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的星期一


一覺醒來變了天。星期一總是陰雨綿綿。卡本特兄妹肯定觀察了許久,才唱著「雨天與星期一總讓我哭泣」。不過一轉眼,天就亮了,微瞇了一下眼再醒來上班,果然,整夜無眠頭昏腦脹,但不想睡。


大約是週期。混亂的時候思緒反而特別清明。像喀了藥一樣精神亢奮,情緒很滿。嘀嘀咕咕地,對自己說話,只能趁這時候了,多數的時候沒法子獨處。這樣孤獨地獨處。


銀色飛鳥的耳環被扔在桌上,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習慣起只戴一只耳環,明明兩耳都有洞。耳環上的飛鳥垂吊著會晃盪,大力擺動彷彿就要飛了,這時候貓總會過來制止,圓圓的貓掌啪地蓋住。其實可以擋掉貓的調皮好奇,但我總是隨她去。或許過於隨意了,害它飛不走。


微涼的夜喜歡哼歌,不成曲調的那種。關燈唱。房間就變得寬廣。唱完後,或許可以睡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