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後半年】養殖王國 不堪風災

(照片來源:Edd


莫拉克風災使得長期超抽地下水的屏東林邊成了水上澤國,極端氣候下,是否該重建,需審慎考量。海洋資源瀕臨枯竭,養殖業成為發展趨勢,農委會決定民國101年恢復林邊石斑魚養殖規模。產業重建腳步已開始,但要維持「養殖王國」美譽,得先解決淹水問題。


根據屏東縣災後重建委員會統計,莫拉克災後漁業損失達2,564.16公頃、17億5,653萬元。農委會副主委胡興華表示,依「農業天然災害救助辦法」規定,已對全台4,347戶受災漁民發放8億1,343萬救助金,其中屏東縣佔381戶。


為了恢復石斑養殖規模,農委會鼓勵受災養殖業者申請「天然災害低利貸款」及「產業專案輔導措施低利貸款」。「天然災害低利貸款」及「產業專案輔導措施低利貸款」額度分別為石斑魚每公頃500萬元、龍膽石斑每公頃8百萬元。


清淤費用 業者掏錢

要恢復養殖,首先需解決漁塭淤積問題。等養殖業者將倖存魚體撈出魚池後,農委會進行一連串清淤作業。包括放水、陰乾淤泥、清除、填上客土等。胡興華表示,因外來淤泥不利養殖,外來客土回填漁塭後,可幫助漁民復養。


然而,清淤費用並非全由政府補貼。養殖業者郭明智透露,政府僅補助每公頃清淤費5萬元。以他的養殖塭池為例,「光清淤就要花我5、60萬」。郭明智認為,農委會希望在今年5、6月完成清淤並復建當然很好,但業者估計「再花一年也不可能」。


郭明智表示,石斑養殖是成本很高的投資。每公頃養殖場約可放養10萬尾石斑魚苗。「你1尾35元來算,光魚苗就要350萬元;飼料費一年要50萬元、電費每個月要3萬塊以上,你說這花不花錢?」


借貸從寬 認定不一

農委會雖表示,為協助養殖業者重建,業者可申請貸款5百萬至8百萬元。「但很多人根本借不到!」養殖業者李杰熹是大戶,不僅養殖,還包括收購與活魚運輸,莫拉克風災讓他損失1億元以上。


「1億元耶,很多都是貸款啊,借的都沒還,銀行會怕業者還不了,不願意借!」郭明智也遇到同樣情況,重建至少需要350萬元的他,僅貸到280萬元,「我的狀況還好咧,因為拿房子抵押。但是這些錢我就算不吃不喝也沒辦法重建。」


胡興華坦承,確實有不少業者反映無法順利借貸。中央雖要求銀行對受災戶「從寬認定」,但無法避免產生落差。農委會除與銀行持續進行溝通,針對二胎或三胎的 借貸者,則希望透過農會信貸。為了生活,郭明智選擇咬牙硬撐。他說只能透過減少養殖數量,以時間換取重建的可能性;但居民也都擔心:萬一汛期再來,噩夢是 否又要重演?


屏東沿海養殖技術聞名世界,但為發展高經濟價值的「龍膽石斑」,屏東林邊一帶為此付出高昂代價。因為屏南工業區大量工業用水及養殖業所需,林邊向來是地層 下陷嚴重區域;為保全居民生計,海堤、河堤都做了相當程度的預防,居民被淹出心得,房屋、塭堤通通加蓋,但莫拉克風災仍重創林邊。


居民將釀禍原因指向台鐵便橋阻礙漂流木,造成潰堤。但台鐵便橋僅是其中一個原因,屏東環保聯盟理事長洪輝祥表示,地層下陷與河川高灘地佔用也是釀災凶手。


屏東縣下埔頭養殖漁業生產區管理委員會主任委員陳登木表示,來義溪上游有不少人佔用河川地,「還有人在河川地蓋房子」;林邊溪的高灘地又被違法種高莖作物,這些對養殖業衝擊都很大。


重建整治 齊頭並進

目前恢復養殖的業者,都希望政府趕快補堤、修堤,「已經3月了,動作很慢、經費也很少,只能把破堤的部分補起來而已」。屏東縣水利處長謝勝信說明,整治工程早已進行,將分為重建與整治兩方面進行。


災修部分,屏東縣一共獲得水利署4億多經費補助,在上游水保部分也有1億3千多萬。整體來說,經費會用於復岸與疏浚,「疏浚的沙就是現在給漁民回填的客土」。此外,也會再加強林邊溪的堤防加固。


謝勝信表示,來義溪與林邊溪的整治問題將以水利署易淹水專案處理。由於河川高灘地多私有地,現已透過特別條例進行徵收。屏東縣政府希望配合綜合治水的規劃,將屏東地區350公頃易淹水地區魚塭列為示範區,希望輔導漁民兼顧國土保育及漁業永續。


謝勝信說,堤防整建已在施工,林邊溪4處破堤已在處理,今年汛期前一定可以完成。至於高灘地部分,國有地已全部回收,私有地在3月底前可以完成清查,4月初將開始與土地所有人溝通,以進行補償與地上物查估。


不過,陳登木說:「要永續養殖,這些還不夠。」他坦承屏東一帶確實有嚴重超抽地下水問題,但近年下埔頭養殖區早已改為海水養殖,抽地下水狀況有改善,「頂多冬天要平衡水溫才抽地下水調節」。但屏南工業區用水需水量依舊大,多數養殖業仍避免不了使用地下水。


海水養殖 試辦不彰

洪輝祥直指,要解決地層下陷問題,政府必須輔導業者海水養殖,政府曾試辦,業者意願卻不高。陳登木說明,養殖業者也認為要改為海水養殖,但災後對海水養殖的輔導幾乎是沒有。


陳登木說明,業者對政府試辦的海水養殖意願不高,是因海水供應站的量太小。「試辦時只有80公頃,不到我們這邊養殖業的一半。」加上政府委託的海水供應站 設計不良,抽水量過大,又只有一個供應站,對業者來說,養殖不須那麼大量的水。「抽那麼多,電費很貴,加上試辦面積小,更貴!」


對養殖業來說,水量穩定是最重要的事。但海水供應站只有一台,萬一缺水怎麼辦?災後雖然已開始推廣海水供應站,「可是聽說設計廠商又是同一家,設計內容也 一樣,這樣事情做不起來啦。」業者呼籲,永續養殖和環境保護須多管齊下,希望政府健全養殖環境、確實放寬貸款資格,產業才能重建。

2 則留言:

luse 提到...

小的的故鄉正好是屏南沿海風災區
雖然我本人不在那工作 不過家父就是從事養殖業

其實養殖本身問題很多
法令、配套甚麼的都非常薄弱
(比方說漁民有養殖漁業登記證的比例就低到嚇人)
不過看到有人重視這個課題還挺高興的

時間總不理會我們的美好 提到...

我家就在林邊 88水災那天 我剛好在林邊要辦喜宴請客......

林邊溪兩邊會再淹水 不只是下游淤沙不清 或是地層下陷
整個林邊溪上游河川的納水面積是下游林邊溪不知道幾倍寬

我小時後父母常帶我們去山上玩
幾年前 應該是06年 父親又帶我繞了一次山路
我真是看得驚心動魄

我自己深深覺得
林邊溪下游整個需要重新規劃(把地還給河)
搬遷是再所難免
不過 這個問題很大 應該不會有人想碰
再淹水也只是預料中的事罷了