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標整治 毒魚再現





【記者胡慕情台北報導】「我民國44年出生,台鹼案污染發生至今政府都沒處理,我等於吃著有世紀之毒戴奧辛污染的魚至今!」漁民林全興,住在台 南安順台鹼廠附近,維生的魚塭離污染廠區不到1百公尺。附近漁戶多達50人罹癌,居民吳信血液戴奧辛濃度超過3百皮克(微微克,世衛組織規定人體的每日容 許攝取量為每公斤體重1至4皮克克)、一位林姓小女孩出生才10個月,臉部就長出十元硬幣大小的血管瘤,林全興說:「她們家罹癌者多達7人,其中6人已死 亡!」


台鹼案是台灣公害污染的經典範例,原由日人經營,專造燒鹼、鹽酸、液態氯與毒氣,二戰後被收為國營,後轉為民營,主要製造五氯酚外銷日本。因生 產一噸片鹼要消耗150至260克的汞,其中50%的汞存在廢鹽水,通常被當作廢水排放。台灣直到民國78年才公告禁止以水銀電解法生產液鹼,環保團體估 計,環保團體估計,光台塑汞污泥的鹼氯工廠廢污泥約有13萬噸,而台鹼安順廠的部分被沖入鹿耳門溪、部分不知去向,部分留存在海水貯水池中,還有部分留存在廠內泥土;加 上五氯酚鈉在製程中產生的戴奧辛與關廠後剩餘5千噸的五氯酚,使此地佈滿複雜的毒性物質。


但多年來此污染源一直未整治。雖環保署依據「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法」規定,認定中石化公司為污染行為人,但中石化公司認為污染早在轉為民營前 就發生,不願承擔龐大整治經費,直至日前司法判決,才提出整治計畫。但環保團體昨天緊急舉辦記者會指出:「中石化公司採低標整治,戴奧辛毒魚恐怕再現!」


看守台灣協會秘書長謝和霖表示,中石化的整治計畫明天極可能在南市環保局審查通過,但中石化的整治標準、範圍都讓人質疑,居民也反對遭污染的魚塭為何不在整治範圍?其中整治標準的戴奧辛、汞跟五氯酚污泥都為管制標準的447倍,更讓居民無法接受。


謝和霖說,台鹼廠區有3種以上不同特性的污染,整治計畫內卻僅以戴奧辛為標準,標準為5萬奈克,高於此的為高污染、低於此的則為中、低污染,但 皆遠高於土污法規定的整治標準1千奈克。謝和霖表示,中石化公司打算以熱處理的方式處理高污染的1.5萬噸廢土,剩下的44.6萬噸廢土則以化學跟植被再 生處理。「弔詭的是,中低污染需要實驗才實施,高污染卻在全球都沒有相關經驗下,不須實驗就進行」。


綠色陣線協會執行長吳東傑直指中石化「違反科學原則」,而中低污染的處理方法都很便宜,卻耗費10年時間,根本是節省成本的做法。而高污染的熱 處理方式也只能解決部分污染,謝和霖說明,熱處理是先將污染土破碎至約3公分再加熱到500至850度以破壞五氯酚跟戴奧辛的結構,但在降溫過程溫度會小 於3百度,「這是戴奧辛最易形成的溫度,等於白費工」。


台鹼安順廠戴奧辛污染自救會長林吉進進一步指出,中石化沒有掌握確切的污染標的跟污染內容及污染量,整治計畫更直接排除附近受害漁塭,「不把底 泥當土壤,這很奇怪」。根據成大的調查,鄰近某魚塭底泥的戴奧辛濃度高達48.6奈克、吳郭魚魚體含量為2.7奈克,「計畫若通過,我們養的魚是否直接賣 到中央部會給官員吃?」謝和霖說,德國的土壤中戴奧辛標準若高於1百奈克,兒童遊樂區的土就要更換、大於1千奈克住宅區的土就要換,若大於1萬奈克,整個 區域都要更換,中石化的標準顯然太低。


吳東傑認為,目前的整治計畫顯然只是局部整治,「若連最嚴重的都可以選擇性進行,整治後果不堪想像」,呼籲台南市環保局要有良知,應先要求中石 化以高規格的設施與標準先將廢土挖起來貯存,再審慎評估整治方式。此外,整治的毒性標準也應採最嚴格的標準,希望環署進行監督,否則極可能再度爆發戴奧辛 危機。



台鹼安順廠污染案簡介

「台鹼安順廠」是台灣鹼業股份有限公司安順廠的簡稱,位於台南市顯宮里、鹿耳里區內,是1942年由日本鐘淵曹達會社旭電化工株式會社所興建的工廠,主要生產燒鹼、鹽酸、液態氯,是日本海軍製造毒氣的工廠。

1945年二次大戰結束,被「中華民國台灣省電化業監理委員會」接收,於1946年被行政院接收成為國營企業。在1946年復工、1964年成 功生產五氯酚鈉,1969年後實施五氯酚鈉增產計畫並以此為主產品,幾度更名成為「台灣鹼業股份有限公司」,在1979年因經濟考量停工,封存近5千噸五 氯酚於廠區,1982年關閉,1984年依公司法與中石化公司合併,1994年後轉為民營。

民國93年10月,台南社大委請成功大學幫台鹼安順廠旁一位老婦人進行檢測,發現其血液中戴奧辛濃度高達 308.553 pg.I-TEQ/g脂質(pg =皮克,為一兆分之一克;I-TEQ為國際毒性當量;根據環保署檢測資料,焚化爐周邊居民的血液中戴奧辛濃度平均值範圍為14-24 pg I-TEQ/g脂質),為台灣目前所測出的最高值、刷新世界紀錄;也讓台鹼安順廠隱身地底20年、並持續擴散流布的污染問題浮上檯面。

整個廠區分為:海水貯水池、鹼氯工廠、五氯酚工廠、五氯酚污泥棄置廠。工廠關閉後,在五氯酚工廠的一條水溝中檢測出戴奧辛濃度高達6410萬 pg,遠超過環境土壤中戴奧辛濃度管制標準 1000 pg。因長期雨水沖刷,廠區海水貯水池的底泥受到汞及戴奧辛污染,連帶汙染竹筏港溪及鹿耳門溪與附近海域,使鹿耳門溪在台灣12條河川中、下游底泥戴奧辛 背景調查數據長居第一名。

民國90年台南市政府環保局以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法公告台鹼安順廠為污染管制區,民國91年1月中石化將戴奧辛與五氯酚高污染 土方挖除移至封閉式鋼筋水泥暫時儲存槽中。但中石化不願整治,直至日前司法判定才進行。(資料來源:荒野保護協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