了(默哀三分鐘……)

shinwin 提到...

嗯....
我家的兩隻喵也可以陪著一起打滾...

Chyng 提到...

瓦礫:
而因為她沒來
衰運持續中啊....

那就拜託你了阿油!

安那七與世文兄:
大家養了真多貓啊....
我也想養小毛咪

Barking 提到...

好辛苦好充實(?)啊...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